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00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五十一章 既是赝品,卖我如何?
    此话一出,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愣。

    门塞,光是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玩意了。

    庄重把一个玉器比作那种肮脏的东西,也太猥琐了点吧?

    乔可可首先就骂上了:“庄重,你还能更恶心点吗?人家正喝茶呢!”

    庄重委屈的道:“不是我故意要恶心的啊,事实如此嘛。”

    “事实如此?明明是你自己硬要联想的!”王翦也凑上来,跟乔可可同仇敌忾。

    这小子简直就是见色忘义,啥也不问就站在了乔可可那边。

    只是,乔可可似乎不大待见王翦,淡淡看了王翦一眼,就低头喝茶了。

    这也让王翦一腔心思落空。

    “你真恶心!”在乔可可那里受到的打击,王翦只能找庄重发泄了。指着庄重说道。

    庄重撇撇嘴,谁说我恶心都行,就你不行!冲着王翦就道:“是我恶心还是你恶心?”

    “你恶心……”王翦连想都没想,直接回答。

    “门塞又不是我让柳老爷子买的,我怎么恶心了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是我……什么?你说那玉蝉是门塞?不可能!”王翦习惯性反击着,忽然就醒悟了过来。

    没错,庄重话里就是指这个玉蝉是门塞。

    不仅是王翦,就连柳传丰也狐疑的看着庄重。

    这玉蝉雕工如此精致,怎么可能会是门塞那种东西?

    人有九窍,而人死后要用玉塞住这九窍,塞尸体的玉就叫做九窍玉。而门塞则是九窍玉中的一种。

    要是这个玉蝉真的是门塞,那可就让人大倒胃口了。即便价值仍然高昂,可是谁闲的没事整天把玩一个门塞啊?简直就是有辱斯文嘛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是说笑的吧?”柳传丰微微有些不快的说道。

    任是再好的脾气,价值连城的古玉被人说成门塞,也会不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说笑,老爷子你自己看下不就结了?除了形状以外,你再看看这玉蝉的头尾沁色,是不是一头深一头浅?深的那一头还是血沁?”庄重正色道。

    柳传丰依言将玉蝉拿起,仔细分辨着。

    经过庄重这一提醒,柳传丰终于看了出来,的确是一头深一头浅。别说,以前柳传丰却是真的没有注意,一直以为这是正常的沁色变化呢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恐怕是因为特殊原因形成的了。

    “看见了吧?带有血沁的那一头颜色深一点,自然是,嗯,塞进那里的。而外面的,裸露在空气中,则沁色较浅,是淡黄色的土沁。很明显,这是九窍玉中的门塞。”庄重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王翦大叫一声,不信的拿过玉蝉,对着灯光看了好久,终于,垂头丧气的将玉蝉放回了桌上。

    脸上懊丧的表情证明,庄重说对了。王翦也认为这就是一个门塞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有见地!我柳传丰这辈子没服过几个人,但是今天,我服你了!”柳老爷子拍拍庄重肩膀,诚心道。

    庄重不好意思的笑笑,说:“我也是凑巧看见的,运气而已。这玉蝉虽然是九窍玉,不过也不影响其价值。况且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把玩,也早没了肮脏之气。文玩,文玩,三分在物,七分在玩。越是垃圾的东西,我们把它玩出灵性来,才越显得主人高明。老爷子能把这么一块玉盘出精气神,那才是真正高人呐。”

    庄重不动声色的,拍了柳传丰一个大马屁。

    柳传丰听着庄重一番言论,原本还有些失望的心情,立马变得好转起来。只觉庄重这话说到了他心坎里,简直比大夏天吃冰棍还要舒爽,这辈子都没听到过这么合心意的话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这话深得我心,堪称知音啊!”柳传丰老脸放光,对庄重道。

    于是庄重更加的不好意思了。心里暗暗道,这老头真可爱,人家就是觉得揭穿了你,显得不好意思,故意说点好话安慰你,你还当真了。

    不过庄重表情却一点没有显露,而是也十分激动的响应着柳老爷子,仿佛真的看见了知音。

    让一旁的王翦看的又愤怒又嫉妒,除了暗骂庄重jian人也别无他法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小兄弟,有时间你一定要去老头子家里坐坐啊。现在你还是先把王翦的考题给答完吧。”柳传丰提示庄重道。

    现在时间只剩下几分钟,庄重却是还没挑出那十样东西里最贵的那个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扫了一眼十件东西,似乎有点拿不准主意般,半晌才道:“我觉得吧,应该是那幅古画最值钱。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决定了?不在改了?”柳传丰话里带着些微的提示,却是不忍心庄重输掉这次比试。

    但是庄重就像是听不出来一样,郑重点点头,说:“决定了,绝对不改了!就是那幅古画最值钱!”

    庄重话音落下,柳传丰还有云从阳,都是心里叹口气,觉得十分可惜。庄重十件中说对了九件,但是就栽在了这一件上,真可谓一招错,满盘皆输啊。

    摇摇头,柳传丰准备宣布结果。

    谁知,柳老爷子还没说话,却是有人忍不住先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翦哈哈一笑,指着庄重道:“嘿嘿,大jian人,你输了!那幅画是妥妥的赝品!自然也不可能是里面最值钱的了。三百万,赶紧拿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手一伸,冲庄重要那三百万的支票。

    同时王翦心里都要喜极而泣了。这大半天,王翦净被打脸了,这次终于可以报一箭之仇,狠狠打庄重一次脸了!想想就让人兴奋啊!

    庄重看着王翦那迫不及待的表情,不屑的叹息一声,道:“你真认为那是赝品?”

    “没错!我请教了近十位专家得出的结论,那就是一幅仿品,也就值个七八万的样子,怎么可能是十件里面最贵重的呢?你输了!愿赌服输,赶紧着交钱吧!”王翦笃定的道。

    庄重又叹息一声,十分诚恳的道:“既然你觉得是赝品,那卖我如何?反正我都要输了,买回去当个教训也好。”

    王翦一愣,没想到庄重提出这个要求,心里纳闷庄重要一幅赝品干吗,莫不是有什么阴谋吧?

    但是一想到这画经过了多人鉴定,赝品无疑,庄重不可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,于是点点头:“得了,就八万卖你了!”

    本来王翦想着直接送给庄重的,但是一想一分钱都不能便宜这个jian人,就没把免费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哎哟,王大公子真是好人!乔可可,快,给王大公子转八万块钱!”庄重冲乔可可喊道,那声音,似乎十分的迫不及待,生怕王翦反悔一样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