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462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四百六十八章 吕氏家谱

第四百六十八章 吕氏家谱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唉,你是不知道。吕家那个小子可不是啥好人,整天游手好闲、坑蒙拐骗,上次还纠集一伙地痞无赖骗了一个游客好几万块钱。结果警察找来都没办法,就要回去几千块钱算完事了。你们两个还是还是不要去凑那个热闹了吧?万一被骗了怎么办?”村长看看四周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不同以前,现在的年轻人可不买他这个村长的面子,看见吕家那个二流子,他也得打怵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好叻,谢谢大叔提醒了。我们就是过去看看,也不准备跟他有什么进一步的往来,大叔你放心就是。”庄重宽慰村长道。

    村长兀自不放心,将庄重跟刘铎送出门外,嘴里还喊着:“要是吃了亏一定跟我说啊,我这张老脸好歹还能有点面子,兴许能有点用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村长这话里的底气,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二流子,就是齐鲁地区常说的地痞无赖的代称。这种人已经是二皮脸了,水火不侵,对待乡里乡亲照样没有下限。几乎是什么坏事都做绝,可还偏偏不触犯法律。导致警察拿他们也没什么办法,弄进去关两天吧,人家还能在里面学习新技能,出去后更加危害一方。

    吕庆涛就是村长说的吕家的那个二流子,他几个月前刚因为打人被弄进去治安拘留了几天,结果在里面认识一高人,教给吕庆涛了一个发财的方法。

    这不,他利用这方法已经赚了小十万块钱了,这小日子过得异常滋润。让吕庆涛对于美好的未来更加期望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的日子越幸福,别人的日子就越悲惨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。”位于山坡一侧的大院子里,一个黄毛飞奔而来,对吕庆涛喊道。

    吕庆涛转过头,瞪着那双死鱼眼,恶狠狠骂道:“叫魂呢你!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来了两个肥羊!一路打听着咱们家过来了!”黄毛兴奋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你看准了?别跟昨天一样,又是两个吊丝装高富帅!害的老子白忙活一场!”吕庆涛恨恨道。

    “错不了!虽然其中一个人看起来很猥琐,但是另一个绝对是高富帅啊!而且那人背后还背着一个古琴,啧啧,那气质……他要不是高富帅,这世界上就没有高富帅了!”黄毛信誓旦旦说。

    “哟,听你这么一说,还真可能是。来,兄弟们,准备开张了!”吕庆涛眯缝着眼睛,思考一下,对周围人招呼道。

    于是四五个正在吸烟打屁的无赖拍拍屁股,开始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而山下的庄重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称为了吊丝,兀自兴致勃勃的欣赏着山景。

    “看那花!开的真灿烂啊!”

    “那边的树也长得好有意思,造型奇古,好好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那人,嗯,长得虽然没我帅,可也算是可以了。这地方还真是钟灵毓秀、人杰地灵啊。山水人丁都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庄重就这样品头论足着一方风土人情,往吕庆涛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等庄重跟刘铎走到吕庆涛家中,原本杂乱的庭院已经收拾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几个工人忙碌着将满院子的古树盆栽搬到一旁,而在院子正中的一间正房里,则有一个伙计不停往外摆着许多古玩器具。

    “东夷文化园?”庄重一抬头,就看见了门上的牌匾,上面烫金大字写着“东夷文化园”五个字。

    庄重跟刘铎对视一眼,两人眼中同时带着一丝惊喜。

    他们不怕吕庆涛耍什么手段,就怕吕庆涛跟东夷没关系。现在吕庆涛打出东夷这个招牌来,看来是对于自己家世有一些了解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谁是老板?”庄重瓮声瓮气的喊道。

    吕庆涛这时候才一本正经的走出来,粉墨登场:“我是,我是……两位这是来买东西?”

