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21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三百四十五章 乱上加乱
    “睡你家的大房子!我羡慕你爸住的那栋别墅好久了,等我有钱,也要买一栋一模一样的爽一下!”庄重忙不迭的补充道。

    乔可可听罢,半信半疑的看看庄重,问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!我要说谎就变小狗!”庄重撒起谎来,那是眼皮都不带眨的。

    而庄重刚说完这话,就见一条流浪狗跑过,冲着庄重吼叫两声,看流浪狗表情,似乎在鄙视庄重……

    “我呸!连狗狗都不屑跟你当同类!你个禽兽不如的禽兽!”乔可可喊着,冲上来就要揍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转身就跑,一边跑一边招手打车,终于,有位出租司机古道热肠,停下来救了庄重一命。

    乔可可则看着庄重远去的车子,恨恨的跺一跺脚,眼中全是不解恨的遗憾。

    只是,不知为什么,乔可可脸上忽而泛起一抹红霞,跟朝阳映衬着,美艳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“怎么?小妮子思春了?脸这么红?”这时候,周若茜忽然出现,看见乔可可脸色,取笑乔可可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若茜姐你要死了。谁发春了,人家就是发春也对你发春啊。来,让我摸一把。”说着,乔可可伸出魔爪,就往周若茜胸部抓去。

    周若茜则尖叫一声闪躲,两人追着打着,一片大好春光。

    无缘目睹这一幕的庄重,此刻则坐在出租车上,往西江商业中心而去。

    在庄重的不断催促下,司机超速到了西江商业中心。

    庄重甩下一百块钱,扔下一句“不用找了”,终于做了一回大款。

    然后就快速往商业中心的工地跑去。

    背后则是欲哭无泪的出租司机:“一百块钱?都不够超速交罚款的!没人性啊!”

    等出租司机想找庄重加钱的时候,却是早不见了庄重身影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现在什么情况?”一进入工地,就看见乔正声等人站在灵穴旁边。

    乔正声见庄重来了,冲庄重点点头,有些担忧的道:“昨晚下了一场大雨,不知为什么,西江的水位突然上涨,湮没了这一片地方。灵穴也被江水给灌了,就成这样子了。唉,也怪我,没有让人及时修建排水系统。看来以后得防备着点了。”

    关于昨晚工地所有人睡着的事情,他们却是集体失声了。毕竟被发现,每个人都要担责任。灵穴被毁的责任可不是他们能承担的起的。

    庄重眉头一皱,道:“西江这几十年都好好的,从没发过水。怎么这次就忽然水位上升这么多?而且昨晚的雨也不是很大啊。一定有问题。昨晚的保安呢?”

    “把值班保安喊过来。”乔正声吩咐道。

    当即,就有人把值班的保安喊了来。

    是大刘。

    大刘一脸紧张的看着乔正声,他只是一个保安,而乔正声是明珠名人,面对乔正声,他还是很紧张的。

    “大刘,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庄重开门见山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……”大刘磕磕巴巴的,吞吐不定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,如果你觉得自己问心无愧,为什么就不敢说出来?你是齐鲁人吧?我也是。咱们那可没有逃避责任的孬种。”庄重盯着大刘,诚恳道。

    大刘被庄重一说,脸色顿时一红:“谁说我是孬种?我不是孬种!没错,我昨晚是值班看着那些灯跟这个喷泉的。我中间也没玩忽职守,就是在快下雨的时候,突然那几盏灯变得暗了些,我就走出岗亭想去看看什么情况。谁知道还没走近,就忽然迷糊了,然后倒在地上,可能是我太累了。要罚要开除,你们随便吧。我知道是我的错,不管其他人的事!”

    大刘倒是蛮光棍,一口将所有责任给承担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他所说的,忽然迷糊倒地,却是让人有点不理解。

    几个管理人员则是脸色不善,以为这是大刘的托辞。哪有人走着路忽然迷糊晕倒的?

    不过,庄重却是拍拍大刘的肩膀,道:“好,是个汉子!你说的我全都信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顿时让大刘有点感激涕零。昨晚的事情太诡异,整个工地的人都莫名其妙晕倒,大刘本来不想说,因为说了也不会有人信。被庄重激将着说出来,他本来已经做好了被嘲笑的准备。

    没想到庄重竟然选择相信他,实在让他有点没料到。

    几个管理人员诧异的看着庄重,不明白庄重为何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我点下的那九盏灯,不是普通的灯,灯油用的都是秘方,即便是水浇都不能灭。更别说是火焰变暗了。但是不仅变暗,还灭掉了。这就有问题了。而且九盏灯到现在只找到了三盏,余下的六盏不知道去了哪里。还有这灵穴,不可能忽然冒黑水,整件事情里透着诡异。大刘应该没有说谎。”庄重轻声解释道。

    听了庄重的解释,乔正声沉吟一下,忽然对大刘道:“从今天开始,西江商业中心的安保工作由你负责,好好干,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却是直接将大刘提拔成了安保队长,况且乔正声话里没说期限,西江商业中心施工期限是队长,竣工后,也可以是队长。

    大刘这次却是赚到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董事长,谢谢董事长!”大刘感激涕零,只是一个劲的鞠躬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完事,又对庄重深深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庄重笑笑,让大刘忙去了。

    自己走到西江岸边,看着滔滔江水,时不时的弯腰抓几把沙子,又摆弄下那三盏化煞灯。

    终于,十几分钟后,庄重走回乔正声身边。

    面色凝重的道:“乔叔叔,现在可以肯定了,昨晚是有同行作祟。不仅灭了我点下的化煞灯,还污了灵穴。昨晚他应该就站在那里的江滩上,用了邪法迷晕保安,然后趁着阴雨天气,正气被压制的时机,将整个西江残存的尸骨怨气聚集,打进了灵穴内。所以灵穴一下被污,往外喷涌黑水。”

    庄重轻声细语,将整件事推演了一番。只是推演过后,更多的却是无尽的疑惑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