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95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零三章 三方结盟
    当然,这得要庄重突破暗劲二重。暗劲二重才能有跟暗劲巅峰一战的能力。

    否则像是王、禅济一样,他们即便身上存在弱点,庄重也不可能有机会攻击到。

    “不过,却是需要怎么个练法呢?”庄重有些惆怅的想到。

    他所学颇杂,平时还不显露,境界越高却是弊端越来越多。精力不够便无法齐头并进,只能选择一项进行突破。

    八卦?谭腿?八极?

    摇了摇头,全都被庄重否定了。最终庄重选择的还是形意拳。

    这是一门大拳种,几乎囊括了所有国术的特点。而且形意拳模仿动物之形,也有参照对象。至于练功的地点嘛,庄重却是早就想好了,一个非常棒的地方。

    庄重却是准备在那里渡过两个月,将自己所学的形意融会贯通,真正有自己的东西才罢休。

    国术,不是说要学会各种牛逼的心法、桩功就厉害了,而是需要不断的学习、实战。

    庄重记得以前那姓韩的八卦掌和尚在教育雷子的时候,就曾讲过这么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有一个修士向一个禅师求法,这个修士每天都勤于修炼,有时间就打坐,禅师就问他,你打坐是为什么?修士答日,为了成佛。于是每当修士打坐的时候,禅师就拿一个铁棒和一个石头在修士身边磨,修士不堪其扰。就问,师傅你在做什么?禅师说,衣服坏了,要磨一根针。修士奇怪地问,铁棒可以磨成针吗?禅师立刻反问,打坐可以成佛吗?修士愣住不知该如何回答,禅师又问。你驾驭的马车不走路,你打马还是打车?于是修士顿悟。

    练功也是如此,只是埋头苦练是成不了什么高手的。高手必然是经过实战演练的,小说里那种练了几十年桩功然后一朝出门打遍天下的桥段,是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桩功只是基础,明白了桩功还得练打法。即便是禅济、王这种高手,若是只会炼髓也不可能这般厉害,他们还得会把拳意外放,会打人才行。

    “唔,去那个地方得多带几件耐磨的衣服了。”庄重自言自语着,收拾了几件厚实的衣服,便上床休息了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庄重必须争分夺秒。他可不认为王会就此放过庄重。

    一个杀手门的门主,会这般仁慈善良?虽然他不可能亲自对庄重动手,但是按照他对庄重境界的了解,他肯定会派出正好比庄重高一境界的人前来暗杀。

    庄重必须最快速度突破自己,才能应付可能遇到的暗杀。

    夜已深,雨变得淅淅沥沥,小了很多。这样的夜晚最是适合睡觉了。

    可是在方圆大厦内,闻中世的办公室依旧亮着灯,这位香江大鳄似乎仍然在勤奋的工作。

    靠近他的办公室,就能听见里面传出的低沉声音,闻中世似乎在跟什么人通着电话。

    “向老弟,你放心,我的消息绝对准确!那个庄重受了重伤,给他看病的医生跟我很熟,绝对不会骗我的!”

    “闻兄给我打电话,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件事吧?现在庄重有周锋宇罩着,我可不想为了一个小马仔就跟周锋宇公然撕破脸面。毕竟周家在香江也是有不小能量的。”电话那头传来向华星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呵呵,向老弟你胆子怎么变小了啊?况且我也没说让你做什么犯法的事情嘛。我们完全可以趁着这次庄重受伤做点文章!”

    “如何做?还请闻兄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专业人士问过了,像是他们这种人,只要受过伤便会影响状态,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回不到巅峰状态了。只消我们两个月之后向庄重发起挑战,我们便能趁机将他置于死地!”闻中世阴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办法是好办法,可是庄重不接受怎么办?我们都知道受伤会影响状态,难道庄重就不知道了?他会傻乎乎的接受挑战?”向华星质疑道。

    “哼,重利之下又容得他选择?我这次会拿出一块地皮来做赌注,陈漠言可是对那块地皮垂涎已久。现在那小子是陈漠言的保镖,我不相信他会抗拒陈漠言的命令不出战。而且他不是来香江赚钱的吗?我们再加点彩头,赌注达到几千万、上亿的时候,你觉得他能控制住自己?”

    对于人性的贪婪,闻中世深有体会。知道这种情况下,庄重绝对会动摇。人对自己都会莫名的信任,即便只有十分之一的获胜机会,人就会自动在心中将其扩大成十分之五六,这种几率却是足以值得冒险了。

    “嗯,听着似乎不错,可以试探一下。”向华星赞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不过对战拳手的事情,那就得摆脱向老弟了。最好是比庄重高出那么一点,不会让他觉得没有希望获胜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尽力寻找的。我这边还有客人,闻兄我就先挂了。”向华星点点头。

    心中却是骂了闻中世一句,什么叫正好比庄重高一点点?你丫知道现在找个比庄重低一点的拳手都很难吗?

    向华星郁闷的将桌上的红酒一饮而尽,又斟上了一杯。

    而坐在向华星对面的范志琦,却是脸上带着轻轻的笑容,说:“怎么?向老板似乎不高兴?”

    向华星看看范志琦,跟范志琦干过一杯之后,才将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一听有老板主动拿出赌注对付庄重,范志琦不禁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玩钱财他心疼,但是玩阴谋诡计他却是很乐意的。

    何况对方要对付的人还是庄重。

    “好了,向老板就不要为这个问题发愁了,不就是一个拳手吗?包在我身上了!我绝对可以帮向老板找到!”范志琦拍着胸脯保证。

    “是