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61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四十六章 光影传媒
    “子阳兄竟然姓冯,那你一身自然门的功夫是外姓师父教的?”庄重问冯子阳。

    “也算不上。其实是我外公所教,我外公却是谢家的旁支子弟,跟谢新是远房亲戚,由此得到了谢新老祖的指点,得到了一星半点真功夫,惭愧的紧。”冯子阳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那院子中的石锁也是子阳兄平素练功所用?”庄重又问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我这功法对于耐力跟力量的需求比较大,所以外公便给我做了这么大一个石锁,让我每天把玩。如今已经坚持八年有余,手上功夫确实得到了很大进步。”冯子阳回答。

    庄重听罢,不禁咂舌。怪不得冯子阳能有如此力道呢,九百斤的石锁把玩了八年多了,真是一代猛人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把玩石锁也不全是用真力,而是有相当一部分巧劲。庄兄弟知道猪肉吧,剔了骨头的猪肉偌大一块,用手一提整挂猪肉都会抖动起来,捏住末端一抖,力道会顺着猪肉滚动一直到猪肉前段。我发力的方法跟这个类似,也是筋肉发力,贯彻全身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?”庄重眉头一皱,随即站起身,啪一个甩拳。拳头出去半秒钟后,才传来一声爆响,像是鞭炮炸开。

    “没错,不过你这是蛇形的发力手法,跟我所说全身发力还是有些差别。”冯子阳赞叹一声,道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,却是心中有些遗憾。虽然知道了冯子阳的具体发力方法,但是没有常年的练习是不可能炼成的。庄重模拟着打了一拳,却终究还是蛇形之力,是骨头跟肌肉一起抖力,而不是纯粹靠筋肉传动。

    “庄兄弟的形意如此厉害,恐怕也是名家之后吧?”冯子阳目光一闪,却是问起庄重来。

    庄重笑笑,说:“我要说不是名家所传,你一定不信,可是教我形意的老师真的不是什么名家。只是他功夫很高,对于多家武学都有涉猎。所以触类旁通,对于形意的体会也就不比所谓名家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还有这等高人?那敢问下贵师的名讳?”

    “严格来说,那人并不是我师父,因为他严禁我在外打他的名号。”庄重说道。“他乃一寺庙主持,法号禅心。”

    “禅心?”冯子阳脸上露出思索的表情,却是没有听过禅心大师的名号。

    这也不怪冯子阳,听过禅心大师名号的全都是老古董了,冯子阳这种年轻人却是不可能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们俩还真是武痴,子阳人家客人来了半天了,你就不知道倒杯茶?”这时候,冯子阳的父亲也下来,对冯子阳道。

    “啊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是我疏忽了。”冯子阳慌忙起身,一边对庄重道歉,一边给庄重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“无妨,子阳兄这才是真性情啊,比起那些虚伪小人来实在让人敬佩多了!”庄重由衷道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交谈了几句,但是庄重却察觉到冯子阳这人光明磊落、嫉恶如仇,当他得知错怪庄重之后,立即对庄重道歉,一个暗劲高手能有这种心胸,实属不易。

    “对了,庄重,你刚才说让我给你平反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冯子阳父亲面色有点苍白,靠在沙发上,问庄重道。

    于是庄重简单的将事情给冯子阳父亲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完之后,冯子阳父亲不由啪的一声,拍在了沙发上:“岂有此理!简直是为了博眼球无所不用其极了!这种人就是我们香江的败类!”

