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18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三百二十八章 明目张胆的栽赃
    如此嚣张的话语从中年男人嘴里吐出,非但没有让人觉得他在胡吹一气,反倒是让人不自禁信服。

    褚嫣然沉默了。

    没错,也许她真的动不了眼前这人。

    刚才褚嫣然没有注意,但是现在却看得一清二楚了,在中年男人的办公桌上,放着一个身份牌,上面写着“沙怀舞”。

    这个有着文青般气质的名字,屡屡见诸于明珠经济报刊,最大的成就就是创办了帝王一号这个会所。

    据说帝王一号第一期投资五个亿,后续又有无名人士加入,甚至包括一些官场人员的无名股份。单单是整个会所的装修,就接近一个亿。

    这种会所,要说他背后没有保护伞,谁也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褚嫣然不过是一个小警察,没有背景,没有资历,即便是特殊案件调查组,也无法给予褚嫣然太多的支持。

    那本来就是一个边缘化的小组,破获的案件无法见光,自然也无法成为领导的政绩。在领导眼中,只是一个不可或缺,但绝对不是最重要的一个。

    褚嫣然甚至都能猜到,当组长知晓事情幕后黑手竟然是帝王一号老总后,会多么无奈的说出那句“算了吧”。

    那句话褚嫣然听过许多次,每次无不是面对特殊权贵而却步。

    似乎,不在乎多这一次了。

    褚嫣然犹豫着。

    沙怀舞看着褚嫣然的表情,嘴角露出一丝微笑。高度决定视野,对于沙怀舞来说,褚嫣然不过是一个小人物,小到无足轻重。

    “忘记这件事,然后帮我一个忙,我就可以送你,还有你那位同事一份礼物,一份绝对让你们满意的礼物。”沙怀舞适时的抛出橄榄枝。

    “帮忙?”褚嫣然皱眉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只是一个小忙而已。有个人我不想再看见他,只要你帮我解决了,那份礼物我就会送上。”沙怀舞诱惑道。

    褚嫣然明白,沙怀舞说的是龙参。之前他费尽心机要除掉龙参,为的是不让外人知道龙参跟他的关系。而现在却被褚嫣然追查到了,他不得已,只能采用收买的方式,让褚嫣然帮他除掉龙参。

    而沙怀舞说的礼物,不用想,肯定不菲。

    对于褚嫣然这种基层警察来说,是一辈子都赚不到的。褚嫣然见过太多的同事面对这种情况时,选择了妥协。

    既然无力改变,索性与其同流合污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无奈的选择,也是大多数人的选择。褚嫣然似乎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褚嫣然嘴唇微张,脸上现出一抹潮红,似乎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拒绝!”

    然而吐出口的却是否定。

    沙怀舞愕然,褚嫣然的表现有点出乎他意料。沙怀舞目光炯炯看着褚嫣然,似乎在问为什么。

    褚嫣然没有回答,只是轻轻笑着,指了指胸前的警徽。

    那上面有国徽,有盾牌,有长城,有松枝。还有拼音缩写的一个单词。

    警察。

    不需要原因,这一切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即便再糜烂的地方,也有人会为了信仰而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褚嫣然自认没本事让举世皆清,但是至少她能保证自己不浊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你被捕了。”褚嫣然微笑着,对沙怀舞说道。

    沙怀舞眼神中有轻微的失神,然后叹了一口气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一趟吧。”褚嫣然再次对沙怀舞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先跟我走一趟吧!”回答褚嫣然的却是沙怀舞的那个手下。

    接着那手下悍然出手,一个利索的手刀砍在褚嫣然的脖颈上。

    即便褚嫣然有些格斗功夫在身,也没能反应过来就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“老板,这人怎么办?”手下问沙怀舞道。

    “带下去关起来。”沙怀舞挥挥手,想了想,忽然又道。“对了,找到她另外一个同事,务必把另外那人也弄来。这俩人的存在对我是威胁。”

    想到另一人竟然破掉了自己的死飞降,沙怀舞不禁心中涌起一股忿恨。既然不能为自己所用,那就只好毁掉他们了!

    手下应一声,去处理了。

    浦江分局内,庄重正闭目养神,恢复着精元。

    之前他以命搏命,破掉了沙怀舞的降头,自己受伤也不轻。

    此刻只是勉强爬起来,气血尚未恢复。至少三日内无法跟人斗法了。

    忽然,庄重手机响起,摸起手机一看,却是褚嫣然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怎么样?找到那人没?”庄重接通后问道。

    回答庄重的却不是褚嫣然,而是一个低沉的男声:“想要她没事,就一个人来帝王一号,204房间。”

    说完,电话就挂断了。

    庄重看着手机,沉吟半晌,知道褚嫣然出事了。对方的来头比庄重想象中还要硬,他们这次却是猜到了地雷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褚嫣然落在对方手里,庄重却是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一跃而起,庄重迅速出了门,打了个车,直奔帝王一号。

    到了帝王一号后,庄重直接被放行进去,然后有人就领着庄重到了204包间门口。

    庄重看着门口上冰冷的204金属牌,心底有些迟疑,但是随即一咬牙,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里面光线昏暗,只有一盏射灯在闪烁着七彩光芒。包房内放着噪杂的音乐,桌子上摆着许多酒瓶,还要水果。

    在包间的沙发上,躺着一个人,看体型应该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包间内就再没了别人。

    “褚嫣然!”庄重一眼看出,那人正是褚嫣然。

    上前将褚嫣然抱起,摸摸脉搏,还好,只是昏迷了,并没有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只是庄重没有注意到,在他将褚嫣然抱起的时候,一小袋白色粉末从褚嫣然身旁滑落,掉在沙发缝隙里。

    “褚嫣然,醒醒,醒醒!”庄重推拿着褚嫣然穴位,唤醒褚嫣然。

    “庄……重……”褚嫣然迷糊的睁开眼,看见是庄重,不禁有点惊讶。“你……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庄重苦笑一声,说:“你还问我,我正想问你呢,你怎么会被人给扣下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褚嫣然揉着脑袋,刚想跟庄重解释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这时忽然听包房外一阵噪杂,接着包房门被人一脚踹开。

    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走进来,啪一下打开了大灯,将房间内照的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“我们接到举报,说有人在这里聚众吸毒。你们是谁?请出示相关身份证明!”两个警察喊道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