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17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三百二十六章 以命搏命
    浦江分局,拘留室内。

    庄重左手上红光闪动,却是庄重激发了诸行无常印,庄重食指跟中指之间,一个纸人犹如蝴蝶般扑翅挣扎,却被庄重紧紧夹住,无法逃脱。

    显然之前中年男人吃惊就是对此而发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料到自己设计好的一次偷袭,却被庄重轻而易举的化解,而且纸人降头还被庄重控制住,这实在有点超出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扑哧,扑哧……

    纸人在庄重指间不断的挣扎,发出剧烈的声响。两只血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庄重,好像有感情一般,充满了对庄重的仇恨。

    庄重毫不示弱,也是盯着纸人,嘴角带着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同时右手朝天一指,斜向下划落,引出一道弧形轨迹,大喝道:“二五精英真造化,天命神功可改夺。来龙不论短与长,但看到头之一节。七煞唯取劫灾岁,名曰三煞为死穴!”

    这就是寻龙点煞的口诀,庄重念诵着,配合手势瞬间发动。

    只见小小拘留室内顿时风生水起,一道道的气流涌动,全部朝着西南角方位而来。

    仿佛潮汐夜涌,带着无可匹敌的澎湃之力,全都砸落在庄重所站的位置。

    而浦江分局大厅内,那个褚嫣然设下的风水球周围蓦然生出一股旋风,嗖嗖嗖急速旋转着,猛然化为一阵戾气,往拘留室方向窜去。

    整个浦江分局的凶煞之气,全都被庄重引动了,而庄重则靠着诸行无常印,稳稳的立在煞气风暴之中,如同一块礁石,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纸人却惨了,被煞气风暴侵袭着,哗啦啦作响,随时都有碎裂的危险。

    一旦在煞气风暴中碎裂,纸人就难以还原了。

    哧拉,不出一会,纸人之上就出现一道裂纹,眼看就要断开。

    这时候,忽然一道血光从纸人上亮起,正好弥合在了裂缝间,原本出现了裂口的缝隙竟然眨眼间恢复,变得完好如初。

    而这缕血光投在纸人上后,纸人顷刻变得有千斤重,不止在煞气风暴中稳定了下来,还将庄重手指压的弯成九十度,几近压折。

    “嘿,本命精血?这是玩命了啊。”庄重一眼看出对方动用了本命精血,不由哂笑一声。“你以为只有你会玩命?哥也会!”

    说完,庄重右手指甲在左臂一划,顿时一道鲜血喷薄而出,跌落在庄重左拳之上。

    同时庄重断喝一声:“四大原无我,五蕴本来空。将头临白刃,犹如利剑斩春风!古有佛祖身伺虎,今有庄重以命破邪佞!”

    这一口偈语吟出,顿时庄重左拳大放光芒,弯曲的手指立马坚挺起来,重新将纸人稳稳夹住。

    但是与此同时,庄重的脸上的血色却迅疾退却着,渐渐的变得面无血色,一脸煞白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纸人猛然传来一声碎裂声,被庄重夹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“给我从哪来回哪去!”庄重冷声道,猛的将纸人扬上天空。

    只见纸人在煞气风暴中,歪歪斜斜的升空,一点点的消散弥漫,化为了道道黑气。

    而这些黑气则穿透了拘留室的屋顶,破空而出,飞向远方。

    明珠某大楼内,中年男人噗一声,吐出一口鲜血,委顿在地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三法印!不好,死飞降要反噬了!”中年男人大惊失色,挣扎着要爬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身体一动,却哎哟一声,再次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在跟庄重的斗法中失败,却是伤及本命精元,全身气血逆行,连一步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此时窗外一道黑气悄然而入,正好扑进了中年男人印堂。

    却是反噬的死飞降,直接打进了中年男人体内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中年男人骂一句脏话,脸上一阵潮红,平复之后才恨恨道。“虽然死飞降无法可解,但是这降头乃是义兄巴颂所创,他理应有法破解。看来得抓紧去泰国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说完,挣扎着摸过办公桌上的电话,开始安排相关事宜。

    而在明珠某条街道上。

    褚嫣然坐在警车内,正焦急的盯着罗盘察看。水晶罗盘上的指针急速转动着,始终指向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随着指向位置的越来越近,指针转动的也越来越剧烈。

    褚嫣然知道,她距离幕后凶手所在地方不远了。

    而负责开车的小警察一脸惊奇的看着褚嫣然,不明白这个警花师姐到底在搞些什么,怎么身为警察却搞迷信这一套。

    嗡,最终指针在褚嫣然到达某处后,停止了转动,死死的定住。

    “到了,下车!”褚嫣然笃定的道,打开车门跳下车。

    此处却是一栋大楼,门口几个保安,褚嫣然看也不看就往里闯。

    跟随褚嫣然来的小警察慌忙一把拉住了褚嫣然。

    “褚师姐,慢着。你这是要去出公务?”

    “对,怎么了?”褚嫣然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怎么,只是褚师姐一定要到这里面出公务的话,我建议再从警局喊几个人来。”小警察有点畏惧的道。

    褚嫣然更加惊奇了,难不成还有人敢阻拦警察不成?

    但是当褚嫣然抬头看见大楼上那几个巨大的字之后,瞬间明白了小警察的顾虑。

    “帝王一号”。

    这是这栋大楼的名称,也是明珠最出名的会所之一。

    出入这里的全都是明珠有头有脸的公子哥,据说不少官员也喜欢到这里声色犬马。

    大楼总共有十二层,每一层的功用都不同。从底层的歌舞厅到最顶层的私人帝王会所,每一层都富丽堂皇,不逊于真正的皇宫。

    而帝王一号自建成后,整整十年没有出过事情。这里面的东西就很耐人寻味了。

    一所这样的会所,十年不出事情,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那就是背后老板的能量巨大。其实不用猜也能知道,里面一定充斥着各种权利交易、官商勾结。褚嫣然贸然就冲进去抓人,肯定会受到阻拦的。

    “帝王一号?怎么会是这里?”褚嫣然嘀咕一声,犹豫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还是先回去吧。”小警察劝道。

    褚嫣然看看罗盘,再看看帝王一号大门,忽然一咬牙:“既来之则安之,龙潭虎穴我都敢闯,何况是帝王一号?!”

    说完,褚嫣然大踏步迈上会所台阶,一往无回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