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09995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二十六章 谁在搞鬼
    凌厉的杀意侵袭,让那大堂经理瞬间后退两步,惊恐的道: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刚才他可是看见了庄重的身手,知道庄重一下就能将他打成重伤。

    “我警告你,警察就在这里,你不要乱来……”

    庄重往前走两步,冷冷盯着大堂经理,道:“放心,我现在不会乱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顿时让大堂经理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庄重紧接着一句话,让大堂经理的心再次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等警察走了我再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敢!”大堂经理兀自嘴硬,可是发抖的双腿出卖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们银行什么意思?庄重明明帮你们挽回了巨额损失,你们却抓住两块玻璃不放。有你们这样对待恩人的吗?”徐晶走上来,冲大堂经理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我们银行是公事公办!他出头当英雄,那是他的事。就是表彰也是政府部门表彰,跟我们银行没有关系!但是我们银行的损失,就得让他来赔。”大堂经理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就是一向不跟人生气的徐晶,也被气的俏脸发红,恨不得上去给大堂经理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庄重的jian是伪jian,这个大堂经理的jian,却是真jian!

    “不赔偿你们就不能走,如果执意要走的话,我们会选择报警。”

    大堂经理再次咄咄bi人道。

    庄重这下可是气的够呛,哥本来想着赶紧走,不当英雄。没想到英雄不想当,狗熊却是别人逼着你当。

    真尼玛拿豆包不当干粮啊?

    庄重看着大堂经理,静静问:“说吧,赔偿数额是多少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几块玻璃全都是德国定制的,世界顶级的钢化玻璃,每一块的售价大约在一千欧元左右,两块的话,换算成人民币大约是……”

    大堂经理还在算账呢,就见庄重手一摆,阻止了大堂经理。

    “别算了,我就问五万块钱够几块的?”

    大堂经理一愣,随即道:“赔玻璃的话,应该够五块了。但是电脑的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就好。”庄重忽然诡异的一笑。

    然后大踏步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大堂经理一惊,以为庄重要跑呢,刚想喊人抓住庄重。

    却见庄重走到了银行门口的玻璃前,猛然飞出一脚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一块钢化玻璃应声而碎。

    又飞出一脚,又一块玻璃碎裂。

    再次起脚,第三块玻璃也碎了。

    银行外围总共就五块大玻璃,这下全都被庄重给踢碎了。

    一阵热浪从外面席卷进来,提醒着众人已然没了玻璃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干什么!”

    大堂经理傻了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赔你玻璃啊!不就是五万块钱?哥赔得起!”庄重嚣张无比的往大堂经理面前一站,典型的一个富二代模样。

    说完,眼神还瞅着营业柜台的玻璃,看个不停,似乎打算把那几块一同打碎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流氓行径!”大堂经理气坏了,指着庄重的鼻子骂道。

    庄重不以为然的耸耸肩,说:“对啊,我就是流氓,你能怎么着我?”

    说着,庄重还把那张支票在大堂经理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三百万,你觉得能砸你银行多少东西?我数学不好,你帮我算算好不好?”

    噗,大堂经理要吐血了。

    按理说他作为银行的大堂经理,算是见过不少无理取闹的顾客了,但是那些跟眼前这位一比,全都不在一个档次!

    妈蛋,无理取闹也就算了,还tm有钱!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跟你说了!既然给了你机会,你不接受,那你就跟我们银行的律师谈吧!我们要起诉你!”大堂经理跳着脚,脸色发白的走了。

    庄重看着大堂经理的背影,呸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庄重,似乎这件事情是专门针对你而来,一般情况下,银行方面感谢你还来不及,怎么会让你赔偿损失呢?”徐晶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庄重一怔,刚才只顾着出气了,倒是没往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说,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。不过,我得罪的人太多了,想要知道谁背后搞鬼,很难啊。”庄重叹口气。

    综合整件事情来看,的确,银行的表现不合常理,事出反常必有妖,银行方面肯定有什么鬼把戏。

    蹬蹬蹬,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传来,接着香风入鼻。

    庄重抬头一看,却见一个高挑的白领丽人,走到了庄重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庄重先生吧?”白领丽人问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是浦江工商银行的外聘律师,叫祁静。银行方面委托我处理相关赔偿事宜,你有什么异议吗?”

