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54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零四章 说打脸就打脸
    “王翦?”姓夏的女人愣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想不到庄重竟然会有王翦的电话。假的吧?骗人的吧?就凭他一个国安的狗腿子,竟然也能高攀上王家?

    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“哈哈,戏演的很好嘛,你不去参加金马奖可惜了。你以为这种小伎俩就能骗到我?当我夏青澜是三岁小孩?今天不让你吃点苦头,你永远不可能记住狗是不能对主人吠叫的!”姓夏女人嘲笑的看着庄重,说道。

    庄重听罢,只是不以为然的微笑一下,然后继续对着电话道:“听见没,王翦?你媳妇好厉害,说要给我苦头吃。还说我是狗,你觉得他是不是在侮辱你的品位?你竟然跟一条狗做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哟,装的还真挺像,夏部长说你能去参加金马奖我看屈才了,你应该直接去参加奥斯卡,肯定能给华夏捧回一个小金人来!”胖子也适时的嘲讽庄重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,他话音刚落,庄重手机里传来的一句话,让他嘲笑的表情顿时凝固。

    “高胖海,我允许你说话了吗?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却铿锵有力,充满了上位者的那种威严跟不屑。跟夏青澜那嚣张的口气相比,这才是真正的世家子弟说话。不轻不重,却带着天生的高傲,不会在言语上歧视你,但是你自觉的就会产生距离感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王少!真的是王少!”叫高胖海的监狱领导结结巴巴的说道。“对不起,王少,我不知道是你……我该死,该死……”

    而夏青澜也诧异的看着庄重,显然被震惊到了。她没有想到,庄重竟然真的认识王翦!竟然不是在演戏!

    庄重这时候才露出一个同样嚣张的笑容,对夏青澜道:“怎么?听不出你老公的声音了?”

    “王……王翦……是我,我是夏青澜。这个人,欺负我!他差点把我……呜呜呜……”夏青澜反应极快,只不过愣了几秒,立即就变成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,哭哭啼啼的对着手机道。

    却是转头诬陷庄重欺侮她,不知道的还以为庄重把她怎么样了呢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,王家这种大族最看重的是面子,哪怕他家一头老母猪被人欺负,也不会随便姑息。要是王翦真的相信了,那庄重就摘不清了。

    夏青澜显然也知道王家的这个忌讳,尽管嘴上哭哭啼啼,可是脸上却带着得意的笑容,那表情仿佛在说,还敢跟老娘斗?老娘玩不死你!

    只是,自以为操控了剧情走向的夏青澜接着就傻眼了。因为剧情竟然没有按照她预想的那样发展下去,而是远远背离了她想象的路线。

    “庄重欺负你?呵呵,夏青澜,你要换个别的理由我或许还会相信你。但是这个理由就太烂了。一个能把价值千万的狮负石随手送给女孩子的男人,会用这种低级手段对付女人?而且,他要真想欺负你,凭他的武功,你早已经没机会跟我说这句话了。”王翦不冷不淡的声音传出。

    不是对夏青澜表示安慰,而是对夏青澜表示了质疑。

    甚至是,语气中带着那么一丝的鄙夷。

    听到王翦这话,庄重顿时知道自己赌对了。

    之前他就悄悄开了一下风水眼,看到夏青澜在提及王翦的时候,情绪并不是那么的自信,而是有一些害怕跟担忧。再结合庄重对王翦的了解,很明显,王翦对于这门娃娃亲并不认同,只是碍于老一辈人的意愿才没公然反对。

    所以庄重才会直接给王翦打电话,让王翦了解这边的情况。果然,王翦没有罔顾事实的维护夏青澜,反倒是小小鄙夷了夏青澜一把。

    夏青澜自然也听出了王翦语气里的不快,脸上青一阵红一阵,忽然一阵委屈袭上心头,这次却是真的哭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未婚夫非但没有维护自己,反而在众人面前揭穿自己。自己怎么这么命苦啊?

    对了,庄重!一切的事情都是这个叫庄重的人引起的!等以后有机会,一定要狠狠报复这个猥琐的男人!

    夏青澜仇恨的看向庄重,眼中闪动着怨毒的光芒。

    可是,夏青澜还没有用眼神把庄重杀死,就突然觉得脸颊吃痛,一个耳光抽在了自己脸上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耳光响亮,一下让夏青澜跟高海胖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接着夏青澜就看见了一张充满了杀气,不,贱气的脸。

    庄重站在夏青澜面前,很无辜的道:“别怨我啊,是王小贱让我抽的你,说以正门风。”

    夏青澜气急了,一只手捂着半边脸颊,一只手倏忽扬起,猛然对着庄重就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个贱民也敢打自己!

    只是,夏青澜的手还没落下,就被庄重抓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本来一张贱兮兮的脸瞬间变得煞气凛然,声调也随之变得异常冰冷:“不要挑战我的底线,信不信我杀了你?”

    那冷漠的话语,配合上犹若实质的杀意,让夏青澜通体冰冷,眼神中露出惊恐的神色,竟然情不自禁的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我,你也逃不掉!”夏青澜面色苍白,兀自嘴硬道。

    “逃不掉?就凭你这两个狙击手?呵呵。”庄重忽然一笑。

    接着就听庄重一声长啸,一道流光刷的一下从庄重怀中飞出,接着就听远处传来两声咔嚓声,两段枪管从高处掉落,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而两个躲藏在暗处的狙击手,正骇然看着手中仅剩半截的狙击枪,后背上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人!你不是人……”夏青澜被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惊呆了,满脸的惊恐欲绝,指着庄重连话都说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不是人。你不是说我是条狗吗?”庄重眼睛眯起,盯着夏青澜,毫不掩饰外放的杀意。

    强烈的杀意透体而出,仿佛暗劲外放,渗入到夏青澜神识里,让夏青澜瞬间精神崩溃,大叫一声,竟尔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狐假虎威的高胖海不停的擦拭着额头上的冷汗,此刻他算是明白了,自己的小命完全被庄重捏在了手心。

    按照今天他的所作所为,意图谋杀一名国安特工,庄重即便当场格杀他,也不会受到任何处分。

    没有了王翦的庇护,他根本不可能跟国安对抗。

    “饶命,饶命……我可以带你去看黄栋梁的尸体,我可以带你去审问凶手,我可以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,只要你不杀我,求求你了……”高海胖没骨气的跪倒在地,哭求道。

    “高胖海,你还真是没有一点骨气啊。庄重,我还有事先挂了。那边只要不出人命就行,其他任你折腾。”电话里的王翦听见了这边的声音,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等回明珠请你大保健,你买单。”庄重毫无节操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王翦那边似乎正在跟人喝酒,听到庄重的话一下喷了出来。接着一阵咳嗽,骂了几句,就慌乱的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而跪在地上的高胖海听见王翦的话,更加绝望了。

    只要不出人命就任由庄重折腾?那还不如死了呢!高海胖可是听说国安特工都有一套逼供手段,可以让人生不如死,宁肯自杀也不愿落到他们手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给我个痛快吧!”高胖海脖子一梗,索性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还没到视人命如草荠的地步。只要你配合我的工作,我不会怎么样你的。”庄重收起手机,淡淡道。

    高胖海一听,顿时如获大赦,点头如捣蒜的答应着:“您尽管放心,我一定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……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,带我去看黄栋梁的尸体。”庄重对高胖海道。

    高胖海慌忙从地上爬起来,屁颠屁颠的领着庄重跟刘铎去向监狱卫生室。

    而此时刚醒转过来的夏青澜,看见自己的亲信竟然转眼间就背叛了自己,不由气的两眼一翻,再次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