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548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零五章 黄栋梁最后的提示

第五百零五章 黄栋梁最后的提示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这就是黄栋梁的尸体。”高胖海指着卫生室的一张病床,说道。

    床上躺着一个人,被白布蒙住全身,无法看清脸面。

    庄重上前,轻轻揭开白布,只见一张充满了风霜的容颜映进眼帘,他曾经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,可如今却只能躺在这冰冷的病床上,没有一个人前来送终。

    “他死前有没有说什么?”庄重叹口气,问。

    如果黄栋梁死亡时间不长的话,还是可以利用秘术试着挽救一下,或许能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。但是之前被夏青澜耽搁的时间太久,现在黄栋梁早已经魂魄散掉,再无吊一口气的可能性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,据医生说送来的时候就已经瞳孔扩散了,完全没救了。”高胖海小心翼翼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庄重看着黄栋梁身体,忽然怒骂一声。

    顿时将高胖海吓得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对了,柳寻志是不是也关押在你们监狱?”庄重突然想起来柳寻志,问道。

    柳寻志跟黄栋梁之间肯定有猫腻,或许从柳和尚跟黄巢那时候起,两家就已经是莫逆之交了。黄栋梁要是将钓鳌直钩藏起来,柳寻志也应该知道。

    “柳寻志?哦,他啊。虽然他是在我们这里归案的,不过却选择了申请家乡服刑,已经被送回羊城服刑了。”

    “羊城?”庄重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羊城在华夏最南边,青州在北边,一来一回就要耽搁不少时间,即便庄重能够从柳寻志那里挖出线索,恐怕钓鳌直钩也早已经被李显一给带走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带我去看看那凶手吧。”庄重摆摆手,暂时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。

    于是在高胖海的带领下,庄重跟刘铎又来到了关押那光头凶手的地方。

    守卫打开监狱门之后,庄重迈入漆黑的禁闭室。

    骤然从外面迈入没有一丝光线的禁闭室,庄重眼睛有一些不适应,几番调整才看清室内情景。

    可是看清之后,庄重猛然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因为光头凶手窝在禁闭室的角落里,一动不动,就像是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庄重心里浮上一个不妙的念头,快步往前,扒拉了下那光头身体。

    一接触到光头,庄重就知道晚了,光头的肌肉已然僵硬,明显已经死去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外面的刘铎察觉庄重的语气不对,问道。

    庄重摇摇头,道:“来晚了,他也被害了。全身肌肉僵硬,只有心脏三寸处发软,好像被腐蚀一空的朽木。应该是死于虫蛊,除了李显一不会有别人用这种手段了。”

    光头的尸体却是死于虫蛊,显然是李显一利用完光头之后,就杀人灭口了。

    这个李显一做的却是十分干净,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。现在倒好,有关黄栋梁的所有线索都断了,一丁点都没给庄重留下。

    庄重转头看着高胖海,心里火气压抑不住的往上涌,恨不得将这个死胖子揍成肉饼。

    高胖海被庄重眼神吓得连连后退几步,以为庄重又动了杀心,吓得面色苍白,不住口的道:“我知道是我的错,别杀我,千万别杀我。我带你去看案发现场,你们特工不是最喜欢从现场推断案发过程吗?我带你去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高胖海这么说,庄重更加生气了。你以为哥是狄仁杰吗?是福尔摩斯吗?还去现场?去了能看出什么来!

    可是,这时候刘铎却道:“去看看吧,带路。”

    高胖海这才擦了擦冷汗,前面带路,往监狱操场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操场,所有的犯人早已经被送回监狱工厂劳动,只剩下塔楼上一个守卫虎视眈眈盯着这片区域。

    而幸好,高胖海一直在拖延庄重,没能下令处理现场,所以现场被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案发处被人圈出来,地上一滩血迹,显然是黄栋梁流的。

    庄重看着那摊血迹,叹口气。现场能够给出的东西实在太少了,一般神探破案也都是从现场推断凶手,但是现在凶手已经死了,那再来现场又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庄重却是真不明白刘铎为什么要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正当庄重疑惑的时候,忽然刘铎像是发现了什么,轻轻走向案发地点,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接着就拿出手机咔嚓咔嚓的连续拍了几张照片。

    庄重一愣,也跟上去,这才赫然发现,在血迹的掩盖下,竟然有一幅干涸了的沙画!

    虽然有些地方被脚印猜到,沙子的痕迹已经很模糊。但是大致上还是可以看出一些东西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幅地图?”庄重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刘铎又换个角度拍了几张照片后,才道:“很有可能,看这个脚印跟沙画的距离,黄栋梁应该是蹲在这里画画,然后突然被人来到身前刺死的。这也能说明这幅画就是黄栋梁所作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会不会是黄栋梁留给我们的线索?”庄重奇思妙想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。黄栋梁根本不知道我们前来,他怎么能提前画下呢?估计是他一直有这个画画的习惯,所以才会画下这幅画。”刘铎否定道。

    说完,刘铎跟庄重同时起身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刘铎道。

    在监狱里收获的唯一线索就是这幅沙画了,除此之外,就是各种阻挠,各种失望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对高胖海冷哼一声,若有深意的看他一眼,接着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高胖海则被庄重这莫名的眼神看的浑身发虚,知道庄重这是在警告自己,不由咽了口唾沫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倒不是庄重善心大发放过高胖海,而是庄重真的拿高胖海跟夏青澜没有太多办法。

    能够狠狠的打了夏青澜的脸,已经算是最好的情况了。庄重总不成真的杀了夏青澜吧,即便王翦不追究,王家老爷子能不追究?毕竟是老爷子给王翦订下的娃娃亲。

    庄重现在却是越来越感到面对权利那种无力感,当个体武力无法凌驾于众人之上的时候,权利就是最强大的武力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庄重武力值超高,刀枪不惧,军队无奈,那权利对庄重就完全构不成威胁了。只可惜庄重现在仍在这个彀里,没有跳出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这像不像一副地图?”庄重看着刘铎手机拍下的照片,问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路上已经说了三遍了。”刘铎冷冷回答。

    确实,庄重从第一眼看见沙画起,就一直在说像是地图。现在却又在重复这个论调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……不是普通的那种地图,而是一幅用来看风水的地形图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刘铎听了庄重这个判断,先是一愣,随即接过手机仔细看了一遍。“有可能!看这,这,还有这,都很像是一个风水局。只是到底是什么局,却说不准。这个地方按理应该是明堂,怎么如此宽阔呢?而且要是按照这个风水局的话,所有的生气都被汇聚到了明堂那里,这就很奇怪了,历来就没有这种格局。”

    庄重赞同的点点头,刘铎说的这种情况他也考虑到了,所以才会一直犹疑,说是像一幅风水地形图,而不是就是一幅风水地图。

    “哎,你看,那个方向的山,跟地图上的山脉像不像?还有这条河,完全一样!”忽然,庄重指着出租车窗外,喊道。

    而出租车司机听见庄重的话,不由接口道:“你说那里啊,那是俺们青州的广场,叫东夷广场,可大了。你们要是来青州旅游的,可以去那边看看,有很多小妹在那边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东夷广场?”庄重跟刘铎同时重复一声,脑中闪过一道灵光,像是抓住了什么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