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17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三百二十七章 帝王一号的强势
    “对不起,请问你找谁?”

    褚嫣然还没走近帝王一号的门口,就有保安迎上来,拦住了褚嫣然。

    像是在这种会所当保安的人,眼力劲自然好使,早在褚嫣然的警车停在旁边的时候,他们就已经看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及至褚嫣然下车,往帝王一号里面冲,而且还身穿警服,这些保安就判断来者不善,赶紧上来阻拦。

    “无可奉告!”褚嫣然板着脸,不理会保安,就要往里闯。

    然而保安丝毫不退让,依旧拦在褚嫣然面前:“不好意思,如果你不告诉我找谁,我是不会让你进的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,执行公务!让开!”褚嫣然有点恼怒,推开保安,就往里走。

    她可没时间跟这些保安墨迹,万一耽误了时机,藏在会所中的人逃跑了怎么办?

    眼看保安还要跟上来阻拦,褚嫣然目光一闪,猛然回头瞪了那保安一眼。

    保安看着褚嫣然的眼睛,瞬间脸上现出一抹迷茫,愣在了当地。

    褚嫣然则脸上浮现一丝笑意:“跟我斗?哼!”

    她却是用了催眠类的手段,将保安短暂催眠了。

    催眠的时机很短,大概只有十几秒,但是也足够褚嫣然摆脱保安的了。

    十秒后,等保安醒过来,却发现早已没了褚嫣然的身影。

    保安慌忙拿起手中对讲机,迅速把情况通报给了上头。

    会所内,褚嫣然看着琳琅满目的装饰以及穿梭的人流,有点傻眼。

    她从没来过这种地方,初进来却是有点找不着北。

    而几个会所客人看见穿着警服的褚嫣然,都是一愣。不明白警察进里面来干什么。

    幸亏褚嫣然反应机敏,冲那几人一笑,道:“先生,需要服务吗?”

    那几人登时释然,原来是一个的小姐,还别说,真挺像的。

    当即就有人对褚嫣然表示了兴趣,不过当听到褚嫣然一晚五万的报价后,都吓退了。

    一个哥们骂着“五万一晚,你以为你那里是金的啊”,醉醺醺走开了。

    褚嫣然见那几人散去,终于松口气。慌忙脱掉了警服,然后端起罗盘,按照罗盘的指示,往会所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侯门深似海,用这话形容帝王一号一点不为过。

    褚嫣然就像是一只无头苍蝇,不断的在帝王一号里面乱碰乱撞,最终,将目标锁定在了会所六楼。

    而六楼某个房间内,一个中年男人盘坐在地上,正闭目倾听着手下的汇报。

    “沙总,您刚才吩咐我的,我已经安排好了,去泰国最早的一趟班机在晚上七点,我已经预定好了机票。”

    “嗯,很好。我走的这几天,你让下面的人注意着点,千万别给我出岔子。”中年男人缓缓睁开眼,对手下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沙总放心,我晓得。”

    手下说着,忽然,耳上的通讯器响起,接着那手下面色一变,说声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看向中年男人,道:“沙总,下面保安汇报,说有个警察闯了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?”中年男人面色一震,立马联想到了与他斗法的人。“来的这么快?问下保安,来了多少人,哪个分局的,什么警衔。”

    手下依言问了一遍,随后回报道:“保安说就一个人,是个女警。看警衔似乎只是一个二级警员,除此之外就没其他人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诧异了:“就一个人?还是女警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中年男人忽然笑了起来。“我明白了。还以为遇上什么对手了呢,原来是几个小屁警。竟然还敢来这里抓人,他们以为这里是哪?告诉下面的人,不用阻拦,放她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命令很快传达下去。

    不出一会,褚嫣然果然顺利的来到了六楼。

    按照罗盘的指示,褚嫣然确定了中年男人所在的房间,微微一犹豫,将警服穿在身上,抬腿出脚,砰一声将门踹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,举起手来!警察!”

    清脆的声音在屋内回荡,让褚嫣然意想不到的是,屋内两个人不但没有丝毫的慌张,还面带微笑的看着她,好像在看一个玩物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个跟我斗法的小警察?”中年男人先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褚嫣然面色一寒,死死盯住了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我。”中年男人打量了一眼褚嫣然,忽然摇摇头。“不对,不是你。你虽然也懂玄门术法,可是没有那么强。而且那人跟我斗法两败俱伤,他也好过不到哪里去,不可能有力气来抓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庄重受伤了?”褚嫣然从中年警察嘴中得知斗法结果,不禁一惊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一个出马仙,还破了我的死飞降,如果不受点伤说的过去吗?他以为他是谁?太上老君?”中年男人讥诮的说着,得意之色殷然。显然对自己的术法十分自信。

    不过若是让他看见,浦江分局内挣扎着从地上爬起,然后摸了摸小弟弟长舒口气的庄重,恐怕他立马就得吐血。

    两败俱伤,按理说没错。不过他伤的无法行动,庄重却是还能站起来。从这结局来看,却是庄重赢了。

    “你孤身一人竟然敢来这里抓我,胆量不小啊。”中年男人对褚嫣然道。

    褚嫣然看出中年男人受伤颇重,不禁微微松口气,冷哼道:“你敢犯法,我为什么不敢抓你?你以为你是谁?国家主席?”

    却是跟中年男人一样的语气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先是一怔,接着哈哈大笑起来:“有意思,有意思。不过你还是太幼稚了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帝王一号这四个字代表着什么吗?知道它为什么能在明珠屹立十年不倒吗?知道有些东西根本不是你们这种小屁警接触的到的吗?觉得自己有一腔热血与正义,就敢豁出命上,可是最终的结果呢?不还是照旧?年轻人,你还是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语气中满是不屑,冷静陈述着,表达着,仿佛老师在给小孩子讲课。讲理想与现实,讲热血与生命,讲无论如何也会失败。

    所有话语汇成一个意思,那就是警察即便知道了他犯法,也不能拿他怎么样!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