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08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八十四章 我怕你吃了我
    “对啊。”庄重郁闷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对于传唤什么的,庄重倒是不在乎。庄重在乎的是,褚嫣然会不会借机公报私仇。

    “靠,还有没有王法了?”乔可可一拍桌子,愤慨道。“你放心,大色狼。要是事发了,你先顶包在里面呆上十几年,我肯定会捞你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呆上十几年?庄重差点晕倒。乔可可这厮还真是一点良心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瞧你吓的那样!是不是男人?”乔可可鄙夷的看庄重一眼,接着道。“好了,我给爹地打个电话问下,让他给你疏通下关系。”

    有乔正声出面的话,那问题应该就不大了。

    何况庄重根本也算不上犯事,庄重只是害怕褚嫣然暗中搞鬼而已。

    点点头,庄重对乔可可道:“既然这样,那我就去会会褚嫣然,千万记得找人救我啊。”

    庄重没有骨气的说着,跟乔可可告别,出了门。

    打车到了浦江分局,庄重一进门,门口的警卫就一阵紧张,如临大敌一般看着庄重。

    也不怪警卫反应过激,庄重每次来都没好事,而且还是次次让浦江分局出糗,这种人谁会欢迎?

    “那啥,褚警官找我来的。”庄重摸摸鼻子,道。

    警卫狐疑的看看庄重,随即拨通了内线电话,在得到了褚嫣然确认后,庄重终于被放行,进了警局。

    走进警局,赵国栋、张建国之流一个没看见,不知道是有事外出了,还是故意不想看见庄重。

    褚嫣然跟庄重见面的是一间独立办公室。

    推门进去,只见一头齐耳短发的警花正认真坐在办公桌后面,翻动着文件。

    雪白的肌肤、挺翘的琼鼻、粉红的樱唇,以及随着纸页翻动而目光流转的眼睛,无不显示着这朵警花的精致与美丽。

    人们常说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美女,就看她敢不敢露出额头。

    褚嫣然就这样用一头中分的齐耳短发,向庄重展示了一个真正美女该有的自信。

    腮凝新荔,鼻腻鹅脂,温柔沉默,观之可亲。这就是庄重的第一反应。

    此刻庄重才感觉自己之前那两口真没白亲,就算是褚嫣然拿枪扫死他,也值了。

    “来了?”柳眉轻挑,褚嫣然停止了翻看文件,抬头看向庄重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庄重罕见的没跟褚嫣然对喷,而是拉开椅子坐在了褚嫣然面前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褚嫣然将葱白十指交叉,双手横亘在桌上,点点头。“废话我也不多说了,主动交代下你的犯罪过程吧。”

    得,一上来就让庄重交待,瞬间把庄重刚刚建立起的美好幻想给抹煞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犯罪过程?警察也要讲证据的好不好?”庄重不满的道。

    “证据?那你是需要那个主持人的证词呢,还是需要摄像的证词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哪个都不需要。”庄重心中一凛,没想到褚嫣然下手挺快,竟然把那两人的证词给搞了出来。

    按理说这两人应该被汉唐集团打了招呼,对此事守口如瓶才对,怎么就把事情给说了出来呢?除非……褚嫣然用了什么别的手段!

    “你用符咒催眠他们了?”庄重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请不要随便质疑一个警官的职业道德。”褚嫣然义正言辞。“不过非常时候用些非常手段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庄重直接无语了。很明显褚嫣然真的问出了口供,还装的那么大义凛然。

    “赶紧的交待吧,我很忙的。”褚嫣然瞥了庄重一眼,说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交待的?那两人又没看见是我做的!”庄重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。

    面对庄重的无赖,褚嫣然颇有点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真的是那什么特殊案件调查组的?”庄重厚着脸皮蹭上去,问。

    褚嫣然不自觉往后挪了挪身子,冷冷说:“难不成我还会骗你?”

    “啧啧,看不出来啊,怪不得你对玄门中人的事情了如指掌呢,那你快给我讲讲,这些年明珠发生过什么奇怪的案子。”庄重就像一个小屁孩,缠着年轻的妈妈给他讲故事。

    当然,在讲故事的时候,要是能如婴儿般吮吸着母ru入眠,那就更棒了。

    “庄重!请你端正态度!现在我在对你问话!”褚嫣然怒了,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,是,褚警官,我一定端正,一定端正。”于是庄重闭口不言,正襟危坐,目不斜视,眼睛紧紧盯着褚嫣然某个高耸的部位,态度端正的要命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流氓!”褚嫣然啪一声,将文件摔在桌上。

    她现在算是知道张建国的痛苦了,审问庄重这个jian人简直就是自找罪受。

    咚咚,忽然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接着门被推开,走进来一个看上去约莫四十多岁的中年警官。

    那警官进屋后,仔细看了庄重一眼,露出一口微黄牙齿,道:“小褚,这就是那位高手?”

    褚嫣然点点头。

    中年警官笑的更浓了,走上前,轻轻握住了庄重的手,说:“你好,我叫李群,明珠特殊案件调查组的组长,喊我老李就行。阁下贵姓啊?”

    庄重意外的看看中年警官,实在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很普通的警察,竟然是调查组的组长。果然是大隐隐于市啊。

    “贵姓不敢当,我怕我说出来你会吃了我。”庄重有点忸怩的回答。

    中年警官又笑了:“我们警察对还不至于那么穷凶极恶嘛,对待好人我们还是很宽容的。你但说无妨,但说无妨啊。”

    于是庄重感激的点点头,回答:“我姓史。”

    噗,中年警官差点吐出一口老血。由此终于明白,为什么褚嫣然一再强调这是一个jian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兄弟还真是幽默。”中年警官拍拍庄重的肩膀,坐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嫣然,详细情况跟他介绍了没?”接着,中年警官又对褚嫣然道。

    褚嫣然摇摇头,说:“暂时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唔,那就给他说下吧。”

    褚嫣然得令,瞪了一眼庄重,接着轻轻将案子的详细情况跟庄重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当庄重听完褚嫣然叙述后,却是大吃一惊,他没想到这件事背后还有那么错综复杂的关系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