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322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四百零九章 恐怖故事

第四百零九章 恐怖故事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褚嫣然听了庄重的话,微微一顿,心底不知为什么竟尔泛上一丝喜悦。

    随即,褚嫣然就强行将这丝喜悦压了下去。并且一直在心底强调,庄重这么jian,不是她褚嫣然的菜,她褚嫣然喜欢的是温文尔雅、成熟大气的男人,绝对不是一个jian人!

    可是越这样控制自己情绪,褚嫣然就觉得骗不过自己真实内心。

    褚嫣然内心深处,却是早已经对庄重有了丝丝好感。

    就在庄重跟褚嫣然暧昧有加的时候,门口却传来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庄重心又咯噔一下,暗骂自己,妈的简直是作死啊,竟然忘了乔可可还在门口!

    这下完蛋了,刚才那一幕肯定全都被乔可可看见了,怎么办,怎么办?要不要回家脱掉衣服,自己主动把青春**献上?

    庄重还胡思乱想着呢,褚嫣然抬头,看见了乔可可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瞬间对上眼睛。

    同样的漂亮,同样的聪颖,同样的不甘人后。

    本来身处中心的庄重应该享有齐人之福,可是现在庄重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现场逐渐升高的气温,在暑季里让庄重如上蒸笼。

    “李源勇!”

    终于,庄重忍不住了,忽然大喊一声,把整个大办公室里的警察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些人见过庄重跟赵国栋交往密切,早把庄重轰出门了。

    “谁?”褚嫣然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乔可可则冷哼一声,转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就是我刚刚查到的一个嫌疑人,叫做李源勇。郭家女儿的前男友,具备很大的作案嫌疑,你帮我查下这个人。好像他十年前还有个公司,叫贝尔再生能源什么的……”庄重擦擦额头上的汗,暗道又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“这样?好,你等下。”褚嫣然点点头,暂时放下手中的饭盒,打开了内网。

    一番查询之后,最终,褚嫣然停留在了一个界面上。

    缓缓说道:“李源勇,应该就是这个了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庄重奇怪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过他的信息不全面,他是华侨,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,十年前回国创办了贝尔绿色再生能源有限公司,缴税记录良好,公司规模中等。公司地址在黄浦大街28号,西苑写字楼二楼。他本人登记的暂住地址就在写字楼里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信息很全面啊,有哪里不对了?”庄重更加奇怪了。李源勇的个人信息都正确,褚嫣然话里却有一个转折,不知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信息的确很全面,而且一点不漏,只可惜……”褚嫣然蹙眉道。“这些全都是十年前的信息,这十年来,有关李源勇的信息从没更新过。”

    “啊?怎么会这样?会不会他出国了?”庄重瞬间想到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“嗯,有这个可能。不过真实情况是怎样,我也说不准,你最好去他公司原地址打听下。”褚嫣然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去。如果李源勇真的是出国导致了信息暂停,那就说明他八成是凶手!案发后逃到了国外,想要躲避法律的制裁。”庄重笃定的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作为推论,但是不具备证据支撑。”褚嫣然从专业角度点评了下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马上就能拿到证据!”庄重信心满满的,跟褚嫣然告辞,往黄浦大街去了。

    乔可可倒是不至于不让庄重搭车,但是路上却始终冷着脸,对庄重一理不理。

    庄重心底感叹一声,脚踩两只船还真是个技术活。心思却活泛开来,按照他对乔可可的了解,不信就撬不开乔可可的嘴!

    “咳咳,乔可可啊,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庄重jian兮兮的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乔可可冷冷瞥了一眼庄重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咳咳,那就是默认同意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乔可可又冷冷瞪了庄重一眼,还没说话。

    这意思,已经很明显了。分明在警告庄重,别烦老娘。

    但是庄重是什么人,jian人呐,他就是猜出乔可可意思,也绝对装作猜不出的。

    于是轻咳一声,庄重开始讲故事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吧,这是我早年经历的一个事情,现在回想起来,还有点后怕。”庄重知道乔可可喜欢猎奇,讲点真实的探险经历,最能引起乔可可注意了。

