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568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零九章 直钩妨龙

第五百零九章 直钩妨龙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李显一暗骂夏青澜一声,暗道这女人真的是不肯担一点责任。但是他又无奈,现在这情况,除了撇清责任以外,真的没有任何方法保全自己。

    于是李显一对着身旁的保镖使个眼色,道:“赵虎!你带这么多人来做什么?我们是在为政府部门服务,是正当的生意!你这是在抹黑我们道森集团!你知不知错?”

    那保镖一愣,旋即懂了李显一意思,低下头,惭愧的道:“对不起,老板。我们接到消息说有人会害你,所以我才一时护主心切,找来这么多人想要保护你。都是我的错,老板你处罚我吧!”

    李显一装模作样的叹口气,道:“赵虎啊,让我说你什么好,早就告诉你要奉公守法了,你看看你现在弄的!唉,我也无能为力啊。好在你倒不是出于恶意,想必李长官不会过多为难你的,你主动自首吧。”

    赵虎看看李菁,啪一声,将手中持着的一把枪扔在了地上,然后举着双手走向李菁:“李长官,我自首!”

    李菁当即脸色一黑。

    明显的,李显一这个应对手段很贱又很高明,赵虎主动跳出来挡枪,李显一又有正大光明的借口,李菁根本就没法把他跟持枪这件事强行搅到一起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李显一却是再一次脱罪了。受到惩罚的只不过是他手下的一个小喽啰而已。

    李菁觉得很郁闷,觉得很憋屈,自己被老首长委派前来协助庄重,没成想最后却只能抓到几个小鱼小虾。

    李菁有些抱歉的看向庄重,那眼神在告诉庄重,自己实在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庄重却没有说话,只是冲李菁一眨眼,然对着李显一跟夏青澜怒了努嘴。

    李菁先是一愣,接着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随即一挥手:“来人,把李董事长跟夏部长请回去,协助我们调查!”

    “李菁!你敢!”夏青澜当即面色大变,道。

    眼下挖掘工程已经进行了大半,眼看就要挖到黄栋梁埋藏的钓鳌直钩了,要是被李菁带走,岂不功亏一篑?

    李显一也是面色一变,同时将手放在背后,示意几个挖掘的工人不要停,抓紧工作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的这些小动作全都落入了庄重眼里。

    庄重奸笑着,走上前,故意往几个挖掘工人那里看了一眼,装模作样道:“哎呀,你们这是在维护广场还是在挖坑植树啊?看这架势好像是在挖坑啊?难不成这下面有什么宝贝?”

    几个工人这时候哪里敢搭话,不约而同停下了动作,不敢再挖掘,生怕被士兵带走。

    庄重一看,顿时不乐意了:“我说,哥几个怎么停了?继续挖啊!你们也看到了,今天这些人一个都别想跑。但是你们就不一样了,你们要是能够挖到些对国家对政府有益的东西,就可以将功补过,不逮捕你们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那几个工人顿时动心了,其中一个比较胆大的,问:“那挖到什么东西才算对国家有益呢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啊,比如文物啊之类的,你们也知道,这一块以前是荒地,地下肯定埋着些东西的。”庄重循循善诱着。

    “好了!别的不敢说,但是挖坑这方面,我们兄弟几个说第二,别人就不敢说第一!”那几个工人拍着胸脯保证着,手底下动作加快,将铁锨甩的有如电动小马达,飞扬起大片的泥土。

    李显一见状,气的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自己找来的工人,到头来反倒是为庄重做嫁衣裳了!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把夏部长还有李董事长请回去,记住,不要为难他们啊,毕竟两位都是对我们青州有贡献的人嘛。”李菁挥挥手,招呼两个士兵上来。

    随即就有两人上来,走到了夏青澜跟李显一身后,看似恭请,却是在变相威胁,将李显一跟夏青澜引向出口处。

    夏青澜满腔怒火,深深看了一眼李菁,冷声道:“李菁,我早晚会让你后悔!你等着!”

