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09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二百八十六章 疑点
    庄重跟褚嫣然刚谈妥,褚嫣然的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褚嫣然接通,嗯了几声,挂断后,对庄重道:“看来你那个乔大小姐对你很关心啊,这么快就找到关系给你说情了。”

    庄重心下了然,知道是乔可可给她爹地的电话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不好意思的一笑,说:“我也不想这样的,不过你懂得,人长得帅都有这种烦恼。我每天起床照镜子后就会有一种担忧。妈蛋,又变帅了,这让其他男人怎么混啊?”

    “呸!”褚嫣然给了庄重一个最直接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走吧,现在就跟我去调查。”褚嫣然拿起警帽,对庄重道。

    “啊?现在就去?去死者居住的地方?”庄重皱皱眉,问。

    “去的越早,现场保存的也就越完好。之前刑侦那边传来的资料我看过了,刑侦人员对死者住地的调查并不清晰,嗯,或者说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不够清晰。所以需要我们自己去看一遍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现在就走吧。”对于查案,庄重没有任何经验,自然是褚嫣然说怎么做就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同出门,往死者居住的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路上褚嫣然大致给庄重介绍了一下死者的情况。

    死者名叫刘大钊,男,三十八岁,至今未婚。一人居住在西江区的出租房里。家里还有一个老母亲。刘大钊跟老母亲的关系似乎并不怎么样,而且他一直游手好闲,并没有正经工作。平时结交的人三六九等各种都有,这也给侦破带来了难度。

    刑侦那边基本上已经放弃这个案子了,因为实在没有证据表明死者是他杀。现在抓这个案子的就只有特殊案件调查组这边,而李群给出的资源又不多,几乎全压在了褚嫣然的身上。对褚嫣然来说确实是个挑战,所以褚嫣然才毫不犹豫的抓了庄重的壮丁。

    “感情是一个混了十几年的小混混?那样的话,他的交际圈就太复杂了。我估计我们这次去也不会有什么线索。”庄重担忧的道。

    其实现在庄重比谁都想破获这个案子,毕竟这事可能跟星皇酒吧女鬼有关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线索去查过了才能知道。”褚嫣然白了庄重一眼,对于庄重这种还没出手就先泄气的行为,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交谈着,终于到了刘大钊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城中村,标准的蚁族聚居地。错综复杂的小巷,老式的楼房,以及各家主人在原有楼房基础上加盖的阁楼,使得这里的房子样貌形态各异。

    而一栋普通的四层小楼,可以被其主人分割出将近二十个房间,对外进行出租。房东就靠着每月的房租生活,基本不用从事其他工作。

    这个社会上,最底层的人永远被重复剥削,从工作到生活,层层叠叠。

    庄重感慨着,跟随褚嫣然走进一家住户。

    “您好,我们是公安局的,我们想去刘大钊住的房间看看。”褚嫣然进去后,对一个五十多岁的女房东说道。

    女房东将信将疑的打量了一眼褚嫣然,有点不相信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竟然是警察。

    不过终究是没说什么,只是漠然点点头,领着褚嫣然往刘大钊的房间而去。

    开门,进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典型的单身汉房间摆设,一张床,一台破电脑,一个放杂物的写字台。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,连锅碗瓢盆都没有,房间里唯一的厨具应该就是那个破了皮的热水瓶。

    床上一床脏兮兮的被子凌乱的裹卷在一起,十多个平方得小房间仍然显得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褚嫣然皱皱眉头,开始查找。

    “阿姨,您知道刘大钊这个人平时跟谁来往比较频繁吗?”褚嫣然一边翻着东西,一边问。

    房东回想了下,有些厌恶的摇摇头,说:“吾怎么晓得,他这人瓜皮来兮。哦哟,我都不惜说他,每月房租水电费都么按时交过……装的人五人六,实际上满肚子的幺蛾子,要么就是鼓捣点嘎七马八的事情来,侬不晓得……”

    房东一番话屋里哇啦,倒是让庄重听了个干瞪眼。

    询问的目光看向褚嫣然,好在褚嫣然倒是土生土长的明珠人,轻声跟庄重解释道:“她说刘大钊生活邋遢,很不靠谱,经常迟交房租,还鼓捣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跟庄重解释完,褚嫣然接着问房东道:“那您知道他这些天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没?”

    “吾更是不晓得了。他出了这档次事,阿拉就够搓霉头的了,谁还管他那些错七错八的事情……”房东嫌弃的说道。

    然后看看褚嫣然,再看看庄重,忽然改成了普通话,说:“你们是负责他这个案子的警察是吧?”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这个小赤佬已经两个月没交房租了,你们帮他交了吧?为了你们办案我这间房子一直没往外租,好几个人想要租我都没答应。”

    得,这房东找不到刘大钊,直接跟庄重两人要起房租来了。

    旧时明珠人的一些习性就是如此,在一些事情上极为小气,基本不放过任何吝啬的机会。

    褚嫣然对此深有了解,无奈的摇摇头,知道今天要是不出点血,这房东敢直接把他们轰出去。

    掏出五百块钱,扔给房东,说:“要就拿着,不要就还我。你这已经是变相阻挠警察办案了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房东见有钱,不禁喜笑颜开,嘴里说着:“啊呃,侬办,侬办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出了门。

    没了房东在一旁胡搅蛮缠,庄重跟褚嫣然很快将小屋翻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正如之前预料,基本所有信息早被刑侦那边翻过了,两人只是徒劳而已,整个小屋里就没发现一点有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甚至连张纸什么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打开刘大钊的电脑,桌面是一张lu点的luo女照片,褚嫣然看见骂一声“下流”,就转过了脸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骂的庄重,还是骂的刘大钊。

    庄重也不以为意,迅速将刘大钊的电脑查看一遍,这小子果然不是什么好玩意,250g的硬盘里,有180g装的是岛国电影,资源储量之大,让庄重都有点汗颜。

    而其他的则都是一些单机游戏之类的,比如寂静岭、尸人、鬼雾魔影系列等等。看得出来,这小子对恐怖游戏有偏好。

    庄重看着这些恐怖游戏,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接着迅速打开了刘大钊的网页,查找网页浏览痕迹,很快,一条条的浏览记录证实庄重猜测的没错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