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09998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四十一章 铁线拳
    见庄重答同意,王翦不再说什么,而是低头,在聚宝斋的转让合同上签下了字。

    接着用手机转账,将一千万转入了范志琦的账号中。

    律师把相关资料都确认完毕,见一切都准确无误,高兴的冲王翦跟庄重笑笑,说:“好了,从即刻起,聚宝斋就是王先生的了。当然,也有可能有这位先生的一半股份,总之,我祝几位老板都发大财。我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律师说完,拿起公文包告辞了。

    而王翦拿着手机,关掉转账页面,想着再羞辱一番庄重,好找回连番输给庄重的场子。

    可是一看手机上的消息,不禁大怒,拍案而起:“妈的,欺人太甚!这群爆吧的人渣,我越来越看不起他们了!”

    爆吧?庄重知道王翦说的什么了。

    最近某胖子主持人因为跪拜韩国明星,而被网友声讨,发起了爆贴吧的圣战。庄重还去凑了凑热闹呢。

    难道,这个王翦竟然还是那胖子主持的粉丝?要为那胖子说话?

    想到这,庄重不由看不起王翦了。你丫好歹也是一土豪,竟然追星!追星也就算了,还追这么没档次的星!简直是土豪界的耻辱啊!

    然而,随后王翦义愤填膺的话语,却让庄重知道自己错了,还错的十分离谱。这厮岂止是土豪界的耻辱,简直就是人类的耻辱!

    “老子顶了快一百个帖子了,妈的连一个给老子发种子的都没有!人渣,全都是人渣!”王翦很生气。

    庄重差点晕倒。

    原来丫是在为这个生气!

    发动爆吧的网友,是通过发帖形式进行的,而发的帖子,全都充斥着某些不良内容。下面自然一群网友回复,留邮箱,求种子。

    王翦也是那些求种子大军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只可惜,王翦遇人不淑,回复了近百个帖子都没人给他发种子。

    庄重很同情的看了王翦一眼。那种充满希望却被狠狠诓了一下的感觉,庄重感同身受。当年庄重也是从那年代过来的。后来庄重就学聪明了,留邮箱前先看看别人的回复,要是有人怒骂楼主,庄重就不留了。

    所以庄重的成功率比王翦高多了,电脑e盘也比王翦的充实多了。

    只是,庄重是吊丝,求个种子还说得过去。这年头怎么真土豪也求起种子来了?这个王翦也太恶趣味了吧?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”王翦瞪了庄重一眼,认为庄重在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没看什么,我就是帮你分析下拿不到种子的原因。”庄重一本正经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”王翦狐疑的问。

    “id。”

    “id?我id怎么了?幼稚园小蘑菇,很好啊。”

    砰!范志毅倒地。幼稚园小蘑菇,你还能更幼稚点吗?

    “你想啊,幼稚园小蘑菇,有气势吗?让人家直接就联想到了采蘑菇的小姑娘,进而联想到你是人妖。吊丝都是痛恨人妖的,人家还会发你种子吗?”庄重循循善诱。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有点道理啊。那你说改成什么id好?”

    “幼稚园小黄瓜!一听就充满了爷们气概,阳气冲天!保准你收获满满的种子!”庄重拍拍胸脯,说。

    “嗯,听着挺不错的样子。不过……好像贴吧不能改id吧?”旋即,王翦想到了关键问题。

    谁知,庄重鄙视的看他一眼,说:“土炮!谁说贴吧不能改id的?哥告诉你一个方法,妥妥的能改id!”

    王翦立即热情的看向庄重,道:“求兄台赐教!”

    “首先,打开你的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打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,输入贴吧网址,进入贴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早进了。”

    “接着,点开你的原id,看好id在屏幕上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看好了,后面呢?”

    “最后,这就是关键一步了,你千万听准。”庄重提示王翦。

    王翦被庄重弄得不禁紧张起来,生怕漏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找张纸条,写上幼稚园小黄瓜,然后贴在屏幕相应位置。铛铛铛铛,恭喜你,id更改成功!怎么样,很犀利吧?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王翦吐血身亡。

    而始作俑者庄重,偷偷看看王翦,似乎表情不对,这是要发飙的样子。

    赶紧一拉范志毅,两人嗖一声溜了。

    剩下王翦一人看着天际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从聚宝斋出来,庄重就跟范志毅分别,回乔家别院了。

    至于明天下午的鉴宝比斗,范志毅自然会去给庄重捧场。

    回到家,乔可可似乎也是刚从外面回来。见庄重回来,不由脸色一沉,质问道:“混蛋,说,昨晚去哪鬼混了!”