    这一阵生气,却是让冯子阳父亲一阵剧烈的咳嗽,看来病的着实不轻。

    “爸,爸,你悠着点。”冯子阳赶紧起身,轻轻拍打着父亲的后背。

    他这下的拍打用上了暗劲,只见冯子阳父亲后背上冒出一阵阵白气,却是暗劲涌入了他父亲的脏腑,同时庄重鼻端传来阵阵药味,显然冯子阳父亲后背上可能贴了膏药,冯子阳在利用暗劲手法给父亲疏通药性。

    “这个冯子阳委实厉害!竟然能够用暗劲手法给人疗伤。暗劲入体而不伤人,这对于暗劲的掌握已经到了举重若轻的地步了。就只是这种手法,就已经远远超越我了。刚才要不是侥幸用了形意合击之术,恐怕万万不是他的对手。”庄重不由在心底感叹道,却也看出了冯子阳的厉害之处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药性挥发渗入冯子阳父亲脏腑,冯子阳父亲的咳嗽也逐渐止住了。

    “爸,刘医生到了之后让他给你做个全身检查吧,您这痨病都好久没有犯了,怎么这个月突然连续犯了两次呢?真是奇怪。”冯子阳道。

    “唉,人老了不就这样?还有就是你也不让爸省心,爸也不是不让你练武,但是你好歹也学习点管理知识啊,你看你小妹,比你小五岁,却已经可以帮助爸处理集团事务了。你啊……唉……”冯子阳父亲指着冯子阳教训道。

    一听父亲要他接管集团事务,冯子阳就不禁脑袋两个大,赶紧坐回沙发上,不听老爷子絮叨了。

    庄重同情的一笑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让你见笑了啊,庄重。香江晨报的那个事情我帮你问问,香江报业集团那边我不太熟悉,不过也能说上几句话,你先等着。”冯子阳父亲说着,然后去楼上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冯子阳又给庄重倒上一杯茶,说:“庄兄弟别担心,我爸在香江颇有人脉,他旗下的光影传媒跟报业集团经常打交道,应该很快就能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爸是光影传媒的冯建章冯老板?”庄重一听,傻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料到冯子阳父亲是富豪,却没想到竟然是光影传媒这个娱乐帝国的老板。

    光影传媒可是娱乐圈两岸三地的十足大鳄,二十多年来捧红了无数的明星,也创造了无数的影视经典。光影传媒本身就是一个文化符号了,而他在娱乐圈里的影响力也是罕有人能敌。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?”冯子阳诧异的看着庄重,问。

    “啊,没什么,只是没有料到而已。”庄重摇摇头,笑道。

    冯子阳对此倒是见怪不见了,许多人第一次知道他家背景后,也都是这种反应。

    两个人又交谈一阵,忽然听见楼上传来冯建章愤怒的声音,接着就听啪一声,却是电话被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爸,你没事吧?”冯子阳吓一跳,赶紧起身往楼上跑去,生怕父亲被气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因为事关自己,庄重也是跟着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一走上楼,就见冯建章一脸的怒容,却是不知在生谁的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爸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被香江晨报的几个人给气到了。我说我就是照片里的老人,说他们诬赖了庄重。没想到他们竟然夹枪带棍的将我暗讽一顿,说我为了内地电影市场说谎,说我是政府的走狗……简直,简直,气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?他们不想活了!”冯子阳一听,也是极度气愤。“爸,是哪个人说的你?我去将他打一顿!”

    “你啊你,就知道动粗,你打一顿就能解决问题吗?那样反而会坐实罪名!你现在给你小妹打电话,让你小妹回来一趟,看看你小妹有什么办法没。”冯建章恨铁不成钢的斥责道。

    “是,那爸你赶紧躺下休息,千万别生气了啊。”冯子阳搔搔头,去拿手机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庄重抱歉的冲冯建章道:“对不起啊,冯叔叔,让您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庄重,不关你的事。这是整个香江的心态问题,往前二十年香江是绝对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的。只是近些年,唉……”

    下面的话冯建章没有说,庄重却是明白。

    随着内地经济飞速发展,香江不复以前的地位,由此人们心理产生落差,对内地也多了一些敌视的情绪。这种情绪不是一时半会能消除的,追根到底,还是在香江人的心态上。需要正确认识到当今的形势,找准定位才行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