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54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零二章 监狱风云
    听见胖子这番话,庄重跟刘铎同时转过身,装成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那审讯胖子的警察正要走呢,这下也不走了,被胖子气的笑了,道:“哟呵,敢情你没少干过这种事啊?得了,今天你也别走了。我们这边管饭好不好?”

    胖子这时候才想起还身在警局,浑身一个激灵,小眼睛嗖嗖嗖转悠一圈,讪讪道:“警察大哥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我这人就是嘴上没个把门的,我刚才的话全都是在放屁,您就大人有大量,把我当个屁放了吧!”

    听胖子说的如此肮脏,那警察眉头一皱,挥挥手:“赶紧走!下次再被我抓到,绝对让你去里面吃一年窝头!”

    胖子感激涕零的谢过警察,仓皇的出来警局。

    庄重跟刘铎早已经在外面等着了。

    胖子看见两人,这才感觉有些不好意思:“那什么,我就是纯粹去洗个脚,没想到被误抓了……误会,都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洗脚?洗脚城里的小姑娘正点不?”庄重斜睨着眼,问。

    “正点,必须正点!”胖子点头,眼神迷离,似乎又想起了那个媚的一塌糊涂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“大保健多少钱一套?”

    “一百八一小时!便宜!”胖子顺嘴回答道。

    话一出口,立即知道中计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就洗个脚吗?怎么连大保健的价格都知道的这么清楚?”庄重鄙视的看着胖子,道。

    “那啥,我就是问问,问问……”胖子耷拉着脑袋,说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们还有事,没工夫跟你耽搁。你好自为之,我早说过了,道德母钱在非玄门中人手上,会生祸端。你偏偏不信,这下着道了吧?”庄重冷冷道。

    胖子一惊,心中也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道德母钱在作怪,可是毕竟还存着万一之想,觉得只是凑巧呢?

    只是跟庄重陪笑着,却丝毫没有要把道德母钱转给庄重的意思。

    庄重见这话没能说动胖子,知道胖子还得再吃几个亏才能觉醒,也不勉强。转身准备走人,去探望黄栋梁。

    可是才走出几步,胖子忽然大叫一声:“等等!”

    庄重不由心中一喜,以为胖子想通了,要把道德母钱给庄重。可是一听胖子随后的话,庄重就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我忽然想起来,当时那两个人找我去黄巢洞的时候,曾说过要尽量拖延时间,什么误导什么的。好像是针对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拖延?误导?”庄重眼睛一眯,紧接着就神色大变。“不好!我们被李显一耍了!他明显知道钓鳌直钩的下落,所以派人故意去黄巢洞误导我们,好让我们以为钓鳌直钩真的在黄巢洞里。估计他现在已经快我们一步,已经在第一监狱了!快走!”

    说完,庄重就快步走向路边,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,跟刘铎走了。

    剩下胖子一人傻愣在路边,不解的自言自语着:“钓鳌直钩?那又是什么玩意?好像挺值钱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跟出租车司机说了青州第一监狱后,车子快速往监狱而去。

    到达第一监狱后,庄重快速跑向岗亭,经过一番简单的交涉,庄重通报了自己姓名之后,终于被允许进入。

    接着监狱里就走出一个领导,负责带庄重进入里面,言语间却是十分的恭谨,看来是杨伟已经知会好了。这监狱领导大概还以为庄重来此有什么公干呢。

    庄重跟刘铎在这领导的引领下,往关押黄栋梁的监所而去。

    经过几重禁制,终于来到了探视专用的会见室。这是庄重特别要求的一间会见室,不允许监狱方面进行录音,不允许有外人在场。

    尽管狱方对此质疑,可是碍于庄重的国安身份,也只能无可奈何的答应,帮庄重安排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咣当,会见室的门打开,那领导殷勤的喊庄重进去等待,说黄栋梁一会就带过来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谢过那领导,跟刘铎迈步就往里去。

    不过庄重刚迈出去一步,忽然从其他会见室里走出一个人,砰一下撞在了庄重身上。

    庄重道一声“抱歉”,想要看那人一眼的时候,却发现那人已经走了,只剩下一个背影。

    “真没礼貌!”庄重腹诽着,迈步走入会见室。

    之后那领导给庄重、刘铎倒了一杯水,就出去安排黄栋梁来接见了。

    可是,庄重左等右等,足足等了半个小时,竟然没有等到黄栋梁前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,正值监狱固定的望风时间。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的犯人在管教的安排下,有秩序的来到操场,各自在操场上活动着。

    其中,一个满头乱发,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正蹲在地上划拉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黄栋梁,你又在规划你的青州发展大计了啊?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进来也有段时间了,怎么脑子就是转不过弯来呢。还以为自己是书记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个犯人嘲讽着黄栋梁,可是黄栋梁充耳不闻,兀自在地上划着什么。看那划拉的痕迹,却真的是一幅青州规划图。

    “你叫黄栋梁?”忽然,一个光头走到黄栋梁面前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黄栋梁诧异的抬起头,看看光头,并不认识。却还是点了点头:“对,我就是。你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有人托我问候你。”光头说着,嘴角露出一丝狞笑。

    黄栋梁是什么人物,早官场厮混那么久,一看光头神情,当即知道不妙,站起身就想跑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迈开腿,就被光头一把拉了回去,接着一把磨尖的牙刷刺入了黄栋梁心窝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黄栋梁指着光头呜咽几声,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后面的话,缓缓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这一幕,正好被其他犯人看见,顿时大叫起来:“杀人了,杀人了!”

    管教听见声音,当即冲过来,先是隔离开群情激动的犯人,接着就将光头一把摁倒在地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光头似乎并没有反抗的意思,任由管教摁住,戴上了铐子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黄栋梁,等到管教想起来将其送往卫生室救治的时候,已然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会见室内。

    等待的焦急的庄重终于按捺不住情绪,豁然起身,就要去找监狱领导要个说法。

    可庄重才一站起,就见之前接待庄重的那个领导慌慌张张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黄栋梁……他死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听见这话,庄重顿时愣了。“你们不是去安排他见面了吗?怎么突然死了?到底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庄重愤怒的咆哮着,一旦断了黄栋梁这个线索,那就真的找不到钓鳌直钩了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刚才望风的时候,黄栋梁跟其他犯人起了冲突,然后就被人用牙刷刺死了。”那领导遮掩着,说。

    庄重想说点什么,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徒然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而这时,刘铎忽然开口了:“牙刷刺死?现在监狱不是早已经改用安全牙刷了吗?套在手指上的牙刷头也能刺死人?”

    安全牙刷,就是为了防止这类恶xing事件而开发的。它只有一个牙刷头,使用的时候可以套在手指上。这样就无法成为凶器了。

    黄栋梁却被牙刷柄刺死,却是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听刘铎一句话说出其中存在的问题,那领导不由脸色一红,支支吾吾道:“这个……还在调查中,我们会尽快查清凶器的来历的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带我去看看黄栋梁的尸体!”庄重眉头一皱,厉声道。

    他希望能从黄栋梁身上发现一点什么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可是,让庄重没想到的是,庄重这个正常的要求,却遭到了监狱领导的拒绝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