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68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七十九章 暗算
    因为庄重认出了那东西是什么!

    一段发黄的枯木,上面凿刻着几个小孔,而在另一端,则有一个吹奏用的吹气口。

    似乎这东西应该是一个演奏乐器,看样子跟笛子很类似。只是这东西略粗,大约跟人的小腿骨那么粗细,形状也有点粗细不一,一头粗一头细。

    “房间里怎么会放着这种东西?”庄重一皱眉头,走近那东西。

    细细打量一番后,庄重终于确认,这不是一个工艺品,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灵异法器!

    这东西叫做岗铃。是用死去的女童、或者罪人的腿骨做成的笛子。这是某个少数民族的一种乐器,在那个民族的传说里,她吹奏时,能唤醒圣洁的灵魂。但是在印度传说中,她却是巫师用来召唤亡灵的东西。

    庄重却是知道这东西实实在在是一个邪门的东西。华夏风水师用的还少,更多的是东南亚那地方的巫师所用,他们习惯杀掉一个人之后便将那人的腿骨做成岗铃,这东西放入房间后会往外散发怨气,而且极为猛烈,不出一周房间的主人就会染上重病而亡。

    “是谁把这东西放进来的?难道是用来暗算我的?”庄重怀疑的想到。

    不过又否定了:“我今天才来到,按理说不可能有人提前知道我住哪个房间。而且看墙壁上的痕迹,这东西已经在这房间挂了一段日子了。更加不可能是专门针对我了。难不成是有人错把这玩意当成了工艺品买回来的?”

    这个假设就靠谱多了,许多古老的灵异物品都跟古董很像。万一不懂买到这种东西,轻则见血,重则丧命,却是十分的危险。总之见到奇怪的古董,不明白其出处的时候千万不要买,免得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这个岗铃极具异族风情,被人当成工艺品买回来却也是大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先处理一下吧。”庄重想着,从手腕上摘下风水乾坤串,然后挂在了岗铃粗的一头。

    随着庄重法诀掐动,岗铃表面的黄色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退却着,渐渐的成为纯白色。

    这却是阴气完全被拔除了,现在岗铃就只是一段干净的骨头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庄重心里也觉得有点慎得慌,于是摘了下来,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作完这一切之后,庄重又将房间收拾一下,然后在管家的带领下,熟悉了下别墅情况,另外听陈漠言讲了下庄重的主要任务。

    一般就是随着陈漠言出行考察,保护陈漠言的安全,除此之外便无其他了。

    这工作倒也胜在清闲。

    一天便这样过去,入夜,庄重吃过晚餐直接上床睡觉了。

    而不知为什么,庄重总觉得好像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,一时间竟然无法入睡。

    半梦半醒间,庄重眼神恍惚了……

    而在距离陈家别墅不远处的一个山坡上,两个男人正悄无声息的站在那里,轻声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那个新来保镖的八字?你确定没有搞错?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可能搞错,我让人查了,内地那边反馈回来的消息说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如果这个保镖再死了,那就是陈漠言死的第四个保镖了吧?哼哼,没想到她如此不知死活,老板已经用这种手段警示她了,她竟然还不知进退!这次这个保镖死后,要是陈漠言还不肯把加列山道12号的那块地皮让出来,下次就直接把整个陈家灭门!”问话的那人冷声说道,语气中是满满的蔑视。

    “那块地皮可是近年来香江好不容易才批下来的一块豪宅地皮,许多人都红着眼想要抢呢。恐怕陈漠言不会这么容易放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不是你管的问题了。你只需要做好内应就行。好了,你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见一个人影悄悄的走掉,回了陈家别墅。

    剩下的那人则看着陈家别墅方向,蓦然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次再干掉一个,就能凑齐一套岗铃了!也不知道那挂在保镖房间里的岗铃吸足了怨气没有。”那人自言自语着。

    然后打开写着生辰八字的纸条,念道:“庄重,男,华夏清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不错,这八字都准确到具体时间了,却是可以最精准的做法了!”那人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从衣服下摸出一张纸样的东西,又从草丛里挖出一个事先藏好的瓦罐。

    打开瓦罐之后,那人将纸浸进瓦罐里,片刻后捞了出来,只见纸上顿时闪烁起一阵悠悠红光,还往下不停滴着什么。

    那瓦罐里赫然是人血!

    “这张人皮可是我才剥下来的,第一次就给了这小子,也算他的福分了。嘿嘿。”那人狞笑着,说道。

    接着又将瓦罐里的人血泼出来,绘制成一个人形模样。

    鲜血浓稠,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腥气。那人去甘之如饴,似乎鲜血是十分鲜美的食物一般,深深吸了两口。

    “真是美妙的东西啊。”那人感叹完,才将手里的浸血人皮平铺在了人形之上。

    等地上的鲜血跟人皮完全吻合,成为一块类似人皮地毯的东西之后,那人才开始嗡嗡念咒,诅咒道:“离开这人世吧,令人憎恶的凡人!投入恐怖大王的怀抱吧,令人厌恶的凡人!”

    这番话如此往复念叨了三次,便见人皮忽然鼓胀起来,越长越大越长越大,就像是一个气球,涨成了一个圆圆的肚皮形状。

    随着那人最后一遍咒语念出,人皮猛然爆裂,无数血气迸散,嗖一声往陈家别墅投去。

    而看血气方向,正是庄重住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此时庄重仍然没有睡着,一直处于半梦半醒之间。

    忽然他一个激灵站了起来,接着就见几道血光迅疾无比的袭向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巫咒!”庄重一眼看出红光的来历,想也不想,左手之上猛然闪过一道红光,只听波一声响起,庄重左手捏成一个莲花印,拍向了那几道红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庄重嘴里厉声喝出几个字:“嗡阿吽班渣咕噜贝玛悉地吽!”

    这却是一个可以破一切害人巫术的咒语,叫做莲师心咒。

    其中嗡阿吽可以去除外道的诅咒;班渣则可以去除本智天神的诅咒;咕噜可以去除天龙八部的诅咒;贝玛可以去除世间天的诅咒;悉地可以去除龙和地主的诅咒;吽可以去除天、人、魔的诅咒。

    这几个字连起来便是“嗡阿吽班渣咕噜贝玛悉地吽”。

    是密宗中莲花生大士的咒语,咒语意为“永不舍弃”,代表着莲花生大士永不舍弃众生的大宏愿。

    相传这个咒语念一次的功德,若为有形状的实体话,则可以装满整个南瞻部洲。由此可见其能量之巨大。

    加上庄重又解封了左手的三法印封印,更加加大了咒语的能量。

    只见袭来的几道红光瞬间被打散,化成无数浮动的血滴。

    庄重冷哼一声,大喊一声“去”,反手将血滴挥出。

    既然那人敢暗算庄重,庄重就不介意让他尝尝反噬的滋味!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