    果然,乔可可没有过激反应。于是庄重放心的往下讲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那一年,我跟师父路过一个小渔村,在那里歇了一晚上,结果,却遇见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大海边的一户人家惨遭丧子,五岁的男孩在海边被浪花卷走再也没有回来。家人悲痛欲绝,尸体是找不回来了,母亲对着大海哭了三天,父亲则是对着翻滚的大海沉默无言。我跟师父看了,也觉得很痛心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,对于意外丧生的人,要在头七那天找灵媒通灵,让死去的人附身,说一说遗言遗愿,家人完成后好让他走的安心。当时,师父有感于这家人的可怜,便答应帮他们一次,招来孩子魂魄,让那死去孩子倾诉下怨气和遗言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却遇见了一个大问题,没有尸体。男孩的尸体并没有被找到,最终他父母只好寻了点男孩生前衣物放在棺材里,打算做一个衣冠冢。师傅看了看棺材里的衣物说,这个孩子的魂魄随着尸体丢在了大海里,凭着这些衣物恐怕很难成功附到他的魂。”

    庄重讲到这里,乔可可的眼神已经开始若有若无的往庄重脸上瞟了,显然已经被庄重的故事吸引。

    庄重心中一喜,接着加重语气,开始绘声绘色的继续讲述。

    “那家人又是一阵痛哭,说只想听听孩子的遗愿,让他安心的走云云,让师父一定要帮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最终师父摆摆手说,也罢,今天就帮他们一次,去海底捞尸。说完师父咬破了手指,用血在男孩的衣物上画了一道符,然后死死的盯着那家父母说,大海深不可测,每年死在海里的人不计其数,师父也只能靠这些衣物加强他们和孩子的联系,找不找的到孩子的魂也只是看运气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庄重讲到这里一顿,乔可可顿时着急了,眼神完全转移到了庄重身上。

    庄重心底窃笑着,终于上钩了,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,而是神色凝重的道:“而且,海里不只有死人,还有许多未知的东西,所以一会附身后有任何不对劲,就要马上把师父杀掉,不要犹豫。当时我还小,害怕极了。但是忍不住师父的严厉要求,只能含泪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师父就闭上眼睛,嘴里嘀咕着招魂法诀,片刻后突然怒目圆睁,瘫倒在地。我吓了一大跳,但是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,也不敢动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,一秒,两秒,三秒,四秒,五秒……师父的身体突然开始剧烈抖动。在场的人心头一紧,忽然想起师父之前说的话。海里不只有死人,还有许多未知的东西,所以一会附身后有任何不对劲,马上把师父杀掉,不要犹豫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还有许多未知的东西,未知的东西又是什么?怪物?野兽?恶鬼?或是?又是漫长的等待,一秒,两秒,三秒,四秒,五秒……”

    “突然师父从地上坐了起来!睁着大眼睛看着在场的人,一对眼睛滴溜溜乱转,脸上的表情异常恐怖,一点也不像是人类。我当时心里一紧,知道完了,师父被脏东西上身了!而那个男孩的父亲也举起了猎枪,对准了师父,准备随时扣动扳机。男孩母亲则是捂着嘴不让自己叫出声,眼泪却已经流了满脸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切,似乎都已经注定,我不忍心看,悄悄转过了身。就在这时,师父忽然猛地跳起来,抓起一个捕鱼网,在场的我们几个人,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!而师父紧接着开口说话了,声音高亮、尖锐,让人从骨子里颤栗……”

    讲到这,庄重似乎回忆起了当时恐怖的场景,脸上全是害怕,半晌不说话。

    足足一分钟,庄重仍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一直听着故事,急于想知道结尾的乔可可终于忍不住了,气急败坏的冲庄重道:“死庄重,臭庄重,到底怎么了,你赶紧说啊!”

    yes!庄重又忍不住给自己一个肯定,接着才转过头,用深沉的声音道:“师父抓着捕鱼网,几十斤重的大渔网啊,拍人身上不死就伤,我们全都吓得退后。而师父看着我们,忽然诡异的笑了,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派大星,我们去抓水母吧!”

    “啊?”乔可可傻了,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,车子里就传来了乔可可暴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庄重!我艹你大爷!你给我去死!敢逗老娘玩?!”

    而庄重用弱弱的声音回应着:“我……我没有大爷……你有什么手段对我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啪!啪!啪!

    随之车子里响起的不是某种让人心跳加速的声音,而是让庄重不得不哭爹喊娘的巴掌声……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