    “慕名而来。敢问老板贵姓啊?看样子似乎跟东夷族还有点渊源?”庄重故作不知,问。

    “免贵姓吕,这位老师真是好眼力,那个词怎么说来,慧什么如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慧眼如炬。”庄重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就是这个词!一听这老师就是有文化的。”吕庆涛恭维庄重道。

    老师,是齐鲁地区对于陌生人的称呼。它不同于平常我们嘴中的教师,是一种对人的尊称。语出孔子的“三人行必有我师”,所以受儒家思想影响深远的这块土地,见到陌生人都会恭敬的喊一声“老师”。

    清平山就在齐鲁跟苏省的交界处,庄重自然深知其中风俗。

    “呵呵,吕老板谬赞了。不知吕老板跟东夷族是什么样的血缘关系呢?”庄重目光一闪,继续问。

    吕庆涛死鱼眼一闪,嘿嘿笑了两声,冲身后的黄毛一挥手:“黄毛,把我家的家谱拿过来!”

    “哎,好叻!”黄毛早就准备好了家谱,当即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咱从不说谎!说跟东夷族有渊源,那就肯定有渊源!老师你瞧,这是我家家谱,祖上可是能追溯到姜子牙一脉的!货真价实东夷族!”吕庆涛把家谱打开,递给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接过家谱,先是看了一眼族谱,这族谱应该有些年头了,纸张发黄,不是做旧的。应该是在清末时候续的族谱。往下翻,则是从姜子牙开始,一代代的吕氏传承。有出了秀才,出了官员的,都会重点圈出来。

    翻到最后一页,则赫然是吕庆涛的名字。

    庄重从吕庆涛名字往上数,数到吕庆涛爷爷那一辈,指给刘铎:“是这个吗?”

    之前刘铎曾查到那个特殊年代吕家被抄出许多古董,都是有关东夷族的。那时候吕家的家主名字却也被刘铎查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刘铎的回答很干脆。

    简短的回答却让庄重心一跳,暗道终于找上正主了。

    然后装模作样的翻了翻家谱,还给吕庆涛,道:“果然吕老板是正宗的东夷传人,幸会幸会啊。”

    但是庄重话音才落,刘铎忽然凑上来,低声道:“不像,看他面相。”

    庄重一愣,却是没想到这个问题。随即仔细打量了吕庆涛一眼,接着也是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吕庆涛一双死鱼眼,黯淡无神,印堂狭窄,眼睛微微有倒三白。这种面相的人命运都不太好,多作奸犯科。而且最关键的是,吕庆涛的面相格局太小了,从他面相往上推三代都不会是什么大户人家。

    按理说,纯血东夷族是不会出现这种小格局面相的。即便真的作奸犯科,也会玩的很大,是那种能引起全国轰动的大案子。

    吕庆涛,怎么看都差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可是家谱是真的。”庄重迟疑一下,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看看再说吧。”刘铎也猜不出面相异变的原因,只能说道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结束了两人短暂的交流。随即笑呵呵的看向吕庆涛:“吕老板,说实话啊,我们兄弟俩这次来呢,不为别的。就纯粹是仰慕东夷文化。你是不知道,我对东夷文化痴迷到什么程度,睡觉都想抱着龙山陶罐睡觉啊。”

    “哟,那你可是真心喜欢我们东夷文化啊。”吕庆涛接话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但是,我也苦恼啊。我虽然天天抱着龙山陶罐,但是龙山文化始终不是东夷文化的精髓啊,真正的东夷精髓可是在商周年代呐,那个连孔子都一辈子向往的年代。你说人家圣人都这么向往,我一介凡夫俗子能不憧憬吗?”庄重诚恳的说着,又是摇头又是跺脚,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。好像真的是遗憾自己生在了现代,没有生在商周时代。

    吕庆涛听了庄重的话,却是眼睛一亮。因为他从庄重话里听出来一个重要信息。

    那就是庄重有龙山陶罐!龙山黑陶可是一个标志xing的文化符号,这几年也被炒作的价格上涨很厉害。一个品相好的陶罐至少也得二十万左右。

    没想到,眼前这两人还真是凯子!吕庆涛摸着下巴,心里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