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28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三百九十章 奸商
    无形的战争仍然在进行,庄重跟乔可可已经互相瞪了十几分钟了。

    两人谁也不退让,就这么看着,一副你不死我不休,誓要海枯石烂、地老天荒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们两个是在上演一眼万年的神话剧吗?”终于,周若茜忍不住了,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乔可可冷哼一声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哼!”庄重也冷哼一声,拿起一根油条,重重的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眼看两人一个比一个犟,周若茜无奈的叹口气,默默吃完饭,出门了。

    随着商业中心项目正式上马,她已经成了大忙人,早出晚归,辛苦异常。

    轰隆隆,周若茜发动汽车,离开了乔家别院。

    庄重侧耳听着引擎驶离声,确认周若茜已经走远后,忽然一改之前的强硬态度。

    端起乔可可面前的豆花,谄媚的道:“女王,您吃豆花?”

    乔可可冷哼一声:“不吃!”

    “那您吃油条?”

    “不吃!”

    “那小的给您沏壶茶?”

    “不喝!”

    “那您跟小的去追查线索?”

    “不去!”乔可可说顺了嘴,哪里想到庄重在这里埋个地雷,直接就拒绝了。

    等说出口,才后悔莫及。

    “庄重!你混蛋,敢阴我?”

    庄重得意洋洋的端着豆花,道: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去,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别反悔哦。”

    乔可可愤怒的瞪庄重一眼,道:“我早说过我不是大丈夫了,我拼什么不能反悔?”

    “不是大丈夫,是女汉子嘛,一样的,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庄重,你去死!”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去!等我喝完这碗豆花。”庄重大口吞着豆花,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乔可可被庄重这无赖模样给气到了。

    要是庄重真的铁了心不让她跟着,她还真没办法,总不能真的冻结庄重的银行卡吧?

    “重哥哥……”乔可可深吸一口气,强迫自己换了一个情绪,语笑嫣然的凑到庄重身前。

    抓住庄重的胳膊,不断的摇晃,一副撒娇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seyou我?呸,你当我庄重是什么人?那啥,靠近点。”庄重先是义正言辞,随即就变得色迷迷。

    乔可可忍着怒气,笑靥如花的靠近庄重,温软小手不断摩挲着庄重胳膊。

    “重哥哥,带人家去嘛,人家保证不惹事。人家也是想帮下你嘛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帮我?”庄重不信的问。

    “对,为了帮你。”乔可可则如小鸡啄米般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唔,那好吧,等我去闸北外村的时候,可以带上你。不过等找到黑衣人踪迹后,你就不准去了。”庄重面对美色攻势,很快投降了。

    主要还是怕乔可可缠着没完,耽搁了庄重的事情。待会还得去云从阳那里呢。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乔可可立即两眼放光,兴奋的道。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好了,我得出门一趟,去云师叔那里。咱们明天再去闸北调查。”庄重恨不得赶紧摆脱乔可可。

    深知乔可可脾气的他,明白乔可可低声下去达成目的之后,必然有一个发飙的后续。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?

    不等乔可可答应,庄重就迅速摆脱乔可可的手,溜出了门。

    只剩下乔可可咬牙切齿的咒骂声,以及满腔无处发泄的怒气。

    坐上出租车,庄重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,跟司机师傅说声“去建筑风水环境协会”,然后才舒了口气,乔可可好歹没追上来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的车程,庄重就到了风水协会办事处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写字楼大厦,风水协会租赁了大厦的整个十四层。

    当庄重乘坐电梯到达十四层之后,才明白过来云从阳为什么要选择这一层。

    因为,便宜!

    这个十四层简直就是风水阴煞大全。

    窗户前方有两座大厦靠的很近,大厦中间形成一道相当狭窄的空隙,就好像大厦被利斧劈开了一样,这是天斩煞,主居主有血光之灾、动手术等。

    而正对着走廊的方向,有一个抗战纪念公园。一个炮台石雕不偏不倚,炮筒子就冲着十四层。这却是犯了炮台煞,犯了此煞会损财失义。

    更让人无语的是,对面一栋大楼建了一个空中走廊,就在十四层,直来直去对准了风水协会所在的位置。财星失令,凡是在此办公的全都多灾破财,严重的还会出现人口伤亡。

    这三个煞将一个好好的楼层给搞成了凶地。恐怕没有一家公司能撑过半年!好点的效益下滑,不好的直接破产。

    庄重连想都不用想,云从阳绝对是听说此事后,看整个楼层便宜,直接就全部租下了。然后动用小手段化解一下,住的那叫一个舒服安稳。

    “这等好事为啥就没轮到我!”嫉妒的庄重左顾右盼,果然在协会门口的墙壁上找到了一块青石。

    那是泰山石所制,正面是泰山在此四个字,背面则是后天八卦。选择寅日寅时供上后,就能破解掉空中走廊的煞气了。

    至于天斩煞,走廊里摆着一对飞翼铜貔貅,就是化解天斩煞所用。

    而走廊窗户外,挂着一面八卦镜,直接将炮台煞的煞气给挡了回去。

    整个化煞的成本不超过一万块钱,但是想再租赁同样的一个楼层每月就得多花十几万!

    一本万利,一本万利呐。庄重失神的看着这个大面积的楼层,更加嫉妒了。

    那可是整个楼层啊,云从阳只要愿意,再把多余的房间倒手租出去,就能每年收个几十万的租金。简直是睡觉都被钱砸醒。

    “奸商,奸商。”庄重嘟囔着,敲响了风水环境协会办公室的大门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