    李菁只是一笑,并没有将她的威胁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倒是庄重看不过去了,主动替李菁出头了。

    巴掌一扬,作势要打夏青澜耳光,顿时让夏青澜面色苍白,不敢再多嘴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庄重给夏青澜心中造成了多么重的阴影。

    在两个士兵的催促加恐吓下,李显一跟夏青澜被半请半押着,带离了东夷广场。

    而李菁则跟庄重告别,庄重谢过李菁,跟李菁挥别。

    转眼间,原本人声鼎沸的东夷广场变得鸦雀无声,只剩下几个挖掘工人的铁锨挥舞声。

    庄重跟刘铎留在广场中央,正借助灯光仔细看着挖掘进度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此时已经挖掘了足足四米,几个挖掘工人在坑中疲惫的工作着,进度显然赶不上之前的了。

    庄重心中疑惑,暗道黄栋梁难道没有将钓鳌直钩埋在此处?

    庄重正怀疑间,忽然听见一个挖掘工人大叫一声:“哎哟,我好像挖到了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庄重慌忙止住那工人的挖掘动作,亲自跳入坑内,接过铁锨小心翼翼的挖掘起来。

    确实,铁锨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,好像是石头。

    庄重一锨一锨的挖着,全都是浅尝辄止,碰到硬的地方就换个方位挖掘。

    不出一会,就见泥土纷扬间,露出一块约莫半米宽的石板。

    一看见石板的规格,庄重就心中一动。因为这石板似曾相识,却是跟在黄巢洞里见的那块青石板相似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就是黄栋梁的本命石板。

    果然,几锨过后,石板露出了全貌,翻转石板一看,确实就刻着黄栋梁的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走吧,剩下的不需要你们干了,给我留下一把铁锨就行。”庄重对那几个挖掘工人道。

    那几人巴不得赶紧离开呢,慌忙留下一张铁锨,爬上坑,走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刘铎也跳进了坑里,聚精会神盯着庄重下铲,生怕惊扰了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更是小心,双手肌肉紧绷,几乎是按照出拳的方式控制着自己力量,一寸一寸的往下挖掘着。

    当庄重挖到第二十铲的时候,忽然觉得铁锨下传来一阵金铁交鸣声。

    “有了!”

    庄重大喊着,当即更加小心,将周围的泥土掘开,一点点清理着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庄重两人终于在坑中看见了一个矗立着的金属鱼钩。

    鱼钩就这样立在泥土中,好像一根平凡的铁钩,甚至连颜色都十分的相像。

    可是庄重却能敏锐感觉到,鱼钩上传来的淡淡灵气。

    这就是钓鳌直钩无疑!

    “嗯?”刘铎看着钓鳌直钩,突然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一声顿时让庄重心一紧,以为出什么意外了呢。

    却听刘铎继续道:“怪不得黄栋梁会命犯牢狱之灾呢,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庄重闻言,也是仔细看了眼,瞬间也是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“直钩妨龙!呵呵,这黄栋梁聪明一世,到头来怎么就能犯下这种小错呢?这里分明是一条小龙脉,埋入黄栋梁的命板之后就成为了黄栋梁的命龙。但是这钓鳌直钩埋下的方向,偏偏是对准了命龙,这就相当于钓鳌直钩将黄栋梁的命龙给勾住了。龙被勾住还怎么飞龙在天?黄栋梁要是不落马才怪呢!”

    一啄一饮,自有定数。黄栋梁通过设下局中局获利,却最终也栽在了一个小小的失误上。

    庄重感叹一番,接着伸手,捏住钓鳌直钩的末端,将其抓在手中。

    而钓鳌直钩一被抓住,便犹如活了一般,死命的挣扎起来,一道道灵气从直钩上波动开来,侵袭进庄重脑海。

    要是庄重没有修行过,肯定瞬间就被直钩上的灵气侵袭,成为痴呆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