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05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六十七章 怂恿
    “赵先生,微微呢?”一边走,庄重一边问赵凌志道。

    此番他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赵微微,所以也不想多耽搁。

    毕竟赵凌志是洪门大佬,庄重现在的身份又是国安人员,一个国家公务员跟一个黑涩会大佬走的太近,终归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哦,微微在房间内呢,我喊她下来。”赵凌志何等人物,一下就看出庄重不想多待。

    也不多说什么,而是径自上楼,去喊赵微微了。

    上楼的同时,则嘱咐一个看上去十分老诚的年轻人招待庄重:“阿斌,你给庄先生沏壶茶,我马上下来。”

    那叫阿斌的年轻人沉稳的点头,然后去沏茶了。

    庄重对那人道一声谢谢,随意的在客厅里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斌哥!那小子有古怪!刚才小三被他一下就反拿了。”这时候,一个黑衣保镖凑到沏茶的阿斌面前,悄声道。

    阿斌眉头皱起,说:“小三就是平时太喜欢偷懒了,不知道苦练,所以才丢了人。你们要以他为戒,万莫重蹈覆辙。”

    这年轻人不止是面相看着老诚,就连说话做事也是异常持重。话语间透露着一股大师兄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晓得了,斌哥。不过,斌哥你不帮兄弟们出这口恶气吗?那小子实在太嚣张了,先是鬼鬼祟祟在别墅门口转悠,然后还挑衅我们,说我们是犯法的组织,我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!”

    “再嚣张也是凌志叔的客人,我总不能上前把人打一顿吧?”阿斌泡好茶,准备将茶给庄重端过去。

    “明面交手自然不行了,但是暗地里交锋一下总不会有什么大事吧?就算是赵先生知道了,也不会说什么的,咱们练武之人遇上了,一时技痒相互试试深浅,这不很正常嘛。只要斌哥给那人点教训,让他吃个苦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阿斌还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那保镖见阿斌依旧不答应,不禁有些着急了,道:“斌哥,他落了兄弟们的面子是小事,但是洪门的脸面都被他给扫了,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啊!要是传出去别人怎么看?一个野小子独闯洪门大佬住宅,十几个保镖拦不住,不让外人笑死?再说了你可是双花红棍的儿子,这种事情就是南爷知道了,肯定也支持你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庄重若是听见保镖的话,肯定会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因为那保镖说的双花红棍,又叫做四二六。在古时候洪门的红棍等于一个地区的武力总负责人。而双花红棍则是对武力最强大教头的尊称。

    是洪门最高武力的象征。不仅能打,而且具有相当的威望。他们的背后左右双肩上,各纹一朵金红牡丹,因此被称为双花。

    现在的四二六双花红棍,基本就是指社团里最能打的那个人。含金量却是比以前低了不少。

    但是这保镖嘴里说的南爷,显然是一位老人。那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老去的那一辈双花红棍,可是实打实的厉害。估摸着功夫不会弱于赵凌志。

    这个阿斌竟然是双花红棍的儿子,想必武功也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听见那保镖提起洪门脸面跟父亲,阿斌不禁沉吟了一下,再看看坐在沙发上东张西望的庄重,那轻浮的样子,实在不为阿斌所喜,于是点点头,说:“我去试探一下他,不过你们不要声张。此事最好也别让凌志叔知道,不然不好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斌哥你放心就是!兄弟们嘴严着呢!”那保镖见阿斌答应,不由喜出望外。赶紧跑出去跟其他人说了。

    几个保镖凑成一团,听见阿斌要给他们出气,也都是轻轻的欢呼一声,看向庄重的眼神都是充满了蔑视。

    小子,你不是很狂?再狂遇见斌哥也得倒霉!斌哥可是下一届双花红棍的最有力竞夺者!

    庄重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呢,忽然察觉外面保镖们情况不对,不禁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而众保镖见庄重看他们,全都转过身,一本正经的开始站岗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有古怪!”庄重可是玩诡计的行家,这些个保镖的掩饰实在拙劣,是以被庄重一眼就看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“庄先生,请喝茶。”这时,阿斌也端着茶具,来到了庄重面前。

    轻轻将茶具放在桌上,阿斌倒满一杯茶,递给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道声“谢谢”,然后起身去接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庄重接住茶杯的刹那,庄重陡然察觉不对。

    门外一干保镖也是兴高采烈的看着,见阿斌递茶了,顿时小声叫喊道:“来了,来了!斌哥要教训那小子了!”

    “让那小子知道我们洪门的厉害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个保镖殷切盼望着庄重出丑,好出他们心中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“嗯?”庄重手碰到了茶杯上,想要拿过来。却觉茶杯就像是被一把铁钳夹住了般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庄重不禁目光一凛,嘴角露出一丝哂笑。

    怪不得那些保镖情绪不对,原来是商量好了要报复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明目张胆的报复他们不敢,所以怂恿了这个阿斌来暗地里教训下自己,让自己出个丑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不知道的是,从来只有庄重让别人出丑,哪有别人让庄重出丑的可能?

    “怎么,庄先生?不喝吗?”阿斌故意说道,却是目光死死盯住庄重。

    “哦,我不渴。反倒是觉得你比较渴。”

    说着,庄重捏住茶杯的手指乍然弹起,啵一声弹向阿斌手背。

    阿斌晓得厉害,匆忙就要回撤手背。可是他手里正端着茶杯呢,这一下回撤用力过猛,庄重的攻击是躲过了,但是杯中的茶水也洒出不少。

    哗,茶水四溅,不少洒在了阿斌衣服上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门外保镖们一起传来一声叹息。他们没想到这第一回合的交锋,却是庄重耍了个小聪明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阿斌吃瘪,即使再老诚,也是眸子里泛起一股怒色,强忍着不发,表情冷峻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