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70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九十四章 村屋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我穷酸吗?怎么?现在不说了?”庄重一脸鄙视的看着老板娘,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老板娘一时无语,要说钱吧,一百万她也能拿出来,但是都在银行存着呢。哪里像是庄重,随身带着一张支票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这个穷酸买你一百万的手机,这笔生意你做还是不做呢?”庄重奚落的说道。

    老板娘傻眼了,她以为庄重是想用这一百万打她脸呢,没想到竟然主动给她送上来一笔生意!

    “做!做!”一百万的生意那,不做才是傻瓜呢。

    老板娘殷勤的点着头,虽然心中依旧看不起庄重,但是看不起又怎样?看不起也不妨碍做生意啊。这年头不就是傻子的生意最好做吗?

    感情老板娘却是将庄重当成了傻子,心里已经在盘算着该给庄重塞进去多少水货手机。是三分之一呢,还是二分之一呢?真是让人忧伤啊。

    “凌洛,你还站着干什么?赶紧进店给我搬货去!”老板娘冲凌洛喊叫着。

    谁知道庄重却拦在了凌洛的身前:“她已经辞职了。”

    “辞职?什么时候,我怎么不知道?”老板娘不快的问。

    “现在!怎么,有疑问?”庄重冷声到。

    “好吧,不过今天的工钱不可能给她结算了。再者她傍上你这么个大款,也看不上这百十块钱了不是?”老板娘却是连这点钱都要抠唆一下,其嘴脸让人忍不住生厌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凌洛想要说什么,可是却被庄重拉住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莫名出现的男人,凌洛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信任,于是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,我得先验证一下这张支票的真假。”老板娘却也小心谨慎,拿着支票说道。

    庄重无所谓的点点头,说:“你尽管验证。”

    之后老板娘便走进店里,打电话验证去了。验证的结果很明确,支票是真的,随时可以兑取。

    老板娘不由眉开眼笑,一边殷勤的问着庄重需要什么样的手机,一边跟庄重商量,自己店里的手机存货不够,可不可以先发三分之一的货,余下的三天内发全。

    庄重想都没想,土豪气十足的一挥手:“都不是事!我要一批老人机,尽量要简单。全都给我送往香江福利院跟养老院!”

    “哟,看不出老板您还是一个大善人。放心,两个小时内,第一批货就会送到!”老板娘笑的更开心了,完全没了之前对庄重的鄙夷,改成了奉承。

    周围人听见庄重这么说,一开始对庄重炫富行为还挺鄙视,现在却叫口称赞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记得快点给我送去!我先走了!”庄重随意的摆摆手,一拉凌洛,示意跟他离开。

    凌洛虽然奇怪庄重到底为什么要找自己,不过还是听话的跟随庄重走了。

    剩下一脸艳羡的老板娘,想着自己要是年轻个十岁,是不是也能吸引到如此潇洒多金的小帅哥呢。

    而之前跟庄重说话的吊丝同学,则苦大仇深的看着庄重的背影,内心在痛苦的挣扎。完了,女神跟人开房去了!女神竟然跟人开房去了!不,这不是真的!不过即便是这样,我也不会放弃女神的!

    女神,我要给你生孩子……啊,不对,你就是生了孩子我也愿意要你!

    只可惜吊丝这番心声女神听不见,凌洛随着庄重已然走远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给她一笔生意?”凌洛走在庄重的身侧,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庄重却是没有说出答案,而是故作神秘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找我有事情?或者说你认识我?”凌洛眉头一蹙,停下了脚步,问庄重。

    庄重含着一丝笑意,上下打量凌洛一眼,这女孩当真有小家碧玉的感觉,让人忍不住便生出亲近的好感。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你,不过我认识另外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一个人?你是说……他?”凌洛冰雪聪明,却是瞬间猜出了庄重所说的是谁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不清楚他对你说他叫什么,不过据我所知,他叫做破军。是个职业杀手,已经在半年前死了。”庄重没有隐瞒,全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凌洛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凌洛呆住了。半晌,才幽幽的开口,语气已经哽咽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就知道他的身份不一般。我之前跟他见面,他总是一副谨慎的感觉,好像谁也不相信一样。他身上有一种寂寞入骨的东西,我感觉得到……只是没想到,他竟然是杀手,我早应该猜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太伤心,他死的很安详,唯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。”庄重不得不撒了个谎,安慰下凌洛。破军可是被炸成了碎片,怎么谈得上死的安详?

    “你不用安慰我,一个杀手即便死的再安详,又能安详到哪里去?放心,我不会因此犯傻的,十年前他把我从人贩子手中解救出来,当时就对我说要尽可能的活下去,才能有资格对一切苦难跟不公说不,我会好好活下去的。”凌洛深吸一口气,却是无比的冷静。不过这种冷静中的悲伤却是最为伤人,要是调整不好,抑郁成疾也不是危言耸听。

    历史上便有一位名人,在得知母亲去世之后,一言不发,一切照旧,好像看不出什么悲伤来。但是三天后他忽然吐出一口血,自此成疾,不出半年也一命呜呼了。这就是所谓的哀莫大于心死。

    庄重担心凌洛目前也是这种状态。

    “之前有人给我打了一笔学费,恐怕是你做的吧?”凌洛却是举一反三,立即想到了学费的问题。

    庄重点点头:“没错,我只是急人之难。换成其他人有这种困难,我也会帮助的,当然,前提要是美女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诚实。”凌洛看了庄重一眼,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庄重毫不知羞耻。

    “他也是死在你手里的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知道?”庄重震惊了。他可是什么都没说呢,凌洛却猜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察言观色,加上推理。你跟他有仇?”凌洛简单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正好相反,我跟他一点仇都没有。他的职业是杀手,有人出钱要他杀我,所以便有仇了。”庄重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你找我的目的是什么?恐怕不会是特意来说明下你帮我交了学费吧?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能猜得到,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。我需要知道他幕后的老板是谁,他说你知道。”庄重干脆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全家人都是死在那人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庄重的答案很简单,也很震撼。

    凌洛捂住了嘴巴,仿佛听到一个让她年难以置信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竟然也是孤儿?怪不得,怪不得他一直拿我当亲妹妹对待,让我体验到了难得的家庭温暖。原来是这样……”凌洛呢喃着,眼神有些迷离了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吧,他曾经放在我这里一个东西,说将来要是有人来找我要,就让我交给来人。”片刻后,凌洛眼神重新变得坚毅。

    这个历经了艰难困苦的女孩,已经很少有什么能够打倒她了。

    于是庄重跟在凌洛的身后,往凌洛在校外的一个住处而去。

    以往她晚上打零工的时候,无法回学校,便不得不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住处很少人知道,这也是凌洛第一次带外人前来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走到一间破败的村屋,主人早已经搬走多年。屋子也没修葺就出租了出去,凌洛之所以选择住在这里,却是因为这里足够便宜。

    庄重打量一眼周围,倒是没有什么遮天蔽日的大楼,而是一片田地。却是难得的好风景,只是屋子略显寒碜了一点。

    吱呀,庄重推开生锈的铁门,走了进去。他知道,谜底揭开的时刻马上要来临了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