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09994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二十章 白衣少年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挥出一刀之后,庄重猛然身子一软,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是全力催动罗刹的后遗症,庄重目前灵力不足,被全力催动一次罗刹,就相当于透支自己的精力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乔可可则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呆了。

    虽然庄重之前已经跟她说过了罗刹的厉害,但是这次亲眼见到,还是让乔可可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只是一刀,就将刀枪不入的死胎干掉了?还是直接蒸发成了灰烬!

    蓦然想到自己那天拿着罗刹乱舞,乔可可不禁有点胆寒。

    幸亏当时没出事,要是不小心被这小刀吸干了生命力,那就完了,老娘长这么大,还没找个男人爽一下呢!怎么就能死了?

    软到在地上的庄重挣扎着站起,现在可不是休息的时候,还有一只女鬼需要解决呢。

    “风水乾坤串!”庄重冲着乔可可喊一声,打断了乔可可的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乔可可手忙脚乱的将风水乾坤串扔给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将风水乾坤串定在掌心,然后竖起,掌心朝外对准女鬼。

    然后右手轻轻将风水乾坤串转动了一圈。

    唰……陡然房间内起了一阵风,裹卷住了韩颖的肉身。

    而一道灰白色的影子,正从韩颖肉身中被拉扯出,投向风水乾坤串中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被琴声定住的女鬼终于惊醒,发觉自己正被吸入乾坤串,不禁哀求起来。

    庄重不为所动,奋起体内的最后一丝力量,全力催动风水乾坤串。

    刷一下,女鬼终于被吸出了韩颖肉身。

    一点点的往风水乾坤串里移动着。

    而女鬼似乎知道了自己再无幸理,绝望的停止了哀求,脸上全是不甘与愤恨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连老天都要助纣为虐?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呐……”

    庄重看她一眼,冷冷道:“杀人放火金腰带,修桥补路无尸骸,自古就是这般道理。恶人最终还需恶人来磨,指望老天?哼!”

    女鬼听了庄重这番话,凄惨的一笑,放弃了抵抗,任由风水乾坤串吸引。

    看见女鬼这般模样,庄重心中忽然一丝不忍,道:“给你最后一个机会,说出害你那人的名字,也许哪天我会替你报了这仇。不过你不要抱太大期望。”

    女鬼一愣,没有料到庄重会如此说,随即涌出一丝喜色,道:“谢谢,谢谢……那人名叫颜洋,是明珠大学的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记下了。”庄重点点头。

    女鬼终于放下最后一丝执念,主动投入到了风水乾坤串中。

    随着风水乾坤串上一阵灰芒闪烁,女鬼消失无踪,却是被吸入了串中。

    进入里面后,女鬼的阴体就会被打散,最终化为一团阴气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庄重长出一口气,终于将这个子母连蛊全都搞定了。

    今天这番凶险,比起朱燮墓中那次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若不是那突如其来的琴声,让庄重达成气血莲涌的状态,庄重根本不可能有精力催发出罗刹最强一击。

    这次帮唐萌化煞,真是赔大本了,一会要是不狠狠讹韩颖一笔,庄重会一辈子寝食难安的。

    不过,话说回来,那琴声到底是谁发出的?怎么会这么巧,在关键时刻帮助到了庄重?

    虽然庄重不知道琴声的来历,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那一定是一曲类似镇魂的曲子,能够震慑住邪魅,同时激发人体的潜力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那就应该是一个行内的朋友在施以援手了。

    只是在明珠,庄重却不曾有这样一个朋友。兴许,那人只是凑巧路过?

    庄重不确定的想着,忽然心中闪过一个人的身影,难道,是他?

    “庄重,你发什么呆?那里还有好多小鬼呢!”乔可可冲庄重大喊道。

    虽然庄重已经连续解决了死胎跟女鬼,但是还有接近上百的恶婴呢,这也是一个棘手的活。

    好在,这些恶婴道行更低,被琴声定住的时间更长,直到现在还没醒来。

    庄重蹙眉看着这些定住的恶婴,一时想不到什么办法处理。

    难道将他们全都消灭掉?那工程量也太巨大了点。何况被琴声定住后,这些恶婴身上的怨气已经消解不少,没理由赶尽杀绝了。

    只要假以时日,这些恶婴散去全部怨气,就可以脱离桎梏,进入轮回。不再只是盘桓于此地,无法超生。

    “得找个安抚他们的法子才是……”庄重想着,忽然灵机一动。

    将风水乾坤串收好后,右手在空中急速抖动,虚画符箓。

    同时口中念念有词:“拜请打魂祖师为吾强押,三魂七魄到坛受刑罚,火急律令!”

