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16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三百一十九章 庄重被上身
    “想不到你竟然请了帮手,我说你怎么那么大的胆子敢跟我联系呢。”龙参嘴里又吐出一阵言语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对方说的话,那个碑王依旧附在龙参的身上,没有退去。

    像是出马仙在上身后,想要退去需要出马弟子引领,征得同意后才能退去。

    若是出马仙贪玩,故意附身不走,那就不好办了。到时候只能用些强硬点的手段请他走了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救我……”龙参趴在地上,shenyin道。

    刚才一阵挣扎,让他变得有气无力,精神也十分的萎靡。

    之前他还指望着对方能够原谅他,没想到的是对方直接就动了杀机,要杀掉他,却是让龙参寒了心,把最终的希望转到了庄重身上。

    庄重却是没有回答,而是冷冷盯着龙参。

    他现在可没空,也不想给龙参什么保证,毕竟龙参之前不肯合作,即便出什么事情,也是他自找的。

    庄重只能尽人事,听天命。

    “临兵!驱鬼印!”庄重将风水乾坤串收回,持在两指间,快速结出一个道家驱鬼印。

    左手手掌虚空对着龙参身体一拍,只见龙参表情蓦然一变,面孔就像是被拉扯着一般,要多狰狞有多狰狞,同时嘴中传出呼哧呼哧的喘气声。

    这是庄重的手印起到了作用,正在将碑王从龙参身体中驱赶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休想赶我走!”碑王借用龙参的身体,疯狂咆哮着,脸上的肌肉一块块抖动,如同下一刻就要脱落一般,异常的可怖。

    庄重却不为所动,依旧手势一变,手指轮舞,以两手为羽,两臂为翼,十指为号。

    从左手指依次动起,将檀、戒、忍、进、禅,慧、方、顾、力、智十种度号依次使过,口中突然开声清叱。

    “临,兵,斗,者,皆,阵,列,前,行!”

    这是道家相传的九字真言,与日常所见的“临兵阵者皆阵列在前”不同,这个阵列前行却是最先的版本。后续的“阵列在前”却是东密传入日本后,演化出来的。

    最早版本典出《抱朴子·内篇卷十七·登涉》第五段:“入名山,以甲子开除日,以五色缯各五寸,悬大石上,所求必得。又曰,入山宜知六甲秘祝。祝曰,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。凡九字,常当密祝之,无所不辟。要道不烦,此之谓也。”

    可见在当时,这个九字真言已经是具备极大的威能,“常当密祝之,无所不辟”。

    现在庄重正是用古老的手法,将这个九字真言重现,结合着风水乾坤串上的愿力,两教合一,一连串的手势变幻之后,庄重猛然抬头,眼神凛冽犹如长枪,刷一下,两道目光射向龙参。

    “啊!”庄重目光竟似起到了实质作用,将龙参身上的碑王灼烧的痛呼一声。

    一击得手,庄重猛然欺前几步,结成一个宝瓶印,轰然砸在龙参后背。

    这一下登时将龙参砸飞,跌出两米远。

    而龙参脸上狰狞的表情一变,却是恢复了正常神色。

    同时一道阴风呼啸而起,让整个拘留室的温度骤然下降,炎热的夏季几乎有了结冰的迹象。

    放置在龙参床头的一杯水,表面直接浮起了一层冰渣。

    “碑王被我打出来了,小心他再次上身!”庄重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闻言,褚嫣然也是神色一凛,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双手结成一个奇怪的法印,默守虚空,不让碑王有一点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而龙参则趴在地上,颤抖着往庄重脚下逃窜。

    他可没有太强的力量,碑王上身的首选仍然是他。

    所以他要赶紧跑到庄重身前,得到庄重的庇护。

    庄重瞥一眼龙参,任由龙参趴在自己脚底,如临大敌一般瞪视着虚空某个方向。

    那个方向的阴气是最重的,也就是碑王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嗡,突然床头的水杯传来一阵颤抖,接着整杯水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冰,咔嚓,杯子碎裂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这表示碑王已经阴气催到了最盛,要拼命一搏了。

    而拘留室又是警局中的阴煞之地,这种场合或多或少对属于鬼仙的碑王有力量加成。

    “呃!”忽然,庄重只觉背心一凉,一股寒意从背心往四肢蔓延,身体控制不住,如觳觫般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这却是碑王发动了攻击,但是他选择的目标不是龙参,也不是褚嫣然,而是庄重,竟然直接附上庄重的身体。

    寒意一点点的浸透,往庄重全身侵蚀着。

    这个碑王的力量有些出乎庄重的预料,原本普通的鬼仙会直接被风水乾坤串阻挡下来,根本没有上庄重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是眼前这个碑王却是一下就扑进了庄重身体,打了庄重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完了,他被上身了,他也被上身了!”龙参看见庄重情形,不禁心惊胆战,声嘶力竭的喊道。

    褚嫣然皱皱眉头,对于龙参这种尿xing实在有点不耻。

    不过庄重眼下到底什么情况,褚嫣然也是看不懂。

    似乎庄重正在跟碑王展开身体的控制权,在进行着拉锯战。

    “小子,别抵抗了。我集合了堂口所有鬼仙的力量,为的就是要一举灭杀你!放弃抵抗吧,你是不可能打得赢我的!”庄重喉咙中传出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褚嫣然脸色有点变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那人竟然集合了所有鬼仙的力量,全都加持在了碑王的身上,怪不得能这么轻易的就上了庄重的身体。

    而庄重是三个人中最强的,要是庄重被杀,她跟龙参同样也逃脱不掉死亡的命运。

    看来那人是要将拘留室中的三个人全歼啊。

    “快,打开门,我们逃出去还有救!”龙参挣扎着从地上爬起,跌跌撞撞的跑向拘留室铁门。

    他却是想舍弃庄重,独自逃命。

    不过拘留室的门被锁着,只有褚嫣然才有钥匙,他却还得征得褚嫣然的同意。

    “要么他赢,要么全死。没有第三种选择!”褚嫣然轻蔑的扫了一眼龙参,却是想都没想,选择了自己的立场。

    “他要死了,我们凭什么陪着他!快打开门,打开门啊。你要死你去死好了,我还不想死啊……”龙参嚎叫着,伸出手,想要强行拉开铁门。

    只是他手才一接触到铁门栏杆,就见一阵青气从他手掌上泛起,接着皮肤上隐隐生出一层冰渣。龙参两只手掌也瞬间被黏连在了铁栏杆之间,拿都拿不开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