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539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四百九十九章 墓穴局中局

第四百九十九章 墓穴局中局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仿制品背面的刻画是绝对不会有这种意境的,只有真品才能以画传意,将刻画之人的精神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跟庄重的灵识敏锐有关,像是胖子,他不止看了一眼,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。由此可见普通人在看道德母钱的时候不可能有通灵感。

    确定道德母钱是真的,庄重不由更加想要将胖子手里那枚母钱要到手了。

    庄重甚至都有冲动,想要拿出三千万来,买下胖子手里那枚母钱。

    只是当庄重想到自己目前的资产后,立即熄灭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本来他还有三百万的资金的,可是在乔可可投资闸北外村那块垃圾场的时候,庄重预支了出去。所以现在的庄重,可以说是身无分文了。

    “妈蛋,看来得想办法挣点钱了。不过眼下到底怎样才能让胖子交出手里的母钱呢?”庄重不禁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就在庄重焦急的时候,忽然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浮上庄重心头。

    胖子早晚会主动把母钱交给庄重的!

    “嗯?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?奇怪。”庄重挠挠头,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可是尽管心里不解,那种想法却越来越清晰,导致庄重几乎认定胖子会把母钱给自己。

    这种完全没来由的信心,好像不是生自庄重的主观意识,就像是别人强行塞进庄重脑袋中的一样。

    难道是……道德母钱在变相的给自己提供信息?

    庄重瞬间想到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于是他低头去凝视两枚道德母钱,果然,那种感觉更加强烈起来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好东西!这样我就放心了!”庄重心下窃喜,当即不再考虑母钱的问题,反正胖子早晚会自己送上门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你笑我也不可能给你!别以为对我笑就能让我心软!警告你,我的取向非常正常!”胖子一手紧攥母钱,一手捂住胸,防备的道。

    “呸!长亭外古道边,芳草天!”庄重鄙视的看胖子一眼,道。

    “咦,这句话怎么这么熟?你是不是少说了俩字?应该是芳草碧连天吧?”胖子难得还知道这句歌词。

    “对啊,原文是芳草碧连天。但是你不要碧脸,所以才说芳草天嘛。”庄重悠悠道。

    这话顿时让胖子大怒,跳起来就要跟庄重拼命,可是看看庄重那拳头,再看看自己那肥肉,不禁退缩了。

    “死胖子,起开那里!别妨碍我们找东西!”庄重瞪了胖子一眼,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以为胖爷愿意呆在这里啊!你们找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找一个比道德母钱还值钱的东西!”庄重故意刺激胖子。

    胖子一听,整个人就精神起来,贼兮兮打量着四周,生怕错过庄重说的那东西。

    刘铎见庄重暂时放弃了道德母钱,也没说什么,而是道:“按照常理,钓鳌直钩应该就藏在黄巢墓室。而且这个墓室就是最后一间了,应该不会再藏到别处了。仔细找找吧。”

    “咦?原来你们也是为了找那个东西!”胖子支愣着小耳朵,将庄重跟刘铎的对话听了去。

    “也?难道李显一雇佣你的时候,已经给你说明这里有钓鳌直钩了?”庄重奇怪的问胖子。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我是偷听那两个人谈话知道的。而且雇佣我的人也不叫李显一,从始至终就是那两人在跟我接触,没有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?”庄重顿觉疑惑了。

    这么重要的事情,李显一竟然真的没有亲自出马?只派了两个手下,带着一个猥琐胖子就敢来找钓鳌直钩?

    还是说……李显一知道些什么?所以才没有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庄重正疑惑着,忽然听见刘铎在呼唤他。

    走过去一看,却见刘铎站在了墓室的西北角之上,正看着地面铺着的青石板。

    “看出什么来没有?”刘铎没有说什么,而是直接问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疑惑的看着地面,当他看见青石板的排列走向后,忽然叫起来:“这是局中局?倒地木星爬蝴蝶形?”

    刘铎点点头,道:“很明显,这里早就有人来过了,而且还设下一个局中局。我们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蛋!”庄重不由懊恼的骂一声,可是接着就疑惑的问。“不对啊,那人进入墓室后怎么不倒斗,偏偏设下一个倒地木星爬蝴蝶形呢?这也太难以说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知道了,看看再说。”刘铎道。

    胖子一字不落的把庄重跟刘铎的话听到耳中,见两人都不解,不由忍不住接话道:“连这个都想不通!倒地木星爬蝴蝶形的结穴之山清秀润泽,雄雌交度,结成形处现倒木,现蝴蝶全形,是个典型的福泽子孙的风水局。明显是有人想要鸠占鹊巢,利用天禄不屙的风水局,再布下倒地木星蝴蝶局,两局相交,获得福运。”

    本来庄重对胖子的话不以为意,但是当听到胖子说完,庄重忽然一愣。

    确实,鸠占鹊巢这种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。天禄不屙的格局是无法改变的了,黄巢又已经占据了墓穴,更加无法改变。但是高手可以利用墓穴再度布下一个风水局,实现局中局。最终所有的风水气运都会荫泽到第二个风水局中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十分的阴损,所以一般情况下风水师是不会干这种缺德事的。但是也不排除有人偏偏喜欢这么做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鸠占鹊巢的局中局的话,那么这个局下必然还埋葬着另外一个人!

    庄重快速在青石板上走动几步,嘴里念叨着倒地木星蝴蝶局的特征:“玉椅香炉为砂案,御屏得地当令,衙刃层列。这墓穴里没有水,所以要看青石缝隙为水线,倒地木星的水是内堂水小神流入中神宫,中神流入大神宫。“王”字入脉,水口处狮象捍门。有了,就在这里!”

    说着,庄重脚就定在了一块青石板上。

    这块青石板面积巨大,足足有一米多长,上面生着一些青苔,似乎跟地面融为一体了。

    而庄重方才勘定的第二个墓穴位置,却就是在这块青石板下面。

    “掀开这块青石板看看。”刘铎也走过来,说道。

    青石板不是砖墙,庄重不可能再用蛮力破坏,只能在墓室里搜寻了点黄巢铠甲碎片,利用碎片不断挖掘青石板周围的泥土。

    将近半个小时的挖掘后,庄重终于擦了擦满头大汗,道:“累死我了,终于松动了!我要开棺了!”

    庄重喊着,手伸进青石板缝隙里,掰住青石板一侧,迅猛发力。只听嘎吱一声,青石板被庄重掀起,露出了地下的东西。

    刘铎将手电照到那里,使得三人看清了下面墓穴的情况。

    可是不看还不要紧,这一看,不由让三人都愣了。

    地下,却是什么都没有!

    别说是墓穴了,就连个棺材板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难道我算错埋葬位置了?”庄重皱着眉头,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错,就是这里。除非他们不想借助这个倒地木星蝴蝶形。”刘铎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情况?怎么会空无一物呢?”

    “谁说空无一物了?”忽然,胖子跳过来,说道。“这青石板背面有字呢!”

    庄重跟刘铎赶紧看向青石板。

    果然,在青石板的背后刻着一行字,似乎是某个人的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“丙申年六月廿六日,黄栋梁”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