    这是招魂符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只见虚空中一阵嗡动,接着一个婴灵出现在庄重眼前。

    “古曼童,今日有一事相求于你。若你愿意,可成正果,来世投个好人家。若你不愿,我也会遵守以前约定,替你超度。”庄重郑重的对着那婴灵说道。

    那婴灵,却是郑晨的那只泰国古曼童。曾经被庄重拘押来,替庄重吓唬了郑晨一番,当时庄重曾答应替他超度转世。

    虚空中古曼童睁着一双大眼睛,眨巴了一会,似乎在考虑。

    半晌,终于脆生生道:“我愿意接受大师的嘱托。”

    庄重松口气,他还真怕古曼童不答应,那就没辙处理这些恶婴了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那我就将你渡入灵牌,放置九重楼之巅。你替我看管这些恶婴,不要再让他们出来闹事。待到这些恶婴怨气散尽,便是你投胎之时。寻常日子我也会让他们供奉瓜果香火,延续你等灵识。”

    庄重说道。

    古曼童看了看九重楼上的那些灵牌,点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庄重掐了一个法诀,单手轻提,用了捉煞里的手法,将古曼童捧在了手心。然后拿起一块没了婴灵的灵牌,缓缓将古曼童渡入。

    直到古曼童消失在灵牌内后,庄重将灵牌一抛,灵牌稳稳坐落在了九重楼之巅。

    之前最凶的那只恶婴首领,已经被死胎吞噬。它的位置空出来,正好让古曼童补上。

    古曼童有庄重给的一丝加持,足够震慑这些恶婴了。

    嗡,古曼童落座之后,登时整个九重楼轻轻震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其他的婴灵都发出一阵颤抖,代表它们认可了古曼童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尘土归寂,你们还在外面做什么?还不快回去!”庄重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出来的那些恶婴,全都从琴声中醒来,回归了灵牌。

    一切,回归原状。

    而韩颖此时也悠悠醒转。只不过她被女鬼上身后,身体还有些虚弱,挣扎着坐起来,有些迷茫的看着周围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怎么了?萌萌,萌萌呢?”韩颖道。

    “你女儿没事,不过我今天可是吃大亏了。等她醒来,我还有账找她算!”庄重冷冷道。

    要不是唐萌隐瞒了一些东西,庄重绝对不至于落入这等地步。

    等唐萌醒来,却是要好好盘问一下她。

    “乔可可,你帮我看着她俩点,我去谢谢那帮了我们的朋友。”庄重说完,快步往商场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从地下室出来,来到太平洋百货的外面,庄重转眼一看,却见夜色朦朦,没有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仔细感知一下,也是毫无气息。

    似乎那人已经离去。

    不过庄重不这么认为,因为如果是那个人的话,庄重难以察觉他的存在,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庄重谢过朋友援手,朋友能否露面,让庄重记住恩人面容,好日后报答?”

    庄重冲着夜色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半晌,太平洋百货的楼顶露出一个白衣人。

    那人一身白色汉服,衣袖当风,背上负着一架古筝,飘飘然有出尘之意。

    要不是那现代人的碎发造型,庄重肯定以为是遇见了穿越过来的古人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,刘泽。”庄重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之前他听到琴声,就觉得有些耳熟,当时猜测可能是在星皇酒吧遇见的那个大学生,好像叫做刘泽。

    现在一看,果不其然,正是他。

    不过那晚上庄重也没能看清刘泽的具体样貌,今天才算是第一次正式见面。

    让庄重没想到的是,竟然是一个十足的帅哥,尤其是这一身白色汉服的打扮,古装扮相接近完美。

    长而微卷的睫毛下,是一对冷漠而深邃的眸子,五官犹如刀削般立体,鼻梁挺秀,眉如墨画。黝黑的碎发随风拂动,泛着幽幽光华。只是站在那里,就有一种天人合一般的宁静之感。

    妈蛋,怎么比哥还帅?!庄重愤愤不平的腹诽了一句。

    帅也就算了,尼玛还是同道中人!武功道行都不弱于庄重!这让靠脸蛋吃饭的庄重怎么活?

    而且丫还是大学生!比没有文凭的庄重又高了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这家伙莫非是上天派来故意惩罚庄重的?就因为庄重帅的连天都嫉妒了?

    庄重很受伤。

    “不必谢我。你要是搞不定那些东西,我会连你一块杀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清越冷冽,跟他的琴声一样,余音绕梁,直入人心。

    不过他说的话就不怎么好听了。

    什么叫连庄重也一起杀了?你丫还有没有点悲天悯人的同情心了?不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?你这是作为一个新世纪风水师该有的节cao吗?

    庄重不满的瞪着那人,忽然觉得那人变得可恶起来。比庄重帅的人,都可恶!

    “还有,我叫刘铎。”

    那人说完这话,就转身消失在天光夜色中。白衣少年远去的身影,忽然让庄重心中一阵悸动,总觉前世似曾相识……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