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59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三十二章 驱魔龙族
    见庄重疑问,王翦却没直接回答,而是开口念了一首诗。

    “脱却儒冠世虑删,宏开道教度雄关。龙堆马邑栖何处,沈水辽云卜此间。香火有缘徒从集,药炉无恙洞天环。丹成骑鹤朝金阙,仙迹长留铁刹山!”

    念完后,就看向庄重,那意思很明显了,是问庄重有没有听过这首诗。

    庄重听罢,眉头皱起,道:“这不是赞颂东北龙门派祖师郭守真的吗?难道那个龙爷跟龙门派有关?”

    王翦点点头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呢,他竟然会玄门秘术追踪到我的位置,原来是同行!”庄重若有所悟道。

    龙门派是全真道分衍的支派之一。它承袭全真教法,处于道教衰落的明清时代。由北七真之一丘处机所传。龙门派闻七真演教,独携瓢笠,谒长春邱祖,诚敬精严执弟子礼。

    龙门派在清朝时期有了很大的发展。发展中心在江、浙,遍及全国许多省区。尤以顺治、康熙、雍正、乾隆、嘉庆几朝为最盛。其间支派繁衍,不少支系更流传至近现代。因此它是明清后期最昌盛的道教派别,几乎成为全真道的代表。其盛况与佛教禅宗五家中的临济宗相类似,故世有“临济、龙门半天下”之说。

    “龙门派,我知道我知道,不就是《我跟僵尸有个约会》上面说的,南毛北马里的那个驱魔龙族吗?”这时候,胖子忽然插嘴道。

    庄重不禁瞪了胖子一眼,被胖子害成这样,庄重到现在气还没消呢。

    “那是电视剧而已,不过确实有南茅北马这个说法,只是此茅非彼毛,电视剧里是毛家,现实中指的是茅山一派。而跟茅山齐名的,就是马家了,也就是你所说的驱魔龙族。”王翦对此倒是知之甚深,纠正胖子的说法道。

    “王翦说的对,电视剧里的驱魔龙族其实就是龙门派的一个分支,叫做东北龙门派,他们的创派祖师就是郭守真。北方这边盛行的出马仙就是郭守真的一个姓马的徒孙所创,不过据说郭守真徒孙传下来的出马仙之术跟现在不同,召唤出马仙并不需要上香,都是随叫随到,跟它们是平等的地位。现在却是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了,无不是对出马仙毕恭毕敬。”

    庄重感慨的说着,心里不由想到一个人,沙怀舞。他也是精通出马仙之术的人,而且他跟出马仙的关系已经趋于平等了,可惜,最终自作孽不可活。

    “要是如此的话,”庄重沉吟一下,接着道。“那个龙爷莫非是马家的后人?”

    “他真正姓名叫做马如龙,你说呢?”王翦似笑非笑的看着庄重,反问。

    “艹!”听到这,庄重不禁愤怒的骂了一句脏话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实在是因为这个马家后人所掌握的出马仙之术是真正的大道之术。是融合了东北龙门道教跟萨满巫术的上乘秘术,不然也不会跟茅山术并称了。

    据说当时创立出马仙的马先生游历之时,无意中结交了一位汉族皇家萨满,两人一见如故,于是便结为了异姓兄弟,在那位兄长的指点之下,马先生接触到了巫教‘茫茫苦海,众生平等,只存心恶,无有外妖’的教义,于是将自身道术与巫教的本事结合,另创一派。

    他效仿萨满祖师,花费了五年的时间走遍东北,同许多受雇与皇家萨满的妖邪拜师结约,可以通过自身的道行在关键时刻请它们上身帮忙,不过他也明白,自己这种做法毕竟不为龙门派所不容,所以他对外从不公布自己名字,而所创此派也无任何教名。后人也就统称为出马弟子,而他传下的一支后嗣也就是所谓的“驱魔龙族马家”了。

    那个龙爷竟然是这位马先生的后人,那所掌握的秘术就不是沙怀舞所能比拟的了。

    像是庄重之前中的这个追踪术,就一半融合了出马之术,一半融合了龙门道教符术,这种诡异的法门使得庄重根本无法彻底消除它,只能利用道德母钱暂时压制,三天后却是还会显示在庄重身上。只要龙爷愿意,他就能随时感应到庄重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妈蛋,刚解决一个李显一,又惹上一个马家后人!”庄重恨恨道,看向胖子的目光又变得不善起来。

    “要只是这种身份也就罢了,毕竟现在玄学式微,上面又打压的厉害,他再怎么蹦跶我也可以利用我们家的关系保你一次。但是事情最坏的一点就是,这个马如龙的爷爷也是一位老首长,而且因为他们家传秘术的原因,在上面大领导的眼中还更加受到器重。就是我爷爷也得对他们客气三分,唉,现在你懂我刚才的反应了吧?”王翦叹口气,说。

    “艹!”

    听完,庄重不禁第二次骂出声。

    除了一个艹字,庄重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驱魔龙族,大家族子弟,本身又是高手……庄重只是想想就觉得头疼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种破事全都是自己摊上呢?

    “行了,兄弟,事情也不至于那么糟糕。我晚上就安排你回明珠,他们家老头子的影响力在东北,明珠那边就薄弱了很多。你只要稍加注意,他是不可能公然拿你怎样的。”王翦安慰庄重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麻烦你了。”庄重点点头,心中却是想不出一个什么好办法来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难不成庄重还要将道德母钱送给马如龙?即便庄重肯送,马如龙也未必肯放过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可是杀了他一个保镖,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不会善罢甘休的,虽然是马如龙动手在先,庄重只是自保。

    幸好自己马上就要去香江了,到时候丫就是再有权势也休想影响到香江那边,也算是有了一段缓冲时间。

    “行了,走,咱进去吃点喝点,人生在世,及时行乐。走一步算一步,想那么多做什么。”王翦拍拍庄重肩膀,说道。

    庄重一阵无语,他现在算是明白为啥王家老爷子不喜欢王翦了。就冲丫这惫懒样子,哪个长辈会喜欢?及时享乐,还怎么振兴家族?

    不过,这态度庄重喜欢。

    两个人并排往堂屋走去,一路上聊天庄重才知道,原来这是王翦早前买下的一个院子。他不喜欢呆在爷爷那边,每天挨骂,所以自己花钱买下了一个院子图个清静。没想到今天凑巧就碰到了庄重。

    两个贱人一番感叹缘分多么巧妙,贱笑着吃饭喝酒去了。

    琉璃厂那间四合院里。

    马如龙静静站在院子中,看着远方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忽然电话响起,他接通,微不可查的“嗯”一声,就挂断了。

    之后他嘴角浮起一丝冷笑,道:“燕京王家?有意思。不过他可护不了你一辈子,这笔账我不急着讨要,咱们慢慢玩。该是我的东西,就是我的,谁也拿不走!”

    说完,马如龙转身走出院子,眼中是无尽的冷冽与杀意。

    “来,干!”

    “喝!再喝个!”

    庄重跟王翦都喝醉了,两人大着舌头互相敬着酒,醉的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当夜幕降临的时候,有王翦的保镖走进来,叫醒了两人,说庄重的航班要到点了。

    庄重这时候才醉醺醺的爬起来,看着夜色下的繁星,嘿嘿一笑,大骂一句“去他马勒隔壁的驱魔龙族”,然后洒然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王翦同样醉眼迷蒙,看着庄重的身影,忍不住伸出一个大拇指:“帅!真他妈帅!老子要是个妞,就嫁给你了!”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