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038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五十九章 后遗症

第二百五十九章 后遗症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将朱耷的那幅画小心翼翼的收好,这幅画中的情绪被庄重吸收,已经没了真正的神髓。但是其艺术价值,还是没有任何损失的,毕竟笔法跟墨迹都存在,这个没法抹煞。

    而庄重刚才也想了下,怀疑这幅画之所以能够产生这种异变,也跟朱耷长期修道有关。将近五十年的方外生活,使得朱耷也具备了些微的愿力,才能够下笔如有神,将情绪刻画进画中。

    “喏,画已经清理干净了,你尽快找个高人装裱上吧。”庄重走到王翦面前,直接将画递给了王翦。

    庄重的人脉可无法跟王翦相比,装裱跟运作这幅画的事情,还是交给王翦比较合适。

    “哦,我马上就去找人处理。”王翦接过画,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没想到庄重竟然肯把画交到他手上,毕竟这画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但是庄重偏偏就是这么做了,丝毫没有一点的不舍。

    “此人倒是可交,虽然人品jian格,但是在我见过的人中,能有他这种大气的不多见。”王翦在心里暗暗下了评判。

    说做就做,王翦拿到画之后,就跟柳传丰几人告辞,去找人装裱画了。

    柳传丰一听是要装裱,对于古玩痴爱的他,也要跟随。

    云从阳也觉得无趣,同样一起告辞了。

    这时茶楼内只剩下了赵凌志跟庄重几人。

    赵凌志讪讪的看看庄重,其实他也想走,不过庄重答应了要帮赵微微调理身体,以便日后打通断脉,他却是在等着庄重发话呢。

    “赵老,这样吧,今天我是抽不出时间来了,你给我一个电话,我明后天有空就去府上,帮微微调理身体。怎样?”庄重想了想,道。

    赵凌志自然没什么可说的,给了庄重一个号码,也谢过庄重走了。

    “哇,庄老大,这次咱们可发了啊。”范志毅之前一直在旁边静静看着,这些大佬们都是明珠有头有脸的人物,是能跟他爷爷说上话的人,他作为一个纨绔子弟,却是没有什么说话的份。

    “唔,还好吧。纠正一点啊,是我发,不是你发。”庄重毫不留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范志毅眨巴着眼睛,很是疑惑。你不是说咱们是兄弟了吗?为什么还要分你我呢?

    忽然,庄重一拍大腿,刷一下站了起来:“妈的,王翦这个混蛋!”

    范志毅跟乔可可都是一惊,以为王翦干了啥事呢,正想发问。

    却听庄重接着道:“这混蛋没有结茶钱就走了!抠门!”

    范志毅跟乔可可听了,差点晕倒。

    庄重今天从人家王翦身上足足赚了好几千万,竟然还不知足,连个茶钱也放在心上。还有脸说被人抠门。

    乔可可鄙夷的看庄重一眼,走下楼结了茶钱。

    跟范志毅告别,庄重跟乔可可也回了住处。

    乔可可对于庄重今天的表现,那叫一个满意。随手把千万的狮负石送给自己,要是这样还不满意,那怎么样才能满意呢?

    一回到家,乔可可就在周若茜面前显摆起来,那得意之情,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周若茜对于这种东西倒是不甚感冒,只是听说价值千万后,才惊讶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随后,却是一缕难以察觉的情绪流露出来,似乎有些嫉妒,又有些忧伤。

    庄重不经意间察觉了周若茜情绪,不禁心头猛的一颤,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可可,你玩吧,我今天有些累了,先回去睡觉了。”周若茜忽然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然后默默上楼,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“咦,这才九点啊,若茜姐你平常不都是十点才睡吗?今天怎么这么早?”乔可可奇怪的问。

    然而回答她的只是一声关门声,以及周若茜有些寂寥的背影。

    庄重皱眉看着周若茜举动,摇摇头。

    虽然不去想周若茜为何如此了,但是庄重却总觉心头一股哀伤的感觉萦绕着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也有些累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庄重却是也起身,回房间了。

    剩下乔可可看着莫名其妙的两个人,有点不解两人为何突然表现如此失常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后,庄重深吸一口气,试图将那种哀伤的情绪驱逐,但是,庄重却讶然发现,即使不去想刚才周若茜的眼神,庄重也会保持着那种情绪!

    于是,庄重开始玩手机,却是还有……

    吐纳内息,还有……

    研究控制攻击法器的那篇心法,仍然有!

    那感觉却是就像刻在了庄重心头,去不掉了!

    庄重终于知道,自己的心绪又出问题了。症结不在周若茜身上,但是是由周若茜引发的。

    八成是吸纳了朱耷太极鱼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是好?庄重有些烦躁的想着。

    自己总不能一直保持着这种淡淡哀伤的情绪吧?自己可不想做什么文艺青年,看见落叶都要留下一行悲秋泪。

    那不叫文艺范,那叫煞笔!

    可是,庄重又完全没有办法,不晓得这种后遗症到底多久才会消失,又该怎么让它消失。

    在莫名的烦躁中,一向吃嘛嘛香、身体倍棒的庄重失眠了。

    翌日,当庄重顶着一对熊猫眼下楼后,让乔可可都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问庄重怎么了,庄重只能说昨晚睡得晚,没睡好。

    弄的乔可可好一阵怀疑,直问庄重昨晚是不是撸多了,才导致这样。

    面对乔可可这个女流氓,庄重无言以对,匆匆就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今天他还得去聚宝斋,跟赵掌柜谈谈,劝赵掌柜留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出门的时候,庄重正好跟晨练完的周若茜打个照面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一对上,庄重就觉得自己心中那股情绪又升腾起来,没来由的心中一悲,差点就要咏出一首诗,然后留下几行泪。

    “草!”庄重无语了,心里怒骂一声自己。赶紧出了门。

    庄重却是没注意到,周若茜在他背后静静的凝望着,仿若那年木槿树下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