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48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四百八十一章 教门高手
    看着庄重困兽犹斗的表情,张殿正不禁哈哈大笑起来:“庄重,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花言巧语?哼,那你也太小瞧我张殿正了!如果不是我儿子亲口告诉我凶手是你的话,我也许会相信你的说辞。但是现在,很遗憾……你必须要死,所有青州人都知道,得罪我张阎王的下场只有一个。可惜的是,你却不知道。你还以为我是真心跟你和解,哈哈哈哈,可笑。”

    庄重听着张殿正话语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确然,他还是太过轻信别人了。一个称号为阎王的枭雄,怎么会是这么好说话的?即便庄重救了他儿子又能怎样?阎王杀人可是不讲情面的,在张殿正心里,庄重得罪了他,就是死人了,之后再做什么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“庄重,是吗?”这时候,那个白手套军官也慢慢走上来,用戏谑的表情看着庄重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庄重看着那个军官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庄重本能的觉得这个军官很危险,身上带着一种毒蛇般的气息,让庄重异常排斥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是不是庄重。”军官依旧讥诮的笑着,说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张殿正刚才提到了东南之剑。你是东南之剑的人!你是为皇甫报仇来了!”庄重忽然豁然开朗,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都想通了。

    原来整件事情全都是这个白手套搞的鬼!张小虎被撞也肯定是他所为,虽然庄重不知道他到底用了什么手法。

    而后,他又趁机潜入病房,将张小虎二次击伤,使之性命垂危。成功的激怒了张殿正,导致张殿正开始对庄重进行不遗余力的报复。

    庄重现在的下场,就是他设计这个局的成果。可以说,很成功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比我想的聪明了那么一点。倒是省的我费一番口舌给你解谜了。”白手套军官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承认这一切都是你做的了?”庄重目光闪动,问。

    “唔,你说什么,我怎么不明白?”白手套开始装不懂了。

    张殿正在场,他当然不会承认是他害了张小虎。

    “是又怎么样?张殿正现在可是绝对信任我。而且,就算他知道了,他也没有胆量跟我翻脸。像是他这种小爬虫,我们东南之剑只用一根手指头就可以碾死他。”白手套军官慢慢走近庄重,用低到只能两个人听见的音量,轻轻说着。

    庄重听罢,瞳孔一缩,杀机迸现。

    感受到庄重身上散发的杀气,白手套不禁讥笑的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想杀了我?不过你是没有机会了,我会看着张殿正亲手将一颗子弹送入你的脑袋,然后由他抗下这个包。你们国安最终也只能找到他的头上,跟我却是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白手套继续轻声道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却是连退路都想好了,将庄重的死转移给张殿正,由张殿正承受国安报复的怒火。不可谓不狠毒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番话的声音实在太低,站在一旁的张殿正根本不可能听见。

    “拜拜了。下辈子记得多长只眼,不要再惹上我们东南之剑了。”白手套军官拍了拍庄重肩膀,然后转身退开。

    教门拳术以中华传统武术理论为基础,又有很强的民族特色,器械中西域鞭,五虎群羊棍等都是回族特有的兵器。

    “张伯父,现在你可以为小虎报仇了。你放心,事后我们东南之剑会给你做好善后工作,保证国安局抓不到你任何把柄!也不敢对你做什么!”白手套用哄骗的语言,对张殿正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谢谢了。”张殿正沉声道,然后从怀里摸出一把手枪,一步一步走向了庄重。

    咔嚓,手枪上膛,张殿正将枪口对准了庄重太阳穴。

    “庄重,不要怪我下手狠辣。要怪就怪你自己不开眼,非要得罪我张阎王吧!”张殿正阴森森对庄重道。

    “他才是罪魁祸首,你被他利用了!”庄重着急的喊道。

    然而,张殿正却毫不理会,根本就不相信庄重所说。

    看着庄重着急的模样,张殿正嘴角咧开一道弧线,扣在扳机上的手指缓缓用力,等待着欣赏子弹出膛时刻脑浆喷射的场景。

    白手套军官也是带着残忍的微笑,就像是在看一场猴戏。

    杀鸡儆猴的戏,鸡跟猴,都只不过是他的玩物。

    这种设计别人,让别人狗咬狗的场面,是他最喜欢的。也是最让他有成就感的,这比起自己动手来,要有趣多了。

    而马上,他就可以再次体味到那种满满的成就感了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终于,张殿正用力扣下了扳机,呼啸的子弹喷射而出,带起巨大的响声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别墅里的佣人早就在菜式上完,就被张殿正清退了。夏医生也早就被打晕在了卫生间。所以即便枪声是如此的响亮,也不会有人知道今天庄重会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忽然,准备看好戏的白手套军官一声怒吼,接着灵巧无比的一个地滚,正好躲过了射向他的子弹。

    一旁,张殿正却是将枪口指着他,带着跟他一样的讥诮笑容。

    而庄重,也是面含讥笑,双手轻轻一挣,铐在庄重手腕上的特制手铐就应声而落,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你怎么能够挣开?”白手套军官难以置信的喊道。

    庄重随手将断开的手铐扔在地上,说:“东南之剑的特制手铐我当然无法挣开,但是塑料的嘛,我自然可以喽。”

    听了庄重的话,白手套的脸色立马大变,知道自己中计了,中了庄重跟张殿正的计!

    之前张殿正给他发信息,说大鱼已经入网,说的大鱼,却根本不是庄重,而是他!

    庄重早就跟张殿正商量好了,布下这个局中局,诱骗他现身。而张殿正,肯定也从某种渠道知道了事情真相,知道了暗害他儿子的真凶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就像是为了解决白手套的疑惑一般,张殿正轻轻从耳中拔出一个微型耳机。

    而另一端,一个米粒大小的窃听器,却就藏在庄重衣领下。刚才白手套跟庄重的一番话,却是一字不落全都被张殿正听见了!

    原本白手套以为自己是打猎的猎人,没想到最后却发现自己赫然成了猎物。

    那种心理落差上的强烈挫败感,让白手套极为愤怒。

    怒于两个他眼中的小虫子也敢设计他,怒于自己竟然没有察觉这是一个陷阱,怒于庄重跟张殿正两人那讥诮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你们已经胜券在握了?呵呵,不得不说,你们还是太幼稚了!”白手套缓缓说着,忽然身形一动,扑向张殿正。

    而张殿正就像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,一下躲开。三个一直藏在窗外的保镖则趁机跃进,挡在了白手套的身前。

    白手套只是冷哼一声,脚下步伐一变。手上猛然发力,传出一声爆响,一掌将最前面的保镖劈飞。

    接着双肩一晃,一式熊撞,撞向另一个保镖。一声骨头碎裂声传来,那保镖却是直接被白手套撞碎了胸骨。

    白手套随后一脚弹起,点在了第三名保镖的膝盖骨上。

    咔嚓,那保镖立即倒地,膝盖骨则被白手套踢成粉碎性骨折,瞬间丧失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看见白手套施展的这三招,庄重不由眼睛一眯,冷声道:“八极,心意**拳,谭腿……是教门拳!”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