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00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五十章 玉蝉
    “哇,好可爱啊,庄重这东西多少钱能买到?”一旁的乔可可看见了橄榄核雕件,不由道。

    “呃。”庄重挠挠头,不知道怎么说了。“买的话,估计是买不到,因为雕工是大师级的,估计是有数的那几个老头子雕的。他们固执守旧,能让他们雕刻一次这种现代玩意,就很难得了,别说是两次了。所以说,这东西也算是一件孤品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,乔可可不禁脸色一黯,撅起了嘴。

    王翦则一旁看着乔可可不高兴的样子,有点怜香惜玉了。一冲动,就想要把这雕件直接送给乔可可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看见雕件某处后,终于还是忍了下来。心疼的摇了摇头,没说出送这番话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王翦给出的十件物件,庄重已经全都鉴定完毕了。老头子我也记下了。小兄弟真是好眼力,三十分钟的时间才用了一半多点,剩下的这十几分钟,不妨就看看老头子这个玉蝉挂件。老头子声明啊,这东西看准看不准,都不会计入成绩的。”柳传丰指了指桌上的那个玉蝉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道:“既然柳老爷子开口了,晚辈只能从命。”

    说着,庄重摸起了那个玉蝉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约莫拇指长短的玉蝉,玉蝉做的异常逼真,雕工了得。

    就连蝉翼都雕刻了出来,远远看去,仿佛真的这只蝉会振翅飞走一般。

    庄重忍不住赞叹一声:“好雕工!这可不是现代的大师们能做出来的了!是真正的老师傅才能雕出来的!”

    再看玉蝉身上,竟然有三种沁色,分别是红黄绿,而细看之下,又能看出三种颜色交织在一起,形成渐变色。渐变色带恍如彩虹一般,让人看一眼就发自内心的喜爱。

    沁色是指玉器在环境中长期与水、土壤以及其他质相接触,自然产生的水或矿物质侵蚀玉体,使玉器部分或整体的颜色发生变化的现象。

    常见的沁色有水沁-白色,朱砂沁-红色,土沁-土褐色和红色,水银沁-黑色,铁沁-暗红色,铜沁-绿色等等。

    沁色越多,玉器就越值钱。两种以上的沁色发生交织浸染现象,就成为彩沁,价值立马翻倍。像是柳老爷子这个玉蝉,三色沁色,还形成了彩虹渐变色,那价值更是了不得。

    庄重粗略估计,这玉蝉绝对不比老爷子那怀表便宜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老爷子大白天的,竟然身上揣着价值千万美金的东西出门!

    “好东西!”庄重先是赞叹一声。“沁色层次丰富,玉器手感极佳,显然是经历了多人之手的把玩。根据这沁色的程度,很有可能有数百年的传承了。老爷子这东西可真是价值连城啊。”

    柳传丰听庄重说的头头是道,不由笑呵呵道:“没错,小兄弟说的全中。这的确是明末时代就传下来的老物件。中间被当成陪葬品下葬,又被挖出把玩,然后又下葬……如此反复才形成了这种多层次的沁色。不过,价值连城可就未必了,小兄弟知道我当初多少钱拿到的这东西?”

    庄重看柳传丰神色得意,不由猜测道:“五六十万?”

    庄重说的这个数字已经算低了。这玉蝉的价值即使放在几年前,也值几百万。柳传丰要是能这个价格拿下,可算是捡了一个大漏了。足够他吹嘘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但是,庄重还是想高了,柳传丰随后说出的价格震惊的庄重半晌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二十万!”柳传丰得意的晃晃两根手指,道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庄重当即就在心底暗骂一声。

    二十万捡到一个价值数百万的东西,这运气也太好了吧?为什么就没轮到我呢?

    “老爷子真是好眼力,佩服,佩服!”庄重由衷的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过奖,过奖。要说我能拿下这玩意,还多亏了王翦这小子呢。”柳传丰笑道。

    庄重意外的看了王翦一眼,没想到这事竟然还跟王翦有关。

    就凭他,也能看出这东西好坏?

    “当时我跟王翦在燕京某个鬼货市场转悠,王翦忽然发现了这个玩意,虽然当时玉蝉表面污垢很多,但是当时他一眼就看出是好东西,把这机会让给了老头子我。才有了这么一个宝贝啊。王翦这小子眼力可是也不输你啊。”柳传丰解释道。

    听着柳老爷子的夸奖,王翦得瑟的冲庄重一扬头,好像压过了庄重一头一般。

    庄重倒是没有料到,王翦这个土豪倒不是草包,而是有真材实料的,看来他盘下聚宝斋,也是真心的喜欢古玩这个行当,不是富家大少一时的心血来潮。

    不过,你丫牛逼就牛逼呗,你冲哥得瑟啥?不知道冲哥得瑟的人都死的很惨啊?庄重恨恨的想着。

    看出庄重不爽的王翦,得瑟的越加厉害了,那眼神似乎在说,小子学着点吧,你要走的路还长着呢。

    这不禁让庄重气不打一处来,心想待会鉴宝结束有你哭的!

    但是当庄重将玉蝉放下的时候,抚摸过了玉蝉尾部,忽然觉得有点古怪。

    这个玉蝉尾部为何如此平滑?似乎……整个玉蝉都有点过于平滑了啊?连翅膀都是紧紧收拢贴紧,构成了一个前大后小的圆锥状,按理说,不该如此啊。

    庄重随即再仔细看了下玉蝉身上的沁色,忽然脑中闪过一抹灵光,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了。

    嘿嘿,王翦啊王翦,本来还想一会让你哭呢,看来现在你就得哭了哇!

    庄重心里暗笑着,对柳传丰道:“老爷子,有句话,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柳传丰一愣,不知道庄重想说什么,道:“小兄弟讲就是,我这人可没那么多忌讳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我就斗胆说了。希望柳老爷子跟王兄,别怪我多嘴啊。”庄重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王翦一看庄重那表情,就心里咯噔一下,觉得不妙。

    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妙,只得装作硬气的道:“我有什么可怪你的?言论自由嘛,你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庄重见王翦不反对,不由贱笑着,将玉蝉拿起,然后一比划玉蝉的头部跟尾部,问:“二位,暂且不看这东西的雕工,就只看形状,你们觉得这像是一个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“只看形状?”柳传丰疑惑着,然后扫了一眼玉蝉整体形状,猛然恍然大悟道。“你是说,像gang门塞?!”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