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65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六十七章 武者之命
    “去死!”齐新宇低声呵斥,步法如奔雷,一个进马就到了庄重胸前,啪一掌对着庄重肋部就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这一掌里还有变招,只要摸到庄重身体,掌立马成指,连打两下寸劲。每一下都可以勃发暗劲,铁指寸劲加上暗劲的双重打击,届时庄重不止是肋骨碎裂,就连内脏都会被震成几瓣。

    “嗯?”庄重看见齐新宇抓住了自己破绽,不由慌张了。慌忙闪避,只是齐新宇这下抓的又快又狠,根本就没有给庄重预留躲避余地。

    庄重只能一咬牙,按照原本招式的走势,刷一下让开了肋部,而将后背露给了齐新宇。

    “哼,结局还不是一样!”齐新宇心中暗想着。

    他早料到了庄重的应对之法,庄重除了借着本来的拳势让出后背外,根本就没有其他的法子。

    只是齐新宇可是暗劲高手,后背虽然比前胸结实一点,但面对暗劲依旧没辙,照样会被暗劲打穿身体,伤到内脏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即便是不懂拳术的人,也看出来了庄重的危险之处。齐师傅的铁指寸劲有多厉害,他们可是早有耳闻,听说齐师傅寸劲打出,就像是钉子凿穿木头一样,可以轻易穿透拳靶。靶子表面上看没事,但是从后面看就会发现,靶子已经坏掉了。

    庄重只是模仿的熊形,并不是真正的狗熊,没有狗熊那样强悍的皮肉。而且即便是真正的熊,也未必能够受得了齐新宇这一下。

    齐新宇也正是知晓这一点,才用出来这样一个连续二重的寸劲击打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暗劲随着手指触到庄重后背而喷吐,发出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接着又是一声响,这是齐新宇手指弯曲,利用指关节进行的二次追击。这下的暗劲更加凶狠,直接冲进了庄重脏腑。

    “明年的今天,我会祭奠你的!”齐新宇心里悠悠想着,准备收拳。

    暗劲入体,即便大罗金仙也不可能救活了。齐新宇却是再次赢得了一场胜利,捍卫了龙虎搏击会所的威名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齐师傅果然厉害!恭喜范公子又少了一个讨人嫌的对象。”向华星大笑道。

    而范志琦也是微微笑着,说:“这还多亏了向老板,这份情谊我范志琦记在心里了……嗯?!”

    范志琦正快意的说着,只感觉天从未如此的晴朗过,人生从未如此的美好过,心情从未如此的愉悦过……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他愉悦个够,忽然眼睛就瞪圆了,一脸不信的看着擂台,猛然惊呼一声,甚至连手里的茶水洒出,溅在身上都没察觉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这怎么可能!”向华星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拳台,刷一下站了起来,像是疯了一样。

    而整个拳场此刻则陷入了空前的寂静中,死一般的寂静。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擂台,怀疑自己眼睛花了。

    那小子……竟然……竟然没事?

    齐新宇的铁指寸劲明明结结实实打在了他身上,他怎么会没事?

    齐新宇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,这一幕实在太出乎他预料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等他震惊完,忽然觉得庄重后背上生出一股力量来,只是轻轻一喷一吐,齐新宇的拳手就连连颤抖了两下,接着齐新宇整只胳膊发出一声脆响,垂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的暗劲竟然已经练到了后背?”齐新宇骤然遭遇庄重反击,不禁失声喊道。

    而他的右胳膊此时已经被庄重反击的暗劲击伤,经脉断了几条,却是根本无法使用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所以说,这就是我们的差距,我虽然只比你多走了一步,但是这一点差距就是天堑。差距就是差距,会决定生与死。”庄重转身,静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齐新宇是暗劲一重,而庄重是一重巅峰,半只脚迈入二重。

    一重跟二重之间的区别就在于暗劲练到了哪个部位,一重是练到手上,可以适时勃发。二重则是从手臂往其他部位练,等练到全身都能发出暗劲了,则就是二重巅峰了。只有暗劲练通透了,才能隔山打牛。

