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60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三十三章 回清平寺
    就在这种摇摇晃晃中,庄重爬上汽车,一脚将车里呼呼大睡的胖子踹到一边,自己换个舒服的姿势趴下了。

    “再……再见……”王翦冲车里摆摆手,然而回应他的只有呼噜声了。

    “这酒量!也敢跟我喝!下次……下次……信不信放挺你?咦,这块地怎么不平呢?”王翦说着,忽然噗通一声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却是脚绊在了门槛上,摔了一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燕京机场,两个醉醺醺的男人被送上了航班,虽然接待的空姐心里异常鄙夷,可是空姐不敢表现出半点鄙夷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两人是机场领导亲自送上飞机的呢?就领导那殷勤劲,这两人指不定又是哪家的公子哥,自己可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不过说实话,这个胖子旁边的年轻人还是有点味道的,不很帅,却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。要是能够勾搭上,那这一辈子就不用愁了。

    有这种想法的空姐不由更加殷勤起来,只可惜,庄重睡得跟一头死猪一般,对空姐的殷勤丝毫未觉,也让空姐不住在心里暗骂庄重不解风情。

    三个小时后,飞机准时降落在明珠机场,而此时庄重跟胖子就像是约定好了一般,同时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这情景不禁让空姐再次暗骂起庄重来,原来他一直在装睡!

    只可惜无辜躺枪的庄重没能理解空姐那杀人的目光,奇怪的看空姐一眼,下了飞机。

    “行了,咱们在这里分开吧。马如龙那边的仇恨我也全给你拉过来了,短时间内他是不可能想着去找你,除非他先把我做掉。你爱干嘛干嘛去吧,只要别往燕京去就行。”庄重对胖子道。

    胖子眨巴着小眼睛,有点不好意思的道:“这次连累你了啊,我是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。要不那枚道德母钱就免费送你好了,就当是我的赔偿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庄重恨不得将胖子一脚踹垃圾桶里去。妈蛋到现在他还想着要道德母钱的钱呢。

    庄重黑着脸,一言不发离开了机场。

    胖子则委屈的看着庄重背影,不明白自己又哪里说错话了。自己都把道德母钱免费送他了,他怎么还这样对人家呢?

    坐上出租车后,庄重先是给杨伟打了一个电话,电话中庄重直接告诉杨伟,自己想提前去香江,大概三天后就可以出发。

    庄重选择的这个时间却是比国安预定的时间早了一周。

    杨伟说声“知道了”,表示会跟邓建军汇报,然后就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而一回到乔家别院,庄重就直接喊了乔可可跟小安安过来。

    乔可可见庄重这么快回来,还有点诧异呢。

    然而看见庄重一脸的严肃,知道庄重这次是真的有事要说,也就没多嘴,等待庄重说话。

    庄重看看小安安,到了晚上小安安的阴体变得更加明显,虽然他服下了一粒金降丹一定程度上遏制了阴体散发,但是夜幕降临之后,地气蒸腾,阴气上升阳气下降,自然而然就催发了小安安阴体愈盛。

    长此以往小安安可能不会怎么样,但是跟小安安相处的人,会被他阴体沾染,一点点的丢失阳元。所以庄重必须要将小安安送回清平寺了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准备明天回清平寺一趟,我出来也半年了,还没有回去过,想要回去看看我师父跟禅心大师。”庄重轻咳一声,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这件事啊,好啊,我陪你一起去!正好我也好久没出去玩了。”乔可可一听,自然是十分赞成。只是她有一点不明白,庄重为什么要板着脸呢?这种事不是开心的事吗?

