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58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二十一章 李显一的遗嘱
    aurora奥罗拉集团是全世界著名的意大利书写工具制造商,也是意大利著名的家族企业之一。

    奥罗拉之笔都是出自于手艺高超的工匠之手。其制作的钢笔获奖无数,因此各国收藏家们不惜重金购得,竞相收藏。教皇约翰内斯保罗二世,查尔斯王子,摩纳哥公主卡洛琳,丹麦王室,微软总裁比尔盖茨,以及国际上的好多权贵都是奥罗拉的尊贵用户。

    乔正声送给小安安的这支钢笔帽上嵌着一颗闪烁的碎钻,虽然不大,至少也值个几万块钱了。加上奥罗拉钢笔本身的价值,恐怕这支笔总价得接近十万。

    十万块钱的钢笔,能不让庄重羡慕嫉妒恨吗?

    反倒是小安安,丝毫不知道这礼物的贵重,一边谢过乔正声,一边拔出钢笔,奇怪的问:“这东西怎么用啊?这么硬,能写字吗?”

    庄重差点吐出一口老血,合着这孩子以为当今世界还在毛笔时代呢。

    “收好了,这玩意贵重的很,回去后再教给你怎么用。”庄重郁闷的摆摆手,让小安安收好。

    小安安如获至宝的攥在手中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乔正声听出了两人对话里的古怪,不禁诧异的问庄重:“这……到底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庄重言简意赅的跟乔正声讲了下经过,乔正声那是听的一个震惊,听完后,看向小安安的目光却是更加喜爱了,更是当场要将小安安收做干儿子。

    这再次将庄重打击的充满了挫折感。

    人家不想当干儿子,让人家当女婿就好了啊。好不嘛,岳父大人?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,有事再联系。”这时候,刘铎对庄重说道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谢过刘铎。刘铎便径自走了出去。从跟李显一遭遇开始,刘铎就一直在帮助庄重,要是没有刘铎,庄重还真不一定能斗得过李显一。只是如今这一分别,却是不知道下次要何时再见了。

    好在庄重倒是知道刘铎就读的学校,明珠大学心理学系。到时候可以直接去找他。

    “义父,我们回家吧。”小安安拉着乔正声的衣角,脆生生道。

    “安安啊,义父这个称呼有点太正式了,现在这个社会的称呼已经口语化了,你喊我干爹就行了。”乔正声道。

    “干爹。”小安安立即喊上了。

    “哎,真乖。”乔正声答应着,乐的合不上嘴。

    庄重在一旁看着人家天伦之乐,不由腹诽上了,干爹干爹,你丫知道这年头干爹是干什么的吗?还真敢叫!

    “走,小安安,跟姐姐回家!”乔可可一把抱起小安安,说道。

    于是几个人回到地面,坐上乔正声的房车往乔家别院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小安安自然免不了各种惊奇,对于这种能够自己跑的房子很奇怪,各种问。发展到后来,路上看到的任何东西他都要问问,搅得庄重头都大了。

    终于,一个小时后,几个人到了家。

    小安安欢快的跑进院子,好奇的东瞧瞧西瞧瞧,嘴上说着这院子比不上他家的皇宫大,但是却更有家的味道。这话直接把管家吴叔也哄得老脸笑成一朵花。反倒是庄重,一时没人搭理了。

    庄重忿忿的将长风之击放回屋子,准备先吃个饭,然后再研究下长风之击。

    然而一下楼,庄重就看见小安安正站在客厅内,对着一株植物发呆。

    那株植物不是别的,正是范志毅托庄重带回来的那盆黄荆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这东西很好看吗?”庄重奇怪的走上前,问。

    “不好看。”小安安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一直盯着它看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尝尝它吗?”小安安没有回答,而是转头问庄重。

    “尝尝?”庄重愣了。这玩意又不是吃的,有什么好尝的呢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小安安那期待的眼神,庄重只能点点头:“想尝就尝吧。”

    在庄重心里,觉得小安安顶多也就是摘一片叶子尝一口,不好吃就吐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接下来,却让庄重傻眼了。

    只见小安安将小嘴嘟起,轻轻对准黄荆,缓缓的吸起气来。

    随着小安安吸气,黄荆立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,庄重才一愣神的功夫,整棵黄荆竟然直接成了枯枝!

    “卧槽!你在干什么?!”庄重哭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让人家尝尝的嘛。”小安安还很委屈。

    “我说让你尝尝,没说让你把这棵树的精气都给吸走啊!你个败家玩意,这可不是我的树!”庄重急的团团转。他算是明白了,小安安所谓的尝尝就是吸取黄荆的精气,这棵黄荆已经百年,吸收了无数日月天地精气,小安安正是看中了黄荆攒下的那点精气。结果一下将黄荆吸干了,成了死树。

    这让庄重怎么向范志毅交待?

    “庄重,你嚷嚷什么呢?干嘛对小安安大呼小叫。”乔可可听见声音,不满的嘟囔着下了楼。

    小安安见状立即跑到了乔可可怀里,撅着嘴说:“哥哥欺负我!”

    这可激发了乔可可的母爱情怀,张牙舞爪着,恨不得把庄重撕了。

    庄重只能灰溜溜的回自己房间去了,连饭也懒得吃了。

    至于范志毅那边,有机会再解释吧。而庄重也暗暗下了决心,以后绝对不能让小安安再接触什么有精气的东西,不然什么天材地宝也得被他吸取一空!

    夜幕降临,夜色下滋生着无数的黑暗,明珠某处酒店大楼内就发生着这么一幕。

    “什么?李显一死了?怎么可能!”高桥野将身下的女人推开,震惊的对电话那头的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,少爷。现在道森集团已经乱成一锅粥了。”

    “八嘎!这个老东西,我就知道他办不成事!不光没帮我们拿到那东西,还把自己性命搭了进去。不过也好,省的我再动手除掉他了。”高桥野脸色变幻,阴森森说道。“对了,特战队那几个人带来的情报你取出来没?”

    “已经取出来了,少爷。明天一早就给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注意点,千万别让东南之剑的人发现,最近那伙人疯了一样找这情报呢。那群蠢猪怎么会想到情报已经到了我的手里?”高桥野得意洋洋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趁着道森集团,你抓紧派人去收购他们的股权,明买不行就威胁,反正李显一已经死了,只要把股权攥在手里,谁也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得到的。”高桥野又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晚了,少爷。”电话那头的人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晚了?难道有人比我们捷足先登了?不应该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李显一早已经留下了遗嘱,将所有的股权分配给了他的亲属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这个老王八蛋!死了都不给我留点东西!对了,你马上去他家里,这王八蛋还有个保险箱,我看过一次,里面全是珍稀古玩,至少价值几个亿,你马上把保险箱取来!快!”高桥野想起来了什么,语速奇快的说着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却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那人的声音似乎有点苦涩。“保险箱也……也在遗嘱中,早被律师取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纳尼?”高桥野快暴走了。“保险箱他留给谁了?实在不行我们就明抢!”

    “给了……庄重。”电话那头却是说出两个让高桥野无比痛恨的字。

    “庄!重!”高桥野一听,肺都要被气炸了,明抢庄重?他除非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愤怒的高桥野一把将电话摔在了墙上,然后抓过一旁的女人,狠狠冲刺起来。

    灯影下顿时传出阵阵喘息声,以及声声痛呼声,一片靡靡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