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694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八十四章 换脸

第五百八十四章 换脸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书并没有看出多么名贵,只是一本普通的线装书,好像是华夏古代的孤本典籍一样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某本书的孤本的话,那就很威廉说的一样,确实具备悠久的历史价值了。

    陈漠言看了一眼威廉手上的书,嘴里说着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伸手接过了那本书,奇怪的是,书籍封面上并没有什么名字,就是一本普通的封面。打开封面,扉页之上则写着莫名其妙的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红颜易老,不若就此封存”。

    再往里翻看,却是一本诗集,里面有诸多现代诗,大多数都是五四之后涌现出的那批诗人所写。

    “好奇怪啊,我看扉页还以为是一本情人之间的定情信物呢,没想到竟然是一本诗集。不过还是很感谢威廉先生你的赠与,希望我们的友谊长存。”陈漠言疑惑的说着,不停翻看着这本书。

    书其实只有十几页,并不厚,拿在手里就像是没有重量一样。显然制作书页的材料很好,所以才能达成如此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噢,美丽的陈小姐,您没看见这本书扉页上写的字吗?这本书本来就是送给美女的。”威廉这个老东西哄起女人来一套一套的,这番话倒是把陈漠言说得笑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本书是我祖祖父送给他当时一个情人的,那个情人对于当时新兴的诗歌很喜欢,所以我祖祖父才制作了这本诗集送她。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最终两人还是没有成为一对,真是可惜啊。当然,我应该庆幸两人并没结婚。不然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我了,你说是不是,陈小姐?”威廉展现了英国人幽默的一面,跟陈漠言肆意开着玩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,威廉先生果然跟传说中一样幽默风趣,相信年轻的时候一定有不少美女围着你转。”陈漠言轻轻的奉承了威廉一句。

    官场跟商场一样,都是花花轿子人人抬,你抬我,我自然也会抬你。身份跟权势就是在这种互抬中上升的。

    陈漠言跟威廉又相互虚与委蛇了一番,接着威廉接了一个电话后,就对陈漠言说自己有点事要处理,陈漠言可以呆在古堡里自己转转,等他回来后两人再签订合同。

    陈漠言自然同意,于是威廉急匆匆的出了古堡。而此时古堡里就只剩下了陈漠言一人。

    陈漠言看着古堡里略显沧桑的一切,不知为什么,心中忽然泛起一股苍凉之感。

    轻轻呷了一口咖啡,让咖啡在嘴中微微停留,然后陈漠言才缓缓咽下,打开了那本号称跟古堡历史一样悠久的书籍,默默欣赏起那本书来。

    “你温柔的眼波,是我一生的缱绻。偶然投影在我的心里,便让我眷恋。为你,我愿,容颜不老,即便换脸。”

    “为你愿意换脸?这诗怎么莫名其妙的,上下文意境好乱,应该不是那批人写的吧。”陈漠言对于诗歌也略有研究,不禁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然后一看作者,果然,并没写哪个诗人的名字。署名处却是一片空白,看来是无端收录的一首小诗,也不知威廉他老祖宗看上了这首诗的哪一点。

    陈漠言随手翻过那一页,继续往下看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一杯咖啡已然喝完,而威廉不知为什么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窗外潜伏的庄重开始还能坚持盯着,到后来发现陈漠言竟然干脆看起了书,不禁气急。妈蛋这种危急关头,丫竟然还有心情看书?

    庄重恨不得进去提醒陈漠言,可是危机还没出现,陈漠言绝对不会相信庄重。而且本着利益最大化的原则,庄重当然要等陈漠言惶恐无助的时候,脚踏七色云彩从天而降,那时候才能抱得美人归……啊呸,哥不是那种人!应该是抱得钱钱归!

    庄重正义凛然的想着,可是看着陈漠言那窈窕的身材,该凹的地方凹,该凸的地方凸,似乎抱得美人归也不是什么很难接受的事情嘛。

    贱人庄重似乎丝毫没有想到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,陈漠言可绝对不会看上他的。

    时间就在这种百无聊赖的情况下流逝着,足足一个小时过去了,威廉依旧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而陈漠言已然看完了那本诗集,见威廉还没回来,不禁有点焦躁。左右看看,忽然心中生出一种在古堡里逛逛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种想法稍纵即逝,却瞬间抓住了陈漠言的心,说干就干,就像装13文艺青年们说的,人生本该就要有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    陈漠言决定说走就走,于是她起身,从古堡的大厅逛到客房,又从客房逛到厨房。直至整个古堡逛完,陈漠言却还觉得意犹未尽,似乎还有哪里没有去过一样。

    陈漠言立定思考着,片刻后,微蹙的眉头展开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地窖!法国古堡的地窖里可是都藏着陈年葡萄酒。威廉一看就是会享受的人,他的地窖里肯定也贮藏着无数的美酒吧?”陈漠言对于葡萄酒很酷爱,所以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接着陈漠言就轻车熟路的走到了地窖旁边,好像陈漠言本来就在这里生活了很久了一样。对于道路这般的熟识,就连陈漠言自己都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推开沉重的地窖门,一股经年尘土的气息扑面而来。幸好威廉并没有将这里上锁,才得以让陈漠言进入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摆放着这么多的杂物啊,威廉简直是暴殄天物,将这里当成杂物间。可惜,可惜啊。”陈漠言看着乱七八糟的地窖,说道。

    里面摆满了各种的老旧家具,以及一些淘汰下来的电气设备。

    却并不是陈漠言想象中的美酒满窖的模样。

    微微摇摇头,陈漠言决定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在她转身的刹那,忽然看见在一个破烂沙发的背后,好像还藏着一扇门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般,陈漠言竟然走过去将沙发挪开了,她要进那扇门里看看!

    放在往常,教养良好的陈漠言是绝对不会未经主人允许,就做这种事情的。

    只是今天陈漠言就像被鬼迷心窍一般,做出了连她自己都不解的举动。

    吱呀,门被陈漠言推开。

    这扇门同样没有上锁,只是里面黑的可怕,一点东西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陈漠言悄悄的走进去,在旁边的墙壁上摸索电灯开关。

    一阵摸索之后,只听啪一声,一盏老式的灯泡响了,发出昏黄的光芒,将整间屋子照耀的朦朦胧胧。

    这间屋子里倒是干净的很,不过有一点很奇怪。就是屋子太干净了,跟外面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而且屋子狭长,下窄上宽,不似用来贮存东西的。这种形状却是有浪费空间的嫌疑。

    陈漠言疑惑的看着这间古怪的房子,一步步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而在她的身后,被推开的门忽然无风而动,轻轻的关上了。

    前方的陈漠言竟然一点都没察觉,还在全神贯注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糟糕!陈漠言怎么进了那里面?那间房子阴气颇重,绝对不是善地!而且看位置,好像是鬼阴草生长的地方啊。这下陈漠言要危险了!”庄重一看陈漠言进了房间,不由道。

    他一路跟随陈漠言过来,却是正好看见陈漠言鬼使神差的推开了那扇门。

    “嗯?门怎么推不动?”庄重走上前,想要将门推开。可是用力之下才发现,本来陈漠言就可以推开的门,此刻竟然重逾千斤!

    庄重几番用力之下,都无法让门产生一丝一毫的缝隙。

    “这下不妙了!”庄重看着门,忽然伸手入怀中,将罗刹摸了出来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