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03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五十七章 风水眼异变
    王翦沉吟一下,说:“这个问题倒是不大。不过玩鬼货需要的是眼力劲,我们还得请一个坐堂的掌柜,免得到时候有人来兜售鬼货,我们却打了眼。还有就是,这个鬼货市场完全可以做大,定期举行买家卖家的交流会。我们负责组织,然后在每一单的交易中进行抽水。这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。”

    王翦却是很快就想出了另一条生财之道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道:“嗯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至于掌柜的,我觉得聚宝斋以前的那个掌柜就不错,我可以去请他重新出山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?聚宝斋上次打眼不就是因为他才发生的吗?”王翦心存疑虑的道。

    “唔,其实这事我有点不好意思说,但是现在咱们是合作伙伴了,我觉得我还是告诉你一声吧。嗯,上次那掌柜打眼,是栽在我手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庄重一番话,让王翦愣了。弄半天,始作俑者竟然是庄重!

    不过一想也对,就凭庄重这水平,让那掌柜打眼还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还是聘请他吧。”王翦同意了庄重的提议。

    一切商议定了,王翦则去跟柳传丰等几位公证人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而庄重停在长桌前,准备将画心托框,免得损坏了。

    这幅绝世珍品,却是不能有丁点的闪失,明天却是需要赶紧找个技术好的装裱师傅,将画给装裱起来。

    庄重动手清理着画心上的残痕,一点点的将画心摆平,方便日后的装裱。

    而一旁,乔可可则捧着那个狮负石,跟擎天柱对视着。

    房间内倒是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“呼”,庄重终于将画心全都清理完毕,只待明天装裱了。

    这小心谨慎的动作,让庄重出了不少汗。

    庄重抬起手,准备擦掉额头上的汗水,同时远离桌面,生怕汗水会滴到画心上。

    “嗯?!我这是怎么了!”

    忽然,庄重不动了。抬起的手固定在额头,整个人就保持着擦汗的姿势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但是庄重思维却依旧运转,耳朵眼睛也保持着灵敏。唯独四肢,就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法一般,无法动弹分毫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那画中老人的眼睛!”

    心念电转,庄重很快就察觉了原因。

    刚才擦汗的时候,庄重不小心跟画中老人对视上,而那个沧桑悲怆的眼神,也让庄重有片刻的心神失守。不过却不严重,庄重当时也未在意。

    没想到,随着对视时间增加,庄重竟然被那眼神完全控制,僵化住了!

    “不对……我的情绪……也在变化……”

    庄重心中一惊,却是发现自己的情绪也紧跟着有了变化,原本庄重是喜悦的心情,现在却骤然变得忧伤起来,有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悲恸感萦绕心头。仿佛有一个毕生的愿望无法达成一般。

    那是朱耷的情绪!

    按照柳传丰的推测,朱耷死的时候复国无望,情绪极为低落。反清复明是朱耷一辈子的心愿,却是始终未能达成。

    他是明宁王朱权的后裔,可谓明王室之人。想必朱耷在临死前,也感觉到了先祖的召唤跟质问,所以朱耷心境变得异常悲凉,心如死灰的心境全都倾斜在了笔尖,于是一气呵成,画出了这幅类似自画像的遗作。

    古人认为书画文字皆是有灵性的,许多大儒的手稿曾被拿来供奉,并且有驱邪的功效。就是因为大儒们写字的时候,情绪流淌在笔尖,把精气神都灌注进了手稿之中。

    类似于风水中的生煞之气,大儒们代表的则是浩然正气。自然可以起到驱邪安神的功效。

    眼下朱耷这幅画,便是起到了如此效果。

    朱耷把情绪宣泄在笔墨纸张中,画的又是自己,更加容易把握画中意境。

    相信当时朱耷是一蹴而就、一气呵成的,而朱耷将情绪发泄出来后,应该就将自己的精气神都透支掉了,本来已是风烛残年的他,肯定无法继续支撑生命,直接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之后这幅画辗转百年,却是不知流传到了谁手中,被那人封藏在了一幅伪作之下。直至庄重发现其中端倪,才让这画重见天日。

    事情的经过在庄重心中流淌一遍,却是大约清楚了。

    正当庄重试着要摆脱这种情绪的控制时候,庄重却觉眼中蓦然一黑,仿佛失去了视觉能力。接着却是蓦然一白,犹如眼前炸开了一个闪光弹,白的看不清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黑白两色闪过之后,庄重就再也没了自己感情。眼中死死盯着画心,不知在看些什么。

    若是有人从庄重这个角度看去,肯定会惊讶的大喊出声。

    因为在画心上,那些磨痕跟留白,赫然变成了一个旋转的阴阳太极!黑白两色的阴阳鱼缓缓转动,仿佛一个涡旋,将庄重的目光吸引住。

    而庄重眼中,也同时出现了两只阴阳鱼,左眼黑色,右眼白色。一左一右,正好构成了一张太极图。

    庄重整个人就像失去了灵魂一般,陷入了太极图的转动中,庄重的体温也随之开始下降,一点点的变冷,呼吸也逐渐减少。

    不出十分钟,庄重就会彻底没了呼吸,成为一具死尸!

    哀莫大于心死,朱耷的情绪却是通过这幅画,穿透了数百年的时空阻隔,影响到了庄重!甚至完全左右了庄重的情绪,使得庄重进入心死的状态,主动放弃生存的**,从而失去生理机能。

    而最关键的是,此时屋内,没有一个人发现庄重的异样。所有人都以为,庄重是看那幅画看的痴迷了。

    滴答,滴答……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庄重的身体已经变得冰冷,鼻孔中也只有出气,没了进气。

    哀莫大于心死,心死,心死……

    那就死去吧!庄重潜意识里想着,就要放弃最后一丝生存**,彻底归去。

    然而,这时候,庄重眼中那两条幽然旋转的太极鱼,猛然一阵悸动,接着两抹金色从庄重眸子深处钻出,逐渐变亮,变亮。

    昂

    随着一声清脆的凤鸣跟龙吟,只见一龙一凤从庄重左右眼中显现,击碎了黑白阴阳鱼的桎梏。

    龙凤在庄重眸子里轻轻一个盘旋,仿佛将那金色的温暖注入了庄重心房。

    让庄重猛然一个激灵,醒悟了过来。

    而醒过来后的庄重,顿时就察觉了自己身处的境地,不假思索,动用全身灵气,刷一下开启了风水眼。

    那幅画心中传达出的气息,却是只有风水眼才能将其消化!

    风水眼开启后,庄重只觉心中有了莫大依仗,振奋起精神,缓缓走近画心。

    而随着庄重走动,画心上的黑白色也逐渐开始变化。

    庄重每走一步,黑白两色就减少一分。及至庄重走到了画心近前,整幅画上的黑白色已经完全消失,那个太极图案也砰然碎裂。

    自此,见山仍是山,见水仍是水。却是一切都恢复了原状。画心静悄悄躺在桌上,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。

    庄重长舒一口气,放下心来。这次真是危险,要不是先前蜜蜡中的龙凤风行关键时刻触发,救了庄重。庄重说不准就直接坐化归西了。

    心有余悸的摇摇头,庄重抬眼看向其他人。

    而这一看不要紧,庄重却是惊讶的发现,自己的风水眼似乎又产生了新的异变!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