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69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八十九章 僧皮兽角鼓
    “不,威廉你这话就过了。陈漠言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将公司做到这么大,还是十分有本事的。如果真的要以咖啡论的话,她起码是麝香猫屎咖啡。”闻老板悠悠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威廉一惊,万万没想到闻老板对陈漠言的评价这么高。

    麝香猫屎咖啡可是这个世界十大最昂贵的咖啡排行榜的第一名。不仅是因为其极其昂贵的价格,同时也是因为它相当的稀少。它是由麝香猫的粪便中提取出来后加工完成,麝香猫吃下成熟的咖啡果实,经过消化系统排出体外后,由于经过胃的发酵,产出的咖啡别有一番滋味,成为国际市场上的抢手货。这种极其昂贵的咖啡,价格为每磅160美元,已经获得了世界各地的超人气。

    就算威廉现在喝的埃斯梅拉达的咖啡也不如它贵重。

    闻老板竟然给陈漠言这么高的评价?

    可是闻老板接下来的话,却让威廉明白闻老板的真正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猫屎咖啡虽然名贵,但是毕竟是猫拉出来的屎。一坨屎而已,卖到几千万几亿也是一坨屎。凭什么跟人斗呢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华夏文化果然博大精深啊,佩服佩服。要不是我要回英格兰,我还真想留在香江继续学习华夏文化。”威廉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可以随时回来嘛。虽然你那古堡早就转让给了我,不过你要是回来,我也可以暂时让给你居住。毕竟那阴阳棺椁的风水局是你祖辈设下的,我要是直接鸠占鹊巢,心理上也过意不去不是?”闻老板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威廉不禁笑了笑,说:“闻老板这话说的就太客气了,这别墅你也是出了大价钱的,我已经变相得到了祖宗的余荫,也就不奢求太多了。反正我这人好吃懒做,没有什么大追求。倒是闻老板正好可以借助这个风水局将事业做大,最好能够做到英格兰,到时候我们又可以见面了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闻老板听罢,也是轻轻一笑,却没再答话,而是摸出手机,发了一个指令。

    “一个也不要留!”

    而此时,古堡地面上,阿旺正好接收到了闻老板发来的指令,不由眼中闪过一抹厉色,将身后的一面兽角鼓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当初阿旺祖师设下这个阴阳棺椁风水局的时候,留下的最后反制手段。

    在阴棺里面有一个阵法,而控制阵法的机关便在这个兽角鼓上。

    这个兽角鼓也不是一般的法器。它的鼓面由一位著名的泰国僧人的皮制成,而鼓面两侧各有一个狰狞的兽头,兽头的角弯曲朝天,充满了威严霸道之感。

    这面鼓就叫做僧皮兽角鼓,是阿旺师门传下来的门派至宝。

    透过地下室的门,阿旺听着里面传出的打斗声音,似乎庄重跟血尸打的难解难分,一时间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两人的战斗频率也越来越慢,显然是都有些乏了。

    阿旺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,轻轻道:“累了?让我为你们加点力量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阿旺将手中的僧皮兽角鼓敲响。沉闷的鼓声传进地下室,一声声敲击在血尸的心头。

    而庄重听见门外传出的鼓声,不禁一愣。尽管不知道鼓声有什么用,但是庄重猜得出绝对不是什么好用处。

    庄重想法刚落,果然就见血尸双眼一翻,冒起汩汩血芒,好像是流淌在眼眶中的血水一般,浓烈腥臭。

    而在阴棺地下室的四周,一道道线条凸起,逐次点亮,最终形成一个诡异的眼睛图案。

    眼睛一形成,就跟血尸双眼形成了联系,两者同时一闪一灭,恐怖渗人。

    “糟糕,这血尸被门外的人用鼓声控制了!”庄重暗暗道,知道现在不是隐藏实力的时刻了。

    径自将罗刹飞刀从怀里摸出,断喝一声,罗刹之上登时燃起长长尾焰,对着血尸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血尸此时早已经没了自主意识,面对袭来的罗刹不知闪躲,只听扑哧一声,罗刹穿透血尸胸膛,在血尸身上灼烧出一个胳膊粗细的洞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,咚咚咚”,鼓点逐渐变得急躁起来,血尸双眼中也充满了肆虐的情绪,似乎胸膛上的伤口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行动,哇呜一声就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次的血尸已经不执著于撕人脸皮了,而是只要能对庄重造成创伤就行。

