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23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三百五十九章 看不清面目的照片
    不过,陈梦欣却失望了,因为庄重脸上一点表情没有。

    庄重就静静的站在那,眼睛里全是深邃,好像洞悉了世俗,又像完全不涉尘世,那种虚无缥缈的感觉,让陈梦欣抓不到一点答案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,你们最好不要胡乱活动,如果一定要外出,尽量选择人多的地方。最好是集体行动,避免夜间单独外出。至于赵颖跟媛媛,交给我解决吧。你们就照顾好自己就可以了。”庄重忽然缓缓开口,语气凝重的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们记住了。”几个女孩子点点头,知道很可能事情已经超出预计,她们现在能做的也就是尽量不添乱了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,有事直接给我打电话。”庄重冲她们挥挥手,走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庄重也是颇有点郁闷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线索完全断掉了,赵颖跟媛媛是乘坐着公交离开学校的,至于去了哪里,很难猜到,毕竟明珠这么大,一辆公交车只要有充足的油,哪里都能去得。

    到底哪里才是真正碟仙的老巢呢?庄重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唉,看来只能有困难找警察了。”庄重感叹着,随手拨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:“喂,哪位?”

    “这才几天,就不认识我了?我说褚嫣然你过河拆桥未免也太快了吧?”庄重不满的道。

    “哦,庄重啊。抱歉,座机没有存你的号码,我真的不知道是你。”褚嫣然声音略带歉意道。

    听得出来,是真的感觉有些对不起庄重。

    “哦,这样,算了。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了。那什么,找你有点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有正事?”褚嫣然一愣,问道。

    “瞧你说的,我跟你的事哪件不是正事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别乱说,这可是在办公室呢。”庄重的一句调笑,却是没让褚嫣然当场扣电话,而是带着轻微怒意轻微羞涩的嗔了庄重一句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,却是让庄重没来由心里一荡,丝毫没觉得尴尬,反而脸上露出一缕淫笑。

    冷如冰山的褚嫣然,对庄重的调戏竟然采取了不抵抗态度,这就说明褚嫣然对庄重的心理已经发生了改变。至少不再是路人那一列了,算得上朋友了。

    有句话说得好,jq都是从友情开始的。有了友情,还怕没有jq吗?

    “你到底说不说?不说我挂了啊。”似乎也察觉自己刚才的话有些不对,褚嫣然有点慌乱的道。

    “说,说。是这样的,我这边遇见一个棘手的事情,很可能要用到你们特殊案件调查组,你们能不能帮忙给调查一下。”庄重忙不迭的说道,接着详细把整件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边褚嫣然默默听完,半晌,才道:“按理来说,我们是不受理私人事情的,尤其是组织之外玄门中人的事情。但是鉴于事情发生在高校内,可能会造成难以估计的影响,就破例接警了。我马上跟李组长汇报,先调查下那辆失踪的公交车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有消息就给我打电话,我感觉那背后的碟仙不简单,你们一定要快。否则一切就都晚了。”庄重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褚嫣然却是不置可否的回了一句,就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这小妞,都不知道跟人家说再见!”庄重愤愤的也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车子飞驶,很快回到乔家别院。

    “哟,回来了?听说你给爹地布下了一个青龙汲水大阵?很牛逼嘛。”乔可可颇为流氓的拍着庄重肩膀,一副小太妹的样子。

    庄重暗暗冷汗一个,道:“雕虫小技而已,不足挂齿,不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只是这样说着的同时,庄重脸上为什么偏偏浮现出那么欠扁的一抹得意呢?

    “呸!夸你几句就屁股撅上天了!你知道什么动物才会这样吗?”乔可可给庄重泼着冷水,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动物?”庄重立马警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发情的母狗!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庄重不禁满脸黑线。

    乔可可这厮简直太没下限了。好歹也是堂堂乔家大小姐,竟然这么肆无忌惮的说粗话。还发情的母狗,哥好歹也是公的好不好?

    “可可,你怎么学的越来越粗俗了?这要是让别人听见,别人该怎么议论你?将来你还要不要嫁人了?”这时候,坐在沙发上的周若茜也忍不住,斥责了乔可可一句。

    乔可可立即十分委屈的跑到周若茜面前,用丰满的胸部蹭着周若茜手臂,道:“若茜姐,你怎么老是帮着死庄重?再说了,人家本来就没想嫁人,人家要一辈子陪着若茜姐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乔可可似乎又觉得只有两个女人不好玩,于是指了指庄重:“喂,大色狼,老娘不嫁人你也不准娶啊!你要一辈子给老娘当牛做马,不然,哼哼,老娘阉了你!”

    庄重一听,登时急了:“凭什么啊?你不想嫁人就算了,我凭什么要跟着你不娶啊?还有没有天理啊?”

    “天理?老娘就是天理!”乔可可大手一挥,独裁道。

    庄重立即被镇压了,没办法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现在庄重吃人家的住人家的,不得不听人家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差点忘了告诉你,刚才爹地让人送来一组照片,说昨晚上西江附近的探头曾经拍摄到一个人,那人在商业中心周边徘徊了一阵,等到天气变坏就离开了,爹地说污染了灵穴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他。”乔可可说着,伸手拿起桌上的一组照片,递给了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一喜,这有照片就好办多了。可是当庄重接过后,却是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因为照片上的人不仅看不清五官,甚至连身材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那人披着一袭黑色斗篷,就像是超人一样,只差内裤反穿了。

    他的站位十分谨慎,始终是背对着探头。这一组照片竟然没有一张能看到那人正面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的照片,怎么去找人?还不如没有呐……

    揉揉脑袋,庄重只觉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灵穴被毁,交大碟仙事件,两件事偏偏发生在一个时间,让庄重颇有点分身乏术。

    好在灵穴被毁的问题不急,可以先把精力放在碟仙事件上,现在就只等褚嫣然那边的调查结果了。

    庄重疲惫的坐在沙发上,冲乔可可吱一声,准备眯一会。

    劳累的庄重却是没想到,也许这两件事情之间有什么关联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