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46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四百七十一章 雷蛇蹈火
    神武山是石头湾村的一处景点,山并不高,胜在有一些清朝的寺庙遗迹,吸引了不少游客。

    神武山目前并没有开发多少,只是粗略开发了一点,所以上山的道路还是土路,走一步就弄一身尘土。

    山两边全都是各种山树,有白枝子,有凋谢的桃花,还有合抱的柿子树。

    一路蜿蜒上山,走过层层开垦出来的梯田,则到了神武山的山顶。

    山顶上栽种着成片的柏树,在燥热的天气里输送出阵阵清凉。

    而在柏树中心,就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寺庙,墙上用油笔歪歪斜斜写着“一心向善,功德无量”等等词语。

    而在寺庙的院墙外,还矗立着两块石碑,上面写着石碑跟寺庙的修建年代,还有捐献香油钱的信奉名字。

    看年代,却是在清光绪年间修建的。

    石碑旁边的大石头上,坐着一个表情痴痴呆呆的老头,一直看着西南方,嘴里不知道在嘀咕什么。

    “吕正先,吕正先,汇报你所处位置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这时,老头手里的对讲机响了,却是护林办的工作人员在查岗。

    老头就像是条件反射般,迅速拿起对讲机,流利的讲出一串话:“这里是神武山吕正先,截止到目前为止,没有发现任何情况,一切正常。汇报完毕!”

    说完,放下对讲机,再次恢复那种痴痴呆呆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喏,那傻老头就是我爷爷。”吕庆涛努努嘴,说道。

    而老头听见吕庆涛说话,才缓缓转过头,看了看庄重跟刘铎。至于自己的孙子,却是连一眼都没看,似乎十分瞧不上他一般。

    这不禁让吕庆涛又是一阵吐槽:“妈的,不是亲生的就是不招人爱!老东西!”

    庄重一愣,原来这吕庆涛不是吕家亲生的孩子啊。怪不得呢,吕庆涛的面相看上去就不对,不像是东夷族后人。

    再看吕正先,虽然岁月早已经摧毁了他面上的福相,但是隐约还是可以看出来,老头年轻时候跟中年都是富贵之相,只是老来才有些福地破损,晚年凄凉。

    也不能算是什么大富大贵之相,可是格局也说得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走,过去看看。”庄重说着,往吕正先身边走去。

    吕庆涛不情愿的跟过去,而吕正先依旧没有看吕庆涛一眼。看来这个爷爷对孙子并不待见,不过换成谁,有这么一个孙子也不会多待见的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你好啊。”庄重上前,坐在吕正先身边,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吕正先看了庄重一眼,随即转过头去,又专心致志的看起山来。

    老爷子好像天生不喜欢跟人聊天,面对庄重的套近乎不冷不淡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啊,我们是从明珠来的游客。想找你问问东夷文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吕正先又转过头,看了庄重一眼,然后又是一声嗯,就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庄重愣了下,摇摇头,再次试图跟吕正先沟通。

    “听说老爷子以前是有名的善人啊,十里八村的都接济过。像是您这种人,现在已经很少见了。”庄重索性拍起马屁来。

    本以为老爷子对马屁能有点反应,谁知道,依然是嗯一声,没有任何多余的表示。

    “得,没辙。”庄重摇摇头,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吕庆涛则撇撇嘴,说:“早就说了,他已经老的痴呆了,你们还想从他嘴里套出什么来,根本不可能嘛。要是可能,我不早成了富二代?”

    “滚蛋!”庄重没好气的抽了吕庆涛一巴掌。

    吕庆涛捂着脑袋,弱弱的问:“那什么,我带你们找到我爷爷了,说好的好处呢?”

    之前庄重倒是真的说了不会亏待吕庆涛,吕庆涛却没忘了这茬。

    “好处是吧?”庄重哼一声,道。“哥是说话算话的人,怎么会忘了呢?喏,给你!”

    说着,庄重摸出钱包,豪迈的夹出一沓钞票,递给了吕庆涛。

    吕庆涛一看庄重动作架势,顿时心里美滋滋的。心想款爷就是出手阔绰。

    可是当他看清递给他的钱后,不由傻眼了。

    一毛,两毛,五毛……最大的面额才一块!