    庄重之前是手上可以发出隔山打牛的劲气,但是仅限于手上,所以只能算半只脚迈进二重。

    而想要完全迈进,就得至少把暗劲粗练到脚趾才行。

    只是庄重现在才粗练到丹田,距离脚趾还有一定距离。

    齐新宇却正是吃亏在了这一方面,他没料到庄重后背也能勃发暗劲,从而被庄重暗算,伤了手臂。

    其实庄重暗算齐新宇的这一个招式并不是形意里的正规招式,是一个野路子,叫做熊搔痒。

    据说有一次形意宗师尚云样看人练拳看得高兴,便两手抱在额前,浑身左摇右晃,节奏上好像在跟着练拳的人一块比划。李仲轩就问他:“老师您在干嘛?”尚云祥答道:“练练熊形!”

    李仲轩问:“您这也是熊形?”尚云祥笑了,说:“我这个熊形与众不同,好像狗熊靠在树上蹭痒痒。”见李仲轩一脸诧异,又说:“你不是喜欢发力吗?功夫上了后背才能真发力,有人来袭,狗熊蹭痒痒般浑身一颤,对手就震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庄重正是从尚云祥这个小故事里得到启发,才发明出来这么一个野路子招式。不过庄重没有达到尚云祥那种境界,把对方震出去。只能是暗劲透体,伤到对手筋脉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!”齐新宇意兴阑珊的看着庄重,道。

    他的右臂受伤,咏春的铁指寸劲便不能发出了,而且身体平衡也会大受影响。再跟庄重打下去,必然是有输无赢的局面。他是高手,自然知道结果,也不想白费力气。

    “功夫都可以练上来,没有输赢之说,谁知道以后呢?”庄重没有继续进攻,而是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不用安慰我,我活了大半辈子,什么道理不懂?输了就是输了,哪有什么理由?你知道吗?其实我一直有件事憋在心里,从没告诉过别人,今天我就告诉你了。”齐新宇惨然一笑,说。

    “哦?什么事?”庄重不禁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……”齐新宇慢慢凑过去,似乎要跟庄重耳语。但是忽然他左手一翻,迅疾无比的往庄重胸口按去。

    “偷袭?”庄重眼睛一缩,想都不想就是一记炮拳甩出,砰一声,炮拳将齐新宇偷袭的左手砸断,余势不停直接贯进了齐新宇的胸口。

    咔嚓声响起,断裂的肋骨径自将齐新宇心脏戳穿,齐新宇眼睛蓦然一睁,接着光芒渐渐消散。

    而在他闭眼的前一刻,他嘴角噙着一丝笑意,那欲语还休的眼神似乎在说着:“人在江湖,生不由己。我已经解脱了,你呢?”

    “齐师傅!”庄重一拳出手后,当时就后悔了。因为他赫然发现齐新宇偷袭的左臂根本就没用力!

    也就是说,齐新宇故意偷袭庄重,好让庄重还手将他打死!

    庄重将齐新宇倒下的身体扶住,看着齐新宇那逐渐僵硬的脸庞,忽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萦绕心头,将他堵的异常难受。

    国术高手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?难道就是被豢养起来供人取乐,连自由都无法掌控吗?!

    这个想法不断在庄重心底回想叩问着,一时间让庄重怔住了。

    他理解齐新宇的想法,像是他这种级别的高手,一生没有输过几次。现在却输在了一个籍籍无名的小辈手上,这比杀了他都难受,而且他被拳场老板高薪豢养着,此番却输了比赛,让拳场老板赔了大钱,事后拳场老板也不会放过他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当代国术高手的悲哀,在财与势面前根本没有生存余地。

    庄重轻轻将齐新宇的尸体放在地上,然后脱下衣服,将齐新宇的尸体盖住,抱了抱拳,慢慢走下了擂台。

    而同时一个声音也回荡在庄重脑海。

    “真正的武者之心,应该是不断进取,用属于自己的力量掌控自己的人生!绝对不是寄人篱下,绝对不是任人摆布,绝对不是听天由命!我庄重的路,只能由我庄重一人来决定!谁,都不能插手!无论是风水还是国术,皆是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