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56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零七章 尧王山部队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难不成眼睁睁看着李显一将钓鳌直钩拿走?”庄重郁闷的问道。

    刘铎依旧摇头:“不知道,静观其变。”

    这话,却是相当于没说。静观其变,那得观到什么时候?

    庄重现在真恨国安在此没有分部,要不然就直接带领国安的人杀进去,把李显一一网打尽了。

    要不,利用下青州警局的力量?庄重心里刚闪过这个念头,随即就自己否定了。

    且不说青州警局会不会配合,就是现在这个点,警局也早下班,想要调集到足够的人手不太可能。何况青州政府方面李显一也有人,到时候庄重未必能够占到上风。

    “唉,这时候能够帮上忙的也就驻扎部队了,只可惜,人家不找我麻烦就不错了,怎么可能帮我?”庄重叹口气,说。

    刘铎只是冷冷注视着广场上的动静,并没有搭话。

    庄重知道,刘铎心里也并没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,所以才选择了不说话。

    难道今晚就要眼睁睁看着李显一将钓鳌直钩带走?

    妈的,哥不服!从进入青州来,庄重事事就落后李显一一步,还处处被李显一掣肘,差点栽在青州监狱里面。

    现在好不容易等到了揭晓谜底的时候,竟然又被李显一领先一步!

    这是怎样一种憋屈?庄重只觉得一股愤怒从胸中涌上,快把自己胸膛撑炸了。

    可是,又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“hello2cmoto”

    正当庄重愤怒的时候,庄重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妈的,谁这时候打电话?”庄重骂着,拿起手机一看,却是范志毅。

    “喂?你小子这时候找我有什么事?最好有正事啊,要不然我回去就切了你jj喂金鱼!”庄重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电话那头的范志毅明显畏缩了,半晌没能说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很好,那就是没有正事了?那你完了,等我回明珠吧!要么你就跑的远远的,别让我看见!最好跑到泰国去变个性,再去韩国整个容!总之别让我认出来,万一被我认出来你就惨了!”庄重激烈吐槽着,发泄几句后,怒火倒是被宣泄出去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庄老大,庄老大,谁又惹你了啊?我这打个电话还这么大的罪过?”范志毅委屈的声音传出。

    好久没露面的他,本来想打个电话问问庄重最近在忙什么,没想到偏偏触到了庄重的霉头,惹来庄重一阵怒火。

    “打电话没错,这时候打电话就有错了!行了,挂了,我这边还忙正事呢!”庄重没工夫跟范志毅闲扯,于是道。

    “哎,别……别……我还真有正事。是这样,我听乔小姐说老大你现在在青州?”

    “对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这下我就不用专程跑一趟了!”范志毅庆幸的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想来青州?你来做什么?”庄重不明白的问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曾经安排了一个同学去了青州当兵,他挺感激我的。昨天给我打电话说要送我一颗罕见的黄荆,我看了他发的照片,确实挺漂亮的,但是我也不方便去拿啊,就想着走快递,可是又怕快递给损坏。这不忽然想到庄老大你在青州,你看能不能顺便帮我带回来?”

    “艹,这点屁事能不能不找我?我就是给你带回来,也是走机场托运啊,又不能给你带上飞机!行了,到时候再说吧,我还得在青州呆几天呢,走的时候再给你打电话……”说着,庄重就要挂电话。

    这边正是紧急关头,庄重哪有空为了范志毅的一棵黄荆子劳心劳力的?

    就在庄重要挂电话的刹那,庄重忽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,猛的重新将电话放在耳边,道:“等等!你说你安排了一个同学来青州当兵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怎么了?”范志毅不解的答道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部队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71345部队吧。”

    “71345?”庄重听罢,失望的摇了摇头,看来是他想多了。

    可是范志毅接下来一句话,让庄重立即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在当地应该叫做尧王山部队,是一只老部队了。那部队的首长当初是我爷爷的警卫员,跟我们本家姓,也姓范,我叫他范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靠,你不早说!”庄重一听,顿时所有的郁闷一扫而空,变得眉花眼笑起来,对范志毅也格外的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毅啊,就你那个黄荆子嘛,没事,都自家人,放心,哥走的时候给你带回去!你把哥的电话给那个人就行!”

    范志毅被庄重忽然转化的态度弄得有点傻眼,连问几句:“老大你没事吧?是不是生病了?脑子有没有烧坏?”

    “去你大爷的!”气的庄重大骂一句。“我这边有正事,你能联系到尧王山部队的那首长吗?我这边想要他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联系是能联系到,不过,有一点……那老家伙对我的态度并不好,不大看得上我。所以要是真托他办点事,还不一定能办的了。庄老大你是不知道,我上次把我那同学弄青州去,可是费了老大劲,我是再也不想求他第二次了!”范志毅抱怨道。

    想来也对,范志毅以前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,要是那首长对范志毅有好感才见鬼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庄重有点失望。没想到范志毅关键时刻还是不顶用,白瞎了刚才一番甜言蜜语了。你丫给哥还回来!

    “我是说话不好使,可是老大你就不一样了……”这时候,范志毅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我?我怎么不一样了?”庄重一愣,问。

    “你有老爷子送你的东西啊!别看东西小,可是比我这个亲孙子好用多了!”

    庄重这时候才记起,自己身上还带着范老爷子送的一个东西,一件范老爷子亲手做的小葫芦!

    东西不大,可是情谊却很重。这东西就相当于范老爷子的虎符了,尧王山部队的那首长是范老爷子的警卫员,看见范老爷子的信物,肯定会给几分面子的。何况庄重想要求他办的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!行,我现在就去找那人,你把他的电话发给我。”庄重说着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随即从贴身的口袋里摸索好久,才摸出来范老爷子赠送的葫芦。

    庄重喜笑颜开的看着这葫芦,再看看在东夷广场上忙碌的李显一,不由嘿嘿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李显一啊李显一,哥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!”庄重自言自语着,快速拦下一辆出租车,往尧王山部队而去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东夷广场上骤然亮起大灯,两辆挖掘机将广场的雕像悍然推倒,在雕像下挖起坑来。

    等挖到两米深,则机器退下,由人工代替。

    在工人身后,则站着一个老人跟一个短发女人。

    “夏部长,这次的事情多亏你帮忙了,等我回到明珠,一定会履行约定,以你的名义在青州投资建立一个能源公司。”老人说话,却正是李显一。

    而那女人,不是别人,正是夏青澜。

    夏青澜拢了拢耳边的头发,道:“李董事长客气了,满足投资商的要求是我们政府人员的分内之事嘛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夏部长真是女中豪杰,我看这青州的领导没一个能比得上夏部长的。这书记的位子,早晚非夏部长莫属啊,再加上燕京王家的势力,夏部长早晚得一飞冲天啊。”李显一大笑着,夸赞道。

    夏青澜只是微微一笑,并没说话。经历了白天监狱的事情,夏青澜对于王翦的态度,更加捉摸不定了,现在她最怕的就是王翦撕毁婚约。万一真那样做了,那她所有的依仗就没了。到时候别说是一飞冲天了,就连这个小小的部长恐怕都做不下去。要知道她这些年仗着王家的权势,没少得罪了共事的官员。

    “庄重!你等着,早晚我要报这个仇!”夏青澜脑中不由浮现庄重的模样,咬牙切齿的想到。

    可是,让她惊讶的是,她才只是在脑中想了下,眼前竟然就出现了庄重的幻影,自己的记忆力什么时候这么好了?

    咦,这贱笑如此的逼真,好像不是幻影啊。

    天,竟然真的是庄重!夏青澜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庄重,震惊了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