    庄重打量一下祁静,呵呵了一声。

    银行还真是下血本,把律师都找来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庄先生是没有异议了,那就好。庄先生过失损坏银行公物,相信庄先生不会否认吧?不过就算否认也没关系,银行的监控已经记录下来了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哦?既然你知道监控记录下了一切,那相信你同样也知道,监控里有我制服劫匪,为你们银行挽回了数千万损失的画面吧?”庄重冷冷反问。

    祁静保持着职业xing的微笑,道:“那些跟庄先生的过失损毁毫无关系。如果庄先生想要一个见义勇为称号的话,我建议你去相关部门申诉一下。在我这里,很抱歉,只能公事公办,追究你的损毁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这些当律师的,果然没一个好东西。”庄重讽刺道,接着说。“说吧,你想要怎么追究?”

    祁静被庄重讽刺,脸上闪过一阵怒意,随即压抑下去,道:“按照银行方面的要求,他们委托我对庄重先生你提起民事诉讼,相信很快你就会收到法院的传票。对了,还有一件事,刚才你又打碎了三块玻璃,属于故意毁坏财物罪,我们已经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庄重不禁心头火起。

    银行这一手玩的真黑,保留对庄重的追究赔偿,还提起民事诉讼。关键庄重刚才打破了三块玻璃,又被他们定xing为故意毁坏财物罪,这个罪名就大有文章可做了。因为这已经是犯罪的范畴了。

    祁静看到庄重吃瘪,得意的继续道:“友情提示一下,根据我国法律规定:故意毁坏公私财物,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罚金。而数额巨大、情节又特别严重的,则会判处三年以上、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庄重先生属于哪一种,我想你心中有数吧?”

    其实,庄重究竟属于哪一种,就是祁静心中也没数。有人说过,法律就是给有钱人设立的。一个相同的罪名,不同的律师代理,会获得截然相反的结果。

    庄重这个罪名可大可小,罚钱有可能,坐牢也有可能,全看律师怎么提起诉讼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不要脸!”徐晶旁听了一会,不禁气的骂出一句脏话。

    英雄得不到应有的对待也就算了,竟然还要被虐待!还有天理吗?还有公正吗?

    “庄重,不要怕,我马上联系汉唐集团的法务部门,一定给你一个公正!”徐晶生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庄重也算属于汉唐集团,毕竟乔正声宣称庄重是汉唐的首席保镖。自然也可以享受汉唐集团法务部门的关照。

    当祁静听到汉唐集团后,脸上惊讶的表情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身为律师的她自然清楚,汉唐集团的法务部门在明珠十分有名气,汉唐集团多少难啃的案子,都被他们攻了下来。许多人都不愿意跟汉唐集团有法律上的纠纷,就是基于此。

    庄重要是真得到汉唐集团支持的话,那这件事情就不好定论了。银行方面输的可能xing还是很高的。

    正犹豫着要怎么应对呢,忽然一个警察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才谁报的警?”

    却是银行方面的报警得到了回应。

    本来警察就在现场处理案子,自然能够最快速度出警。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你好,是我们银行报的警。这位先生刚才当众破坏我们银行财物,请你们处理。”祁静赶紧道。

    那警察看了看庄重,忽然冲身后一个技侦人员道:“老周,你说的就是这个人吧?”

    那叫老周的技侦人员抬头看了看庄重,然后摸起身边的电子绘画板,肯定的点了点头,说:“没错,就是他。跟我采集到的口供画出的肖像完全一样。”

    技侦人员却是采集了数人的口供,画出了庄重肖像。而庄重之前一直跟大堂经理在一旁纠缠,却是没能被警方第一时间找到,还以为庄重已经走了呢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高手啊,三个犯罪嫌疑人全都被几招内制服,主犯更是被重手法打残。你看这些弹坑,简直神乎其技!s形躲避扫射,就这一手,国内特种兵就没几个能做到!虽然fmg枪体太轻,压不住后坐力,导致精度极差。可也让人叹为观止!这人要是能到我们警察队伍里来,那了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老周絮絮叨叨着,不住口的称赞庄重。

    在他得到的信息里,庄重是一个见义勇为的英雄,英雄自然就是要受到夸赞的。

    接警的那个警察笑了笑,看向庄重的眼神也就带了几分敬意,说:“得,是英雄先生,佩服佩服。既然如此,我建议你们还是私下和解。毕竟人家英雄先生也给你们银行挽回了数千万损失。”

    这警察倒是xing情中人,为庄重说了句话。

    祁静脸色一变,刚想拒绝警察的调解,却听警察手中的步话机传来一阵声音。

    接着警察面露难色,为难的看着庄重,轻轻道:“大英雄,不好意思,上面的指示,您得跟我走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先来一章,余下两章中午到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