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28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三百九十一章 与天地同参
    “谁?”办公室里传来一个女人声音,接着门被打开,却是一个前台接待。

    黑色职业套装,纤瘦的小腿上裹着层丝袜,丰腴的身体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。

    “请问,你找谁?”前台问庄重道。

    “我找云从阳云会长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你有预约吗?”

    “预约?”庄重不禁心里嘀咕一声,看来这便宜师叔的事业做得很大啊,要见他一面还得预约。

    “预约没有,不过你一说庄重,他就懂了。”

    前台看来是见识过世面的,没有因为庄重的穿着鄙视庄重,害的庄重连个装b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很快,电话接到云从阳办公室内,云从阳一听庄重来了,直接让前台领庄重进去。

    于是生平从不对权贵假以辞色的云从阳,却对一个年轻人破例了,甚至不惜推迟了接下来几位客户的预约时间。

    进入办公室之后,庄重抬眼一看,却见云从阳办公室竟然布置的十分简单,一张办公桌,一把椅子,旁边是饮水机跟空调,还有接待客人的茶桌。

    这几样东西都是大路货,没有庄重想象中的真皮红木。

    而且,让庄重更加诧异的是,整个房间内竟然连一个风水法器都没有,看上去丝毫不像是一个风水大师的居所。

    “师叔这办公环境,稍嫌简陋啊。”庄重环视一周,说道。

    似乎知道庄重心里想的什么,云从阳起身给庄重倒了一杯水,道:“你师父住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庄重一愣,没想到云从阳会问这个,回答道:“古寺禅房,还能怎样?也就混日子呗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就是了。如果我没猜错,他恐怕也没在风水上动一点心思吧?”

    庄重皱眉回忆一下,平时没有注意这点,现在云从阳这么一说,果然真就是那么回事。整个清平观里除了那个巨大的太极丹炉勉强算是一个风水阵眼,其他地方还真见不到一件风水法器。

    跟云从阳办公室一样,都是极尽简朴之能事。还真是一对好基友呐。

    “嗯,是的。不过……”庄重忽然有点疑惑了。风水大师不用风水之术,那学来何用?自己都不用,又如何给别人看风水呢?

    “你师父应该不止一次跟你说过‘易者不卜’这四个字吧?”

    庄重点头。

    “所谓的易者不卜,不是说易者的水平多么高,不用卜卦就能心念一动知晓天命。而是他们的行事合乎天理,顺应大道自然,不会出现命途多舛的风波,所以就不用卜算。”云从阳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庄重不解的看着云从阳,这个道理他懂,不过跟庄重的问题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孔子五十知天命,我都已经六十有一,却才堪堪窥透一点天机。而窥透的那一点,就是不求。我不求于天,天想降祥瑞给我,自然就会降下。我不求于人,人想起我,自然就会来看我。比如现在,你不就来了?”云从阳笑着,指了指庄重。

    “唔,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。”庄重摸着鼻子,仔细想着云从阳话里意思。

    如果把人比作一个法器,年轻时候吸纳的灵气少,自然就要多方寻找灵穴,吸纳天地之气。而当法器大成,就无须刻意吸纳灵气了。相反,却可以利用自身改善周遭的气场,转变生吉之气。

    云从阳现在就是如此,他将六十年的心境凝练,洗去铅华,才换来这么一个大成的心境。不在乎外物的改变,只是自己往那里一站,就是风水枢纽。

    但是,这种心境又谈何容易?需要的可是跟天地的高度契合。云从阳恐怕也只是初入门而已。

    “与天地同参,谢师叔指点,我懂了。”庄重抱拳谢过云从阳。虽然这种心境很难洗练,但是究竟也算是给庄重指明了一条方向。

    “与天地同参”,这里的参是“三”的意思,也就是说跟天地并列,紧密相连,却又独立运转。

    在古代的学说中多次提及这种说法,人与天地相参也,于日月相应也。这一语言就是在揭示人类生存的意义。不过人大都被世俗给迷住了心机,哪里能领会到那种境界?

    就算是庄重已然明白个中道理,可是依旧无法做到。原因很简单,红尘炼心不够,还需要磨练。

    不强行追求与自己不适合的事物,也算是一种“易者不卜”。庄重现在到达不了“与天地同参”的心境,干脆放下不想,只待日后再说。

    见庄重三言两语间就领悟自己意思,云从阳满意的点点头,说:“看来方寸真的收了一个好徒弟。说吧,你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庄重也不废话,直接将阴魔幡摸出来,递给了云从阳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问师叔,知道这东西的来历吗?”

    云从阳接过,才扫了一眼,就脸色微变,道:“阴魔幡?这是你从哪里得来的?”

    看云从阳这表情,明显是知道一些端倪了。

    “昨晚帮助朋友,偶然从一黑衣人手里得到的。我来找师叔就是想借此知道那黑衣人的身份。”庄重没好意思说是自己杀人夺宝弄来的。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”云从阳扫了庄重一眼,虽然没多问,可是明显猜了个大差不离。只是不愿意详细过问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最近一次露面可是有些时日了,应该是在建国初期时候,不过当时持有阴魔幡的人是旁门左道,利用这幡没少作孽,最终惹得政府出动军队,把他围在一个院子里,直接用迫击炮轰炸,把院子夷为平地。阴魔幡的主人被炸成一团烤肉泥,阴魔幡因为材质的原因,在炮火中保存了下来。后来上交到政府手里,就再没露过面。”

    云从阳回忆着,轻轻讲述道。

    “那师叔你知不知道,后来谁拿走了阴魔幡呢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。”云从阳摇摇头。“当时的情况你也清楚,那场十年浩劫里受难的玄门人士不少,许多古董也被损毁。偷偷收藏起来的也大有人在,这个阴魔幡理论上是有可能被任何人拿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任何人?”庄重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对,曾经经历过那年月的任何人!”云从阳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靠!”庄重不禁泄气了。这尼玛上亿人,怎么去排查?几十年的变迁,中间又经历过什么事情,更是难说了。

    敢情这趟白跑了,得到的又是一个全无用的消息。

    但是接下来云从阳的一句话,却让庄重心一颤,感觉自己这次来还不全是毫无所获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