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68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八十章 质问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山坡上,那施法的人正准备聆听庄重灵魂的哀嚎,却没想到竟然有星星点点的血气倒飞而来,让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那人慌忙一掐法诀,左手将残余的办张人皮纸一抖,想要将那些血气收进人皮纸里。

    只是人皮纸才碰到血气,血气忽然像是星火一般爆炸开来,恍若万千梨花钉,直接将人皮纸穿透,钉入了那人胸前。

    “噗”,那人被几滴血星钉上,登时将那人逼退几步,一下坐倒在地。

    而他胸口登时现出几个血洞,洞口血肉乌黑,并且在缓慢的往周边蔓延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不可能!怎么会反噬?绝对不可能!”

    那人捂着胸口,骇然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管家给我的八字不对!他八成给了我一个命硬之人的八字,那人的命格太硬结果将我反噬到了!妈的,等着,这个仇我一定要报!”那人咬牙切齿说着,爬起身就跑。

    而此时庄重正从别墅里轻飘飘跃出,往山坡上跑来。

    只是等到庄重跑到山坡的时候,那人已经跌跌撞撞的下了山,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只剩下山坡上一个做法的遗迹。

    庄重看着地上存留的人皮纸跟血迹人形,皱眉道:“这是……恐怖大王索命法门?好像是东南亚那边流传的邪恶巫咒。只是自己好像没有得罪东南亚那边的玄门人士啊?难道是因为陈漠言的关系而惹祸上身?”

    庄重仔细一思索,忽然就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白天的时候管家找庄重索要具体生辰八字呢,原来是用作此处!

    恐怖大王索命法门要的就是索命对象的八字,而管家违反常理的要求也正好跟这件事联系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来管家必然是内应!

    “哼,要不是师父长年累月的提醒,恐怕这次真的要着了你们的道!”庄重冷哼一声,说。

    从庄重小时候,方寸就教育庄重不要将自己的真正八字告诉别人,逢人只说三分话,未可全抛一片心。八字的具体时辰是需要保密的,所以庄重说的只是一个假的时辰。

    而有关庄重身份信息的所有证明资料上,也早被修改成了这个假的八字。由此庄重才算是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庄重还真有可能着了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算便宜那小子了!不过他被法门反噬,功力至少要损失三成。这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教训了。下次要是再让我遇见,必然让他有来无回!”

    庄重说着,回到陈家别墅,轻手轻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只是他现在对于给陈漠言当保镖一事,忽然莫名多了许多担忧。怪不得庄重总感觉周锋宇有事情瞒着自己,而且周锋宇这次也对庄重表现的太急切了一点,看来陈漠言背后肯定有什么故事,才导致了她现在无保镖可用!

    说不准就跟今晚的事件有关!

    庄重静静想着,决定明天开门见山的找陈漠言问问,他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招惹上同道中人。要说这个世界上最难缠的,便非玄门中人莫属了。

    一夜过去,第二天,庄重却是连早饭也没吃,径自往陈漠言所在的别墅而去。

    一走进别墅,便看见陈漠言正坐在餐桌前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饭。

    而庄重早就听陈漠言说了,她一家只有两口人,她父亲去世的早,就剩了她跟她母亲相依为命。而这段时间她母亲去了夏威夷度假,并没在家。

    “庄重?”陈漠言看见是庄重,愣了一下。按规定保镖是有专门吃饭的地方的,是不能进入雇主客厅打扰雇主进餐的。

    但是庄重一大早就闯进来,还气势汹汹,似乎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“你出来下。”庄重语气生硬的道。

    “嗯?你找我有事?”陈漠言察觉庄重语气不对,不由黛眉蹙起,有些不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出来就是!”庄重不耐烦的再说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话你只管讲,为什么要出去?难道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成?”

    “好,你不出来是不是?那别怪我得罪了!”庄重冷声说着,忽然快步上前,啪一下抓住了陈漠言的手腕。

    庄重五指如同铁箍一般,将陈漠言白嫩的皓腕紧紧箍住,登时出现几条血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做什么?”陈漠言呆了,接着愤怒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干什么?我还想问你干什么呢!”庄重不由分说,一把将陈漠言从座位上拖起,往门外拉去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磕磕绊绊,惹来无数佣人的侧目。只是碍于庄重那杀气腾腾的气势,却没几个人敢上来阻止。

    就这样,庄重直接拽着陈漠言进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见庄重把自己拉进了他的房间,陈漠言不禁惊恐起来。

    在她潜意识里,却是以为庄重想要对她图谋不轨。没想到此番竟然是引狼入室。

    “哼!”庄重关上房门,才将陈漠言放开。然后一脚将垃圾桶踢翻,一段发白的枯骨从垃圾中滚落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庄重语气不善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这不是骨制品的风笛吗?”陈漠言莫名其妙的回答道,对于庄重这个问题颇为不解。

    “风笛?呵呵,你还真有艺术细菌!告诉你,这东西叫做岗铃!是用死人骨头制作的!是巫术里的灵异法器!”庄重冷笑道。

    说着,脚尖一挑,将那个岗铃踢飞,砸向陈漠言。

    陈漠言本来还不在意,但是一听庄重说这是死人骨头制成的,顿时大叫一声,闪身躲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胡说什么!这东西明明就是普通的骨制品!”陈漠言脸色煞白,兀自嘴犟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骨制品那你躲什么?人骨跟动物骨头的区别你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下意识的躲的……”陈漠言辩解着,然后看向那段骨头,果然,看上去确然很像是人骨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真的叫什么岗铃?是谁放在你房间的?它有什么用?”陈漠言此时终于相信了,有些不好意思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知道的话还会问你?至于这东西的作用,很简单,那就是要我的命!”庄重双手环胸,道。

    “要你的命?怎么会?难道之前那三个……”忽然,陈漠言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,赶紧打住了话头。

    庄重察觉了陈漠言话里的问题,立即追问道:“那三个什么?你为什么不说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陈漠言掩饰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不说是吗?那我替你说好了!是那三个保镖吧?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,在我之前肯定还有三个保镖,不过都离奇死亡了,对不对?要是昨天晚上我没有防备的话,我就会是第四个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之前的确三个保镖得了怪病死亡了,但是我已经请了全香江最好的传染病医生检查过了,还做了最彻底的消毒,所以我相信绝对不可能再发生类似事情的!至于对你隐瞒这件事,是我的不对。我在这里郑重向你道歉。对不起!”陈漠言有些黯然道。

    “传染病?哈哈哈哈……”庄重听了,不禁大笑起来。“陈小姐,你还真是幼稚的可爱。你在生意场上得罪了人没关系,但是将这个恩怨带给身边的人那就不对了!你真的以为这是传染病?难道这个岗铃还不能让你认清现实吗?或者说,我现在将你的管家抓过来逼问一番?”

    “管家?你抓他做什么?难道他……”陈漠言瞬间想到一种可能,接着捂住了嘴,难以置信。“他跟了我五六年了,一直忠心耿耿,不可能暗地里做这种手脚的!”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