    这……这是妥妥的侮辱人!吕庆涛咬着牙,倔强的看着庄重。不要,绝对不要!无赖也是有人格的!

    “怎么?嫌少?好了,再给你加五块。”庄重说着,又从钱包里摸出来五块钱。

    吕庆涛感觉自己更加被侮辱了,热血上涌之下,一句话不经思索脱口而出:“再加二十!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吕庆涛就知道自己完了,自己的人格已经被自己亲手践踏了。自己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?

    “妈的,还挺贪心!”庄重怒骂一句,看看钱包里那张二十的,考虑了好一会,才恋恋不舍的抽出来,扔给了吕庆涛。

    “行了,再要就揍你了啊。数到三,赶紧消失。不然揍你一顿,再把你身上的钱都抢回来。”

    庄重威胁道。

    吕庆涛泪眼婆娑的看着庄重,这明明是人家的台词好吗?

    “我开始数了啊,三!”无耻如庄重,怎么会按常理出牌,直接就数到三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,不要脸!”吕庆涛一边回头骂着,一边嗖一声,像是兔子一般溜出去好远。

    “没出息!为了二十块钱,至于嘛。”庄重鄙夷的看着吕庆涛,浑然不记得自己为了这二十块钱,犹豫了多么久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办?”赶走了吕庆涛,庄重指指吕正先那老头,问刘铎。“他应该多少知道一些钓鳌直钩的消息,但是他这状态,根本就不跟人沟通啊。”

    刘铎目光炯炯看着吕正先,半晌,忽然道:“我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接着在庄重怀疑的目光里,走到吕正先身边,用一种颐指气使的语气对吕正先呵斥道:“吕正先!你在干什么?不知道像是你这种臭老九是没资格坐下的?”

    “是!”忽然,吕正先像是触电般,一下从石头上弹了起来,站的笔直。“请党跟人民原谅!请伟大领袖原谅!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还有什么东西没跟政府交待吗?”刘铎加重语气,问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了。”吕正先一犹豫,否定道。

    就他那犹豫的样子,连庄重都看出有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?我们可是接到举报,说你私藏了一个宝贝,叫什么钓鳌直钩。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。”吕正先声音顿时弱了几分。

    庄重一看吕正先这样子,顿时知道有戏。即便钓鳌直钩没有被吕正先藏起来,这事他八成也知情。

    “没有?知道欺骗伟大领袖的下场是什么吗?你是不是还想被关牛棚?!是不是还想被押上街批斗?!是不是想跟社会主义做对?!”刘铎一声比一声严厉,句句珠玑,轰鸣在吕正先耳边。

    吕正先眼神一片迷蒙,仿佛真的回到了那个年月,全身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,用几近哭泣的声调回答道:“我……我不想……不想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想?那就老实交待!说!你把钓鳌直钩藏哪里去了!”

    “报告政府,我真的没有藏那东西。”吕正先态度恭敬,诚惶诚恐的回答着。

    “你没藏?那去了哪里?你要是还敢骗政府,就把你关回牛棚!”

    “它……它飞了!变成一条大长虫,浑身带电,飞了!嘿嘿,飞喽,飞喽……”吕正先似乎被刺激到了,忽然语无伦次,神智变得不正常起来。

    “嘘,告诉你们一个事,你们可别告诉别人。年前玲珑山着火,烧的可厉害了!别人都不知道谁干的,可是我知道哇。”吕正先神秘兮兮的对庄重跟刘铎说着。

    庄重皱皱眉头,一开始以为刘铎这方法挺好呢,可以直接套出钓鳌直钩的下落来,谁料到,反倒是刺激的吕正先更加痴呆了,现在倒好,什么也问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谁干的?”庄重无奈,只好顺着他的话随口问。

    “话说,那天正是阴历二十四,灶神上天的日子。大风起兮云飞扬呐,雷蛇蹈火破虚空,空山野火起玲珑,咿呀咿呀嘿!就是它干的,就是它干的,嘿嘿嘿……”吕正先疯癫着,蓦然唱起一段戏曲。

    不文不白的话语,更加让庄重跟刘铎摸不着头脑了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