    “嗯,当然,看望师父之外还有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乔可可警惕的看着庄重,知道重点来了。这才是庄重板着脸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“我准备让小安安在清平寺呆上两个月。”庄重摸摸鼻子,道。

    果然,跟庄重预想中的一样,乔可可一听就不愿意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庄重你凭什么要把小安安放到清平寺啊!难道你觉得自己从小吃斋念佛就想让小安安也受同样的罪吗?我不同意!坚决不同意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想啊?小安安现在身上不停往外散发阴气,你跟周若茜的身体都不怎么样,长此以往你俩必然会被侵染,落下暗疾。想要化解他身上的阴气,就得让他去清平寺呆一段时间,用佛光化解。”庄重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一定要两个月吗?一个月不行吗?”乔可可听完,自知理亏,有点弱弱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行,至少两个月。”庄重板着脸,一口拒绝了乔可可的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乔可可犹豫着,还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候小安安忽然开口了:“姐姐你放心吧,安安两个月后就回来啦,安安不想害两个姐姐,去那个清平寺呆一段时间也好啊。这样以后安安就是一个正常人了。”

    听小安安这么说,乔可可不禁有点心酸,摸了摸小安安的头,说:“那好吧,安安你到了清平寺后一定要听话,不要淘气。禅心大师很严厉的,你一定要乖乖的哦。”

    小安安郑重点点头,于是这件事就此决定下来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庄重就带着乔可可跟小安安去了机场。

    又是数个小时的飞行,加上几个小时的汽车颠簸,三人终于到达了清平山脚下。

    庄重看着眼前的一切,只觉异常的熟悉,那种称之为“家”的感觉刹那涌上心头,让庄重忍不住眼睛有点泛酸。

    揉揉眼,庄重抱起小安安,道:“走,上山!”

    才走到半山腰,庄重就遇见了几个清平寺的小沙弥,几个小沙弥一看是庄重回来了,顿时又惊又喜,一个个跑着往清平寺而去。

    一边跑还一边喊:“庄重回来了,庄重回来了!大家快把斋钱藏起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看见这一幕,乔可可不禁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庄重则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以前庄重在清平寺的时候没少干坏事,经常骗这些小沙弥的钱,是以在这些人心中留下了不好的印象。而庄重一走,他们立即弹冠相庆,谁知道才半年,庄重竟然又回来了,怎么能不让他们惊慌?

    人未至,声先达。大概说的就是庄重这种情况了,庄重这边还没到达山顶呢,就见清平寺里的和尚们都消失了,一个个如同听见“狼来了”一样。

    咣当,庄重推开清平寺的大门,苦笑一声。妈的哥就这么不得人心吗?亏我这次还带了礼物给你们!

    好在让庄重稍有安慰的是,方寸大师在听见庄重回来后,并没有跟他人一样藏起来,而是早早的站在了院子里,笑眯眯的等待着庄重。

    “啥也不说了,爹亲娘亲不如师父亲啊!还是师父好啊。”庄重感动的眼泪哗哗的,一路小跑就要上去拥抱等候已久的方寸。

    只是庄重还没抱上呢,方寸忽然拦住了庄重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方寸一只手挡住了庄重,一只手拿出一个小本子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!别以为你在外面,为师就管不了你!说,你这半年来背地里骂了为师多少次!”

    “冤枉啊,师父,您就是我亲生父母,我哪敢骂您?我供着您都来不及呢。”庄重委屈的看着方寸,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我错怪你了?”

    “必须是!”

    “哼,错怪你?你自己看吧,为师可是一笔笔账记得清楚!你诋毁为师一次,为师就会打个喷嚏,半年来为师一次不落的全记了下来。”方寸冷哼一声,将小本本扔给了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翻开小本本一看,就疯了,这半年来方寸竟然记录了足足五百多次!

    天可怜见,庄重就是一天骂一次也骂不到五百多次啊。

    庄重黑着脸,翻到其中一页,指着那个日期问:“你能不能解释下,五月二十三号这一天,我是怎么诋毁了你足足三十八次的?”

    方寸探过头一看,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那啥,为师那天有点感冒……”

    感冒?苍天啊,大地啊,你真是给了我一个好师父啊,果然是最疼爱我的人啊……

    庄重欲哭无泪,不禁握住方寸的手,哽咽着唱起那首熟悉的歌曲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,你为什麽不说话,握住是你冰冷的手动也不动让我好难过……”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