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49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四百八十五章 三家渊源
    虽然这个传说有板有眼的,但是庄重可不会就傻到认为是真的。

    也许黄巢真的干过什么乱杀无辜的事情,但是怎么可能一下杀了八百万。野史就是野史,是不具备参考性的,更多则是演绎性质。

    “我没让你看传说,我指的是这个。”刘铎说着,用鼠标点出三个字。

    柳和尚。

    “柳和尚?”庄重不懂了。“跟他有什么关系?既然连传说都是假的,这个柳和尚肯定也是假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今天下午查阅了很多资料,虽然资料里都语焉不详,可是应该可以确认,黄巢真的有一个至交好友叫做柳和尚。而且在早期的黄巢起义中,起到了一种类似军师的作用。算是给黄巢起义的壮大打下了坚实基础。”刘铎认真道。

    庄重摸摸鼻子,说:“即便历史上真的有这个人,那又怎么样?他跟钓鳌直钩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不要急,慢慢看。”刘铎却是不急不躁的,将鼠标在网页上一拖,标注出来一段蓝色字体。

    “在远古蒙昧洪荒时代,有许多以鸟为图腾的原始人群,人们称之为东夷。东夷总共分为九夷,这九夷是畎夷、于夷、方夷、黄夷、白夷、赤夷、玄夷、凤夷、阳夷。其中的黄夷氏族,就是黄姓的最古老的族源。黄夷是因为崇拜黄鸟而得此名……”

    庄重一字一字的看完,接着愣了,半晌,才反应过来,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道:“你是说,黄巢他也是东夷族后人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刘铎的回答很简单,却在庄重心中掀起偌大波澜。

    忽然,庄重心中一动,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既然黄巢是东夷后人的话,那么钓鳌直钩有没有可能被黄巢得到了?”

    “我要说的正是这个。那个白衣女人说钓鳌直钩最后的消失年代就在唐末,这个跟黄巢起义的时间很一致。加上姜子牙的后裔一直居住在青州,黄巢也曾在青州逗留,并留下一个黄巢洞。这里面的联系也就不言而喻了。”刘铎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黄巢曾经夺走,不,应该说是借走了钓鳌直钩,然后利用钓鳌直钩做了什么事情,辅助黄巢的大业。只是后来黄巢虽然得了天时地利,却没有得到人和。导致了起义失败,黄巢兵败自杀于距离青州不远的狼虎谷。黄巢身死,钓鳌直钩也就随之失落。按照你说的这种情况来看,钓鳌直钩很有可能早就被人偷偷藏匿了起来。而藏匿地点,很有可能就是在玲珑山的黄巢洞!”

    庄重举一反三,很快接着刘铎的推理延展开去,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这样。不过具体发生了什么,还得看过才知道。而且,我还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疑点。”刘铎道。

    接着重新打开网页,却是打开了青州旅游局的页面。然后点了几个二级页面,弹出来一段关于黄巢洞的开发介绍。

    而上面登记的黄巢洞开发商,赫然姓柳!叫做柳寻志!

    看到这里,庄重才恍然大悟,把刘铎给他看的所有资料串联了起来。

    怪不得刘铎怀疑钓鳌直钩就藏在黄巢洞里,这个开发黄巢洞的柳寻志,十有**就是柳和尚的后人!也只有柳和尚才知晓黄巢的所有秘密了,而且很可能在黄巢兵败自杀后,就是柳和尚给黄巢收殓的尸骨,顺便将钓鳌直钩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庄重不禁兴奋起来,豁然起身,在屋中来回踱着步子:“如果这个柳寻志真的是柳和尚后人的话,那么他一定知道某些秘密,这个秘密一定是柳和尚世代相传下来的。而柳寻志投入巨资开发黄巢洞,不应该只是为了商业利益,八成还是要寻找什么东西。钓鳌直钩,则是最值得让他如此大手笔投入的东西。哈哈,得来全不费功夫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高兴的太早。”刘铎却是给庄重泼了一盆冷水。“目前这些全都是我们的推测,并没有一点实质性的证据。明天一早我们就去黄巢洞看看,试试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“好,明天一早就去!”有了钓鳌直钩的线索,不禁让庄重变得意气风发起来。

    跟刘铎告别,回自己屋子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而刚回到屋子,庄重的手机就响了,却是杨伟的来电。

    “喂,萎哥哥,大半夜找人家干什么啊?”庄重贱贱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对面的杨伟顿时没好气的骂一句“草”,接着道:“你出手可真够狠的啊,脊柱粉碎性骨折,终生瘫痪。慕容这下真是生不如死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说庄重出手狠,可是杨伟话里却带着那么点幸灾乐祸。看来平常真是没少被东南之剑的人欺负了。

    国安九局作为对外安全的部门,里面的工作人员更加精通的是谍报工作,而不是格斗。跟东南之剑的特种兵自然没法比,所以几次暗中交锋下,国安没少吃亏。现在忽然冒出一个武力值极高的庄重,犹如天降救星,给九局出了一口恶气。杨伟能不暗暗高兴吗?

    “比其他来,我还算是轻的了。他可是一直想要我命的。不是我说你,你们国安真的没法跟人家比啊,怪不得老是被人家压着一头呢。人家领导那护犊子护的,杀人都没事,顶多做点面子工作,外派出去执行任务。再看看你们,非要我留他一条命,杀人都兜不住。老邓这个局长当的也实在忒窝囊了点。”庄重不满的吐槽着。

    杨伟不禁有点尴尬,只得随口道:“部门不同嘛,他们是军方,处理起来可以有军方条例保护,我们这边编制还是属于警方的,不一样,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打电话找我什么事?不会就是为了抒发下你高兴的心情吧?”

    “没,有正事。我收到情报,据说慕容被你打残的消息传回去后,东南之剑队长已经震怒了。可能会找你麻烦,你最好小心点。不过这次是慕容找茬在先,加上有张殿正作证,东南之剑那边在理上站不住脚,邓局已经在给他们施压了。他们应该不敢太过明目张胆的对付你,总之你小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只要不是他们整支小队出动就好说。要是真的整支队伍出动了,那我可得跑燕京国安局寻求庇护了。”庄重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华夏连续两届的兵王队伍,那可算是国之利器了,整支队伍出动对付你,你以为你是谁。”庄重的话却换来杨伟的一阵鄙视。“不过,慕容跟皇甫都只能算是东南之剑里的二流队员,如果他们最拔尖的那几个人出手的话,我建议你还是不要硬拼,找机会跑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?东南之剑还有这种高手?”庄重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太担心,那种级别的高手他们只有四个,一个是正队长,三个是副队,都忙得很。百分百是没空理会你这种小角色的。好了,我先挂了啊。”杨伟这话却是不知是安慰,还是鄙视庄重了。

    “呸!说的那么牛逼,你以为哥没见过高手?有种让他们四个人一起上!哥保证……就找一个帮手!”庄重愤愤的说着。

    心底却浮现了那个一身禅意与疯癫的身影,曾经偶然的一次出手,就在庄重心里留下了沛莫能当的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只是,那年下山之后,那个疯子就再没回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可还好吗?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