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339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四百一十九章 五鬼追魂符

第四百一十九章 五鬼追魂符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快点的,别磨蹭,赶紧发送安全信息。”光头催促刘阳道。

    而刘阳此时涕泪横流,不断的打着哈欠,手哆哆嗦嗦的伸着,用颤抖的声音急速喊着:“给我……给我……一针……”

    鳄鱼这种廉价毒品的药效实在太过惊人,即便刘阳这种受过意志力训练的安保人员,面对鳄鱼也没能坚持多久,一下就成了瘾君子的可怜形象。

    其实鳄鱼之所以危害这么大,就是因为吸食者需要每隔几小时就注射一次药液,而这种频繁的注射,导致了提纯度不够的毒品进入血液,使得血液发生病变,肌肉逐渐腐烂,直至成为一具枯骨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还是这个样子看着比较顺眼一些。听话,发完信息就给你打一针。”光头狞笑着,手里拿着一个针管。

    “先……先打!”尽管毒瘾上来,但是刘阳依旧语气坚定,一副不妥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哟,还挺硬气,我看你能撑多久!”光头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光头,别玩了,老大吩咐要办稳妥点,赶紧给他扎一针!”另一个瘦子,对光头道。

    光头骂骂咧咧的呸一口,不情愿的给刘阳注射了第二针鳄鱼。

    注射完毕的刘阳,惬意的深吸一口气,仰头看看昏暗的屋顶,半晌,才从舒服的毒瘾幻觉中退出来,拿起了仪器。

    然后往庄重的接收器上发送了一个“暂无动静”。

    另一边,庄重看见刘阳发来的信息后,嘟囔一句“怎么还是没有动静?不科学啊”,却也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而此时夜幕已然降临,早已经摆脱了监控的李显一,正开着一辆黑色福特行驶在川流不息的城市中。

    很普通的一辆车,很普通的一个老人。既不显眼,又不扎眼。

    车子不断停在一处处地点,每到一处,李显一就会从后备箱中取出一个木箱,抱着走进去,走出来后,木箱却是已然不见,不知道交给了谁。

    就这样,黑色福特像是一个幽灵,绕着明珠全城飞驰了一圈。

    庄重却依旧毫无知觉,虽然他意识中觉得李显一应该有所行动了。

    “大色狼,你这是在养精蓄锐还是在偷懒?都睡了一整天了你!刘阳那边有消息没?”乔可可洗完澡,换了一件粉色t恤走出来,下身的热裤将修长的双腿显衬的异常迷人。

    “没有,永远是那四个字,暂无动静。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睡着了!或者说我的推测有误,李显一并不着急行动?”庄重郁闷的从沙发上坐起来,说。

    乔可可接过接收器,瞅了一眼上面的信息,还真是,刘阳从监控开始到现在,总共发了不下二十个“暂无动静”,简直就像是机器人一般,在重复相同的指令。

    “这个刘阳也未免太刻板了一点,他多说一句话会死啊……”乔可可吐槽着刘阳,忽然惊讶的叫一声。“咦,还真有多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说了什么?我怎么没看见?”庄重赶紧起身,凑上去看。

    “喏,刚刚发来的那条信息里多了个句号。”乔可可指着接收器道。

    “靠!”庄重忍不住抱怨一声,刚想再坐回沙发,猛的一怔。“不对!刘阳是受过特殊训练的安保人员,他可以从中午到现在连发二十多个相同句子,没出一点错,但是为什么刚刚那条却多了一个句号呢?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顺手加上的吧?”乔可可猜测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要是真顺手,之前的二十条也应该都会加上句号。作为一个安保人员,他不可能没来由的做反常的事情,这里面一定有问题。不行,你赶紧给徐晶打电话,让她定位下刘阳的位置,还有就是刘阳的家人什么的,也都看看,千万不要出了问题。”庄重皱着眉头,说道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风水师,庄重的直觉总会发挥想不到的作用。这次庄重突然觉得不对劲,为了稳妥起见,让徐晶复查一下也好。

    乔可可“哦”一声,给徐晶打电话去了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徐晶的电话直接就打到了庄重的手机上,接通后,徐晶没有任何废话,开口就是一句:“不好,刘阳妻子跟儿子不见了!”

    庄重心里咯噔一下,暗道糟糕,却仍沉住气问:“具体什么情况,有没有派人去查下,是不是出门了?”

    “查了,最后一次有人见到他们是在小学门口,据当时的老师说,刘阳妻子接了孩子放学之后,就被喊上了一辆面包车。现在她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,等我一会打下刘阳的电话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打了,刘阳肯定也被控制了。打了也是白打,他身边有人你也问不出什么,还会害了他。你让人去刘阳家里,把有关刘阳妻子或者孩子的身体发肤之类的东西收集下,给我送来。这次事情有点严重,只能借助点别的手段了。”庄重恨恨道。

    显然刘阳早就被控制了,而在这段时间里,李显一说不定已经干完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狐狸!”庄重愤怒的一握拳头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而片刻后,就有汉唐安保公司的人送来了一撮头发,据来人说,是在刘阳儿子的床上找到的。看来应该是刘阳儿子的头发。

    庄重接过头发,没时间解释什么,就急匆匆往自己卧室里走去。

    庄重先是简单摆出一个法坛,然后将刘阳儿子的头发祭上,取过一张黄纸,刷刷刷画下一个符箓,将符箓一烧,洒向窗外,同时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“拜请坛下五鬼扶我身,手持铜锣锁押吊信士三魂七魄回家乡,见我于此地。火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随着庄重咒语念完,那张被抛出的黄表纸迅速燃成一团灰烬,被风一吹,扶摇直上,一直往高空飞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“五鬼追魂符”,原本是将魂魄离体之人的三魂七魄给召唤回来,却被庄重反其道行之,用来强行召唤刘阳儿子的魂魄,以便获取刘阳妻儿的位置。

    虽然这会对刘阳儿子造成精神上的伤害,使得刘阳儿子从此精神恍惚,难以集中精力,但是也没办法了。庄重只能选择事后弥补,将手里的那一串五眼六通菩提子送给孩子。

    反正现在朱耷的情绪早就被庄重化解了,五眼六通菩提子对庄重已经不是不可或缺的了。

    而在明珠的一处废弃的下水道里,昏黄的灯光下,两个男人死死看守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正是刘阳的妻儿。

    忽然,本来正在啜泣不止的孩子,眼睛一闭,竟然诡异的睡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从停止哭泣到睡着,完全没有一点过渡,要不是还有呼吸,刘阳妻子差点以为儿子死了。

    轻轻捏了捏儿子脸蛋,刘阳妻子叹口气。睡过去也好,起码不用担惊受怕了。只是,醒来后呢?

    看看两个凶神恶煞的男人,再看看阴森的下水道。刘阳妻子眼神中充满了惊恐与绝望。这一场无妄之灾,到底祸起何方?

    她还未曾弄明白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