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19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三百三十七章 疑窦
    “你是来抓我的?”沙怀舞目光一闪,竟然迸发出咄咄bi人的气势,质问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轻轻看一眼沙怀舞,道:“你觉得我大老远跑这里来,就是为了跟你唠嗑?你脑子没病吧?”

    “粗俗!”沙怀舞鄙夷的道。“就凭你,一个小警察也想抓我?”

    “对,就凭我,就凭我这个小警察!”

    说着,庄重将手机递给沙怀舞,找出一段视频,点开了播放。

    视频里面,人头晃动,全都是清一色的特警。门外,一众记者长枪短炮围着静安分局局长,言辞犀利的提问着。

    记者的每一句提问,曹局长的每一个回答,都让沙怀舞脸色白一分。

    两分钟的视频,不短也不长,及至看完,沙怀舞脸上已经面无血色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谁给你们的权利查封帝王一号?你们知道帝王一号背后是谁吗?说出来吓死你们!不可能,这一定不是真的……”沙怀舞跌跌撞撞,疯狂的吼道。

    看着沙怀舞那样,庄重心中一个哆嗦,尼玛别失心疯把哥的手机给摔了,好几千块钱呢!

    庄重心疼的将手机夺回,揣进口袋后,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本来吧,也许你背后的大老板还能救你一下。但是现在,明珠各大媒体都知道了,你觉得你背后的老板还敢救你吗?他有这个胆子吗?他终究不能一手遮天不是?”庄重戏谑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在赵国栋那里就得知,帝王一号背后有某高官的影子,但是跟赵国栋不属于一派,所以赵国栋才会肆无忌惮的发动这次突击检查。

    配合上新闻媒体的曝光,那高官理亏,指定不敢跳出来为帝王一号强行出头。这件事上,赵国栋却是算计的极好,把各方面都将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沙怀舞听了庄重的话,眼中猛然闪过一抹怒火。“这肯定不是你能想出来的,而且你一个小警察也没这种能量!说,你的背后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哟,威胁我?我还偏不告诉你,是静安分局的曹局长。”庄重无耻的把曹局长拉出来垫背了。

    “你tm耍我?!”沙怀舞自然不相信,静安区出事,曹局长也脱不了干系。虽然他在记者面前大义凛然,事后领导们会怎么想他?

    “粗俗!你怎么能骂人呢?”庄重有话学话,直接用沙怀舞说他的话,反驳回去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啰嗦了,跟我回去吧?”庄重上下打量着沙怀舞,就跟看一个脱了毛的小羔羊一样,眼神要多**有多**。

    “嘿,你休想带走我!”沙怀舞忽然一阵狞笑,右手陡然飞起,指尖戳向庄重心脉。

    “啧啧,咏春?可惜啊,你遇见的是我。”庄重猛然吸气,肋部顿时凹陷下去一块。

    这是蛇攻击之时常用的手法,吸气昂首,作势攻击。

    庄重从常仙那里完善了形意拳中的蛇形,此时用出来应对沙怀舞,自然是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沙怀舞指尖打在庄重心口一寸处,却是停住不动了。

    咏春讲究寸劲,每个力道发出都是快而短促。所以就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接下来,庄重忽然呼气,犹如一只捕捉到了时机的毒蛇,亮出獠牙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沙怀舞的右肘被庄重拿住,卸了下来。

    又咔嚓一声,沙怀舞的左肘也被庄重卸掉。

    沙怀舞两只胳膊顿时无力的垂在身前,就像残废了一样。

    而沙怀舞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,他万万没想到,庄重除了道术高深,竟然武功也这么高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庄重懒洋洋道,一把提起沙怀舞的领子,就这样提着,走下了飞机。

    身后一群乘客目瞪口呆,这男人力气也太大了吧?怎么提溜人跟提溜小鸡一样?

    下了飞机,赵国栋早接到庄重通知,派人来到了机场等候抓人。

    上铐子,推进警车,一路红蓝光芒划破夜空往市内驶去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的行动可谓圆满,在帝王一号共搜出各种类型毒品六公斤,缴获枪械十三把,赌资一千多万。

    至于各种有案底的小混混,更是抓的不少。卖之类的,办案警察都看的麻木了。

    而最大的收获,则是抓获了帝王一号的老板,沙怀舞。

    据说他还涉及好几起命案。

    浦江分局内。

    褚嫣然已经被接了回来,算是正式给她洗脱了嫌疑。

    虽然她没有对庄重道谢,不过看庄重的眼神明显带有丝丝感激。

    比起以前总冷眼相对来,好了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沙怀舞,老实交代,你是怎么为了一己私利,杀人灭口的?这些年,你又究竟利用千门组织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?”审讯室内,庄重拍桌子瞪眼的吓唬着。

    可是沙怀舞完全不吃这套,只是眼皮抬起,说:“你们不是都知道了么?干嘛还问我?哦,差点忘了,你们的证人龙参,他好像从没见过他们老大的模样。你们这是诬赖啊。”

    沙怀舞这话,顿时把庄重气得够呛,一拍桌子,道:“你别以为不承认就拿你没办法。就帝王一号出的事情,够枪毙你十回的了!在会所内公然卖毒品,提供服务,还包庇三个在逃嫌犯。你的属下早把你的老底都揭露出来了!你还抱着什么幻想?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听政府的吧,反正我也活不长久了。”沙怀舞不痛不痒的道。

    他被死飞降反噬,本来是想去找他的义兄化解,结果身陷囹圄,肯定是没救了。

    “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你不如跟我们交待清楚,也算是你生前做了为数不多的好事。”褚嫣然在一旁循循善诱。

    沙怀舞忽然抬头一笑,道:“这下我明白了,原来你们还有事情没弄清楚,所以这是在求我?”

    “我呸,我求你个人渣?”庄重呸道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或许我心情好,能给你们指点一二。”沙怀舞倒是反客为主了。

    褚嫣然云淡风轻的看他一眼,说:“浦江商业中心,刘大钊被鬼魅缠身而死的案子,是你做的吧?”

    “嗯?”谁知,听了褚嫣然的提问,沙怀舞竟然愣了一下,接着才道。“没错,是我。”

    庄重皱皱眉,这个沙怀舞承认的这么痛快,不符合常理啊,明明前一秒他还在抵赖。

    而且,刚才他那诧异的眼神,被庄重看的一清二楚,他为什么会诧异呢?

    庄重突然不懂了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