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24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不问苍生问鬼神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是吴景峦啊?能够望气知风水?”褚嫣然打击着庄重。

    吴景峦是宋朝的堪舆大师,庄重的风水乾坤串相传就是吴景峦传下来的。据说他就修成了望气之术,堪舆水准异常之高,几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

    “瞧你说的,难道我不是吴景峦,就不会望气了?告诉你,有种东西叫做天赋,有种人叫做天才!”庄重双手叉腰,极尽装bi之能事。

    忽然,庄重诡异的一笑,道:“要不,咱们打个赌?我能看准了这里风水,你就让我亲一口如何?”

    “庄重!你去死!”褚嫣然一听这个,顿时怒了。

    庄重一个激灵,这才想到褚嫣然正因为这事生气呢,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?

    咦,不对啊,说出这话后褚嫣然的脸色怎么似乎有点阴转晴?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搞不懂,搞不懂。女人还真是善变的动物,一点节cao都没有啊!

    “咳咳,说着玩,说着玩的。那咱不打那个赌,重新赌一个好了。”庄重赶忙道。

    “赌什么?”褚嫣然警惕的问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真的看准了,那之前偷吻你的事情一笔勾销,以后不准再因为那事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褚嫣然微微犹豫,随即点头。“好。”

    于是约定成立。

    庄重偷笑着,有风水眼在,庄重是百分百赢定了嘛。以前偷吻的事情一笔勾销,才有机会干下一次啊。

    “让开点,女士,不要遮挡我的视野。”庄重装模作样道。

    褚嫣然哼一声,让开了前方开阔位置。

    趁这个功夫,庄重悄悄开启了风水眼。

    眼中所见立刻不同。

    大千世界顿时流转成各种颜色,一道道的气流缓缓游动着,仿佛条条鱼儿。

    远处天际是成片的紫色飞流而下,成一道壮观的瀑布。越到地面,紫色就越淡,及至沐浴到人间,已经是星星点点的余辉。

    那是天上星宿的气机,隔着这么远的距离,到达地面却是已经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紧挨着地平线的视野中,则是朦朦的一团黑色,腾腾翻滚着,似煮沸了一般。随着车辆或者动物的走动,黑色气机就会弥漫起阵阵轻烟,跟走在冷库中泛起的冷气一样。

    那是夜间蒸腾出的地气,大多都是阴煞之气。不过因为紧贴地面,对人类的影响并不大。而这时候,庄重就不得不佩服古人了,发明了床这个玩意,将睡觉之人的身位抬高,而不是平躺地上。这样就有效隔绝了地气的蒸腾。

    像是某些国家,长期将床平放地面,却是免不了被地气浸染到,导致整个民族一直体魄不足,个子不高。

    庄重缓缓的看了一圈,将这个拆迁村周围的风水之气全都收入眼中。

    因为拆迁而显露的破败,已经不可避免的渗透进了这片土地中,所有的建筑都呈现灰白色,昭示着灭亡。

    只有还燃着灯火的几家,有丝丝的橘红色光芒萦绕,算是人类对环境的一点抗争。不过那几乎人家周边也早被灰白色侵袭,最终也会被整个吞噬。说明他们的抗争也只是一时,拆迁是早晚的事。

    “嗯?似乎一切正常啊,没有奇怪的地方。”庄重自言自语着,不断往四周张望。

    却发现周遭的风水之气都是正常的,阴气至于人小腿位置,不再往上。中层就是灰白的破败气息,以及一些零散的色彩。

    却是没有一处流露出什么阴气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孙蕾不是来找碟仙了?”庄重诧异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没看准吧?”褚嫣然却是适时的嘲讽上了。

    庄重一怒,你可以侮辱哥,但是不能侮辱哥的风水眼!风水眼是不会说谎的!

    怒气之下的庄重,睁大眼睛,努力窥探着每一处地方。

    一遍,没有。

    两遍,还是没有。

    三遍,风水眼的时间快到了……

    庄重不禁心焦起来。

    忽然,庄重转动视野间,瞅见那燃着灯火的小楼旁边,有一处低矮的院落,院落中似乎有什么气息渗出,但是才渗出,就被灯火阳气给中和了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!原来藏在那里!”庄重一揉眼睛,关掉了风水眼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褚嫣然却还是不信。

    “喏,就在那个院子里,八成就是碟仙所在的位置,不过那碟仙很狡猾,利用灯火跟居住小楼之人的阳气,中和了散发的阴气。要不是我英明神武,肯定就被骗了。”庄重大吹法螺,自吹自擂着。

    褚嫣然撇撇嘴:“是不是真的?你不是诳我吧?”

    “过去看看不得了?事先说好啊,要是真的话,咱的赌约可要作数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,褚嫣然就往庄重手指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庄重紧随身后,两人悄悄摸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楼犹如黑夜里的灯塔,指引着两人。终于,两人轻手轻脚的到了小楼下。

    而那个诡异的院子,就在小楼的侧后方。看面积还不小,类似北方的四合院。是大院套小院的那种形式。

    只是四周墙上全都是杂草,更显破败。

    褚嫣然冲庄重嘘一声,悄然走到墙角,借助手机屏幕的微光,照了一下墙上杂草。

    “草茎发灰,有的根部都腐烂了。大夏天的却出现秋冬的景象,看来这里果然不正常。”褚嫣然看完,返回来对庄重说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,我看的难道还有错吗?”

    “哼,到底什么原因造成的还说不准呢,或许只是纯粹的地形造就的风水问题呢?”褚嫣然不服输的道。

    庄重却是知道,这只是褚嫣然在嘴硬而已。这地方四平八稳的,能拆的基本都拆了,还能有什么地形问题?

    “咳咳,咳咳……”忽然,小楼上传来重重的咳嗽声,连续不断,像是痨病。

    庄重听罢,摇摇头:“住着的应该是个老人,阳气被碟仙利用,全都拿来中和阴气了,所以落下痨病。恐怕熬不过这个冬天了。唉,一个人守在这个拆迁村里,那些做儿女的也真狠心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社会问题了,庄重只能感叹,却是很难改变。

    “听,院子里也有声音!”褚嫣然侧着耳朵,将粉嫩的耳廓冲向庄重,悄声道。

    庄重强忍着要咬一口褚嫣然粉嫩耳垂的**,也静心倾听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,院子里传出细微的声音,如蚊子嗡动。

    “可怜夜半虚前席,不问苍生问鬼神。孙蕾啊孙蕾,你好歹是一大学生,怎么能跟鬼魅同流合污呢?不过世事如浊流,谁也不能避免被污染。我跟鬼神做交易,起码比那些黑心商人好多了!”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