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611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四十四章 禅宗自然门

第五百四十四章 禅宗自然门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道德母钱翻滚在空中,随着庄重嘴中念念有词,最终跌落掌心,定格成一个卦象。

    庄重扫一眼,愣了:“是天山遁?”

    天山遁是一个不甚吉利的卦象,卦辞曰:浓云遮日不光明,劝君切莫远出行。婚姻求财皆不吉,须防口舌到门庭。

    而在卦象本意中的推断则是占病不安,讼事见官,功名不成,事不遂心。

    这却是意味着庄重此行晦涩不明了。

    不过,十卦九不准,所谓的不准不是指的真的不准确,而是可能占此事而应在彼事上。

    庄重看着这个卦象,忽然嘴角露出了笑意,喃喃自语着,缓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遁者避也,退避不出。故有浓云蔽日之象。所谓浓云蔽日者,是正当大午时节,太阳照耀,忽然来了一块浓云,遮住其光。占此卦者,谋事不遂之兆也。不过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我眼里,卦象却是未必如此解释的。“象曰”太阳出没在天边,只喜光明不喜暗,若遇浓云来遮蔽,定主恍惚事不全。昔日薛礼投军途中,占过此卦,结果被张士贵掩没功劳,不得显过,就应了浓云蔽日之象。而正相反,这卦象指示给我的却正是那老人的方位!”

    庄重刷一声将道德母钱收起,看看方向,信步往北方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太阳明晃晃挂在东南方向,不过在西北位置,却有一块不大不小的乌云,显得异常扎眼。这代表着局部地区可能会有雨,这个山区地带的天气还是很诡异的。

    而庄重所走的方向,正是乌云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一路顺着盘山公路直上,庄重一直走到了那块乌云底下,才缓缓放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乌云盖顶之处,便是所寻之人的位置。难道那老者还是一位富豪?也是居住在太平山上的?”庄重奇怪的打量着周边的几栋别墅,说。

    这就是庄重能找到的最终线索了,具体是哪一家却还得庄重自己去找。

    “那天看老者头发稀疏而颜色黑亮,额头宽广而丰润,天中、天庭无暇,日月角突起者,是贵人之相。不过他的面相不全是先天而成,而是有一部分因为阳宅风水滋润所影响的。那么他的阳宅必然风水极佳了。这边总共有三家独栋别墅,其中风水最好的应该是这一家了,别墅门直面浅水湾,来龙入院,却是与他的面相相符。”

    庄重观察一阵,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人的面相不全是先天而成,也有后天影响。脾气、性格,甚至是阳宅跟祖上阴宅的风水都会间接影响。庄重遇见的那老人有约莫百分之二十的贵人面相,是后天所造成的。据此庄重则推断出了那老者的家是哪个。

    别墅门并没有关,而是开着的,庄重往里看了一眼,并没有瞅见有人。

    想了下,庄重却是直接硬着头皮往里进了,虽然不太礼貌,不过因为事情重要,也顾不得这些了。

    “有人吗?”庄重一边往里走,一边喊。

    半晌,却是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奇怪,难道这别墅里没人?

    庄重再走一步就要迈入客厅了,要是不经过人允许直接进入客厅,那可就不单是不礼貌的问题了,已经算的上是冒犯了。

    “咦?”庄重打量着别墅院子,忽然瞅见院子西南角上竟然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石锁。石锁足足有一人多高,庄重粗略一估计,至少也得有百斤重。

    而石锁的把手上被磨得油光铮亮,显然不是摆设,而是有人经常耍玩。

    “拿这么沉重的东西练手,那人的力气可真够惊人的了!”庄重感叹道。

    在世界所有武术流派中,力量最大的是拳击。拳击手的重拳可以达到1000磅以上,也就是约莫900斤,这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字。一拳之下足以将人的头骨击裂。

    但是重拳击打出900斤,跟拿着900斤的石锁练手又不是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谈不上谁的力量更大,但是拿石锁练手的却肯定耐力更好。前者拳击手也许能打出三次一千磅的力量,但是后者至少可以打出六次甚至是十次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种富豪聚居地也有高手存在?”庄重疑惑的想到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庄重正想着呢,忽然听见屋里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裸露着上身的男人从二楼走下来,男子看上去不到三十岁,也不胖,肌肉内敛。不过爆炸性的腹肌充斥进庄重的眼睛里,昭示着那人的力量之可怕。

    那人步伐很稳,稳中又有轻,就像是踏着舞步一般,看上去整个人就像是不施加一丝多余的力气,就完成了走路这个普通动作。

    要知道人走路大多有各种多余动作,要么是脚板磨地,要么是抬脚过高,要么是步履磕绊。这个人却是以一种极其自然的步伐走来,让人惊叹。

    “禅宗自然门?”庄重眼睛一缩,讶然出声。

    “嗯?你竟然能看出我门派?”走下楼来的男子一怔,道。

    倒不是男子看不起庄重,其实是因为他所练的门派比较偏门。

    一般人提到自然门,多半会想到杜新武所创的那个自然门。其实男子习练的不是那个自然门,而是一个禅宗创造出来的自然门,叫做禅宗自然门。

    禅宗自然门源于泰山寺院之秘技,为佛门高僧所创。汉唐之时,寺院设武僧护院,兼以自保,僧少俗务,能专精于事,以武参禅,强身消食,禅武两得,‘自然门’就是此武术襌之极致。

    昔年的齐鲁大地武林,约传有一规矩,自然门不能公开使用。原因就是这门功法异常凶残,动辄伤废,故僧人惟恐世人误解慈悲本怀,反而滥开杀戒,所以责令门下弟子不得公开使用,更不得乱传,学者必须加毒誓以自重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进来我家有什么意图!”那男子走到客厅门口后,就站住不动了,冷冷盯着庄重,问。

    “你是谢家子弟?你祖上是谢子安还是谢新?”庄重却没有回答男子的话,而是问道。

    谢子安跟谢新都是禅宗自然门的高手。

    谢子安,是齐鲁人,其家世富有,祖上素笃佛教,乐善好施,与佛教人士友善。七岁的时候谢子安就被送往寺院读书习武。时值清末纷乱,院中高僧恐忧絶技无继,拟授俗家良徒存技于民间,遂择谢子安传之。之后谢子安便练出一身高深武功。将禅宗自然门的名声传播开去。

    而后来谢子安南下,则收了谢新为徒。谢新这个人虽不识字,却天赋惊人,作风疾快而狠辣,常自创手法以授徒,其一生以拳头谋生,打斗无数,响震武林。

    因为谢子安跟谢新都在南边呆过,毗邻香江。所以庄重才猜测这个男子是两人之一的后人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听见庄重盘问自己家世,男子不禁警惕心大起,语气逐渐严厉。

    然而庄重还没有回答,男子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,大声道:“原来是你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就一个虎跳窜了过来,二话不说,啪一声就是一拳砸向庄重的面门。

    出拳的同时,男子右脚则以一个诡异的角度踢了过来。

    整个人的动作看上去很可笑,就像是一只横行无忌的螃蟹。

    庄重却笑不出来,因为他知道,这是禅宗自然门里的招式,叫做蟹形。蟹形又包括蟹拳、睡形、饵形、蟹掩、蟹爪、蟹扛、水拨、发恶等到拳式,跟形意拳类似,是模仿螃蟹动作而创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