    昨晚庄重在徐晶那里住的,却是没有回家,也没跟乔可可报备。无怪乎乔可可生气了。

    庄重恬着脸,说:“哎呀,昨晚我跟朋友商量事情来,今天一大早,就去办那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收购聚宝斋。不过……别提今天多倒霉了,我想的好好的收购大计,竟然被一个混蛋当场搅黄了!”庄重故意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乔可可一听庄重吃瘪,不禁好奇心大起,也不追究庄重夜不归宿了,拉着庄重问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快讲,快讲啊。”

    于是庄重绘声绘色的将王翦截胡他的事情说了一遍,还把明天下午的鉴宝比斗告知了乔可可。

    乔可可一听有这等好事,顿时眉飞色舞起来:“庄重,好庄重,这么好玩的事情,你一定要带上我啊!我明天去给你撑场子!”

    眼见糊弄过了乔可可,庄重暗暗松口气,道:“必须的,明天没有你给我压场,我都不敢去!”

    乔可可听庄重这么说,更加的喜笑颜开了,终于放过了庄重。

    一晚安逸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才不到一点,乔可可就催促庄重赶紧出发。

    不得已,只能跟着乔可可出门,去南京路的仝羽春茶楼。

    两人穿梭过车流,到达茶楼时,才一点半,却是早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停好车,庄重跟乔可可信步迈入茶楼。

    这是一家典型古式装潢风格的茶楼,总共二层。楼阁巍峨,飞檐拱角。门口挂着一面大大的锦书,上写着一个“茶”字。

    这年头,真正的有钱人全都是喝茶。往咖啡厅里跑的,不过是一些小资。一壶茶几百上千,比起咖啡来贵多了。

    而土豪们想要更贵的茶叶,几千年来的茶品种总能满足。尤其是传说中只剩下一颗母树的大红袍,有钱都喝不到。但是咖啡就到达不了那种天价了。

    进入茶楼,一楼是一个公共大厅,摆着好几个长条案几,散客们在案几一边端坐,悠悠品着茶。

    靠窗还有单座,价钱自然就贵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二位,喝茶?您看那边怎么样?”一个店小二打扮的伙计迎上来,问。

    “我问下,是不是有个叫王翦的订了位置?”庄重问。

    “哟,是王先生的客人?楼上请,楼上请。”

    一听庄重说王翦,店小二就明白了。引着庄重跟乔可可往二楼雅间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二楼雅间,小二推开门,把庄重两人领入房间。

    进入房间,庄重搭眼一看。里面已经坐了三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约莫六十多岁的老头子,穿着十分朴素,但是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做派,一般人根本拿捏不出来。显然是老明珠的有头脸人物。

    另一个,则是个五十有余的中年男人。穿着一身唐装,身强体壮,微微有些发福,目光转动间煞气bi人,似乎是一个江湖人物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的身边,则坐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,小姑娘留着一头齐腰长发,乖巧可爱。只是面色苍白,目光中全都是忧愁,浑然没有这年纪该有的古灵精怪。庄重不禁在她身上多停留了几秒。

    剩下一个人,则是王翦了。

    房间内上首总共正经摆放了三把椅子,王翦坐的是下首位置。而另两位则是坐在了左边跟右边的上首。中间的上首位却是空着,显然还有一个极有分量的人没来。

    却是不晓得是哪位。

    “呔!小子你胡乱看什么呢!”忽然,一声爆音炸响,那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冲庄重吼道。

    庄重一愣,他不就是打量了众人一眼吗?怎么就是胡乱看了?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对我孙女图谋不轨?”中年男人接着道。

    庄重不由哭笑不得了。就因为多看了两眼,就成了图谋不轨?

    还有,这女孩子竟然是中年男人的孙女,那中年男人结婚够早的啊。

    “别,我正常,没有喜好幼女的怪癖。就是纯粹看你孙女有病,才观察了两眼。”庄重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中年男人听完庄重解释,却是眼神一凛,更加生气了。“你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随着厉喝,中年男人陡然从椅子上弹起,身如奔马,挟夹着一阵烈风就来到了庄重身前,顺势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这一式柔中带刚,劲力含而不发,却又凛冽bi人。只要接触到对方身体,劲力就会瞬间吐出,将人打残。

    庄重眼神一眯,冷声道:“洪家铁线拳?好拳!”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