    爪挠,嘴咬,尸水溅射……各种手段全都用上了,好似一个泼妇打架。要是血尸此刻清醒过来,看到自己这般泼妇模样一定会羞愧的,一个自诩女神的文艺青年竟然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,简直就是耻辱啊。

    “庄重,小心啊!”陈漠言缩在墙角,见血尸发狠,不禁对庄重喊道。

    庄重却是没空理会陈漠言的关心,左手掌镜跟罗刹飞刀配合,不住的站转腾挪,好不容易抵住了血尸的第一波疯狂攻击。

    丧失了理智的血尸果然可怕,不断的以自杀式招式攻击庄重,完全不顾忌身体会受到重创,将庄重逼迫的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“必须尽快将她解决了!”庄重心神一凛,看出这阴棺里的阵法不仅对血尸有效,而且对人类也有影响。

    再多呆一段时间,阵法便会将阴棺里积攒的怨气汇聚到庄重跟陈漠言身上。对两人造成致命性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罗刹,流焰!”

    庄重忽然将罗刹一挥,只见罗刹之上骤然窜出一道火焰虚影,从刀尾流转至刀尖,庄重挥着巨大的火焰虚影,狠狠对着血尸斩了下去。

    血尸此时还在不要命的往庄重身上扑,正巧被这道火焰虚影被斩中,一道火焰几乎没有浪费,全都打在了血尸身上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哧拉声,血尸坚实的身体被火焰迅速焚化,从头颅中间开裂,斩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而每一半身体上都冒着紫红色的火焰,火焰迅速蔓延着,不一会就将血尸烧成了一堆黑炭。

    “呼”,庄重长出一口气。本来他不想动用罗刹的,有陈漠言在场,罗刹这等重宝却是不方便外现给别人。但是情况危急,却是别无他法了。

    只盼望陈漠言能管住自己的嘴,不会把庄重拥有重宝法器的事情说出去。

    而解决了血尸之后,庄重兀自不停,拳脚不断挥舞,同时嘴里发出嘿哈的声音。

    还不时的夹杂几声惨叫,好像自己被血尸击中了一般。

    陈漠言诧异的看着庄重,还以为庄重疯了呢。

    庄重便在这种手舞足蹈中,逐渐的靠近了门口。

    门外的阿旺听着里面传出的叫声,不禁得意起来。

    小子不是很厉害嘛?不是破了我的咒术吗?这次你再破一下试试啊。哼,这回不要了你的命,我就不叫阿旺!

    阿旺想着,不禁加快了敲鼓的速度,鼓点变得更加急促起来,同时阴棺房间里的阵法也开始转动起来,阵法中心竟然隐隐传来一股股的吸力,要将庄重的灵魂吸走。

    这阵法果然对人也有伤害!庄重骇然想着,不禁庆幸自己刚才当机立断,解决了血尸。

    现在,却是解决外面那个家伙的时候了!

    “给我开!”

    庄重眼中射出一抹精芒,猛然将罗刹劈出,只见铁门之上迸现出星星火花,厚实的铁门被庄重一下劈开了。

    而庄重紧接着一脚将门板踹飞,如同扑人猛虎,只是一跳,就到了阿旺的身边。

    手掌一翻,便将阿旺敲鼓的手腕拿住,一转一放,阿旺手腕上传来咔嚓之声,腕骨已然碎裂了。

    随后庄重再次出手,将阿旺另一只手也折断,这才飞起一脚,将阿旺踢飞。

    那面僧皮兽角鼓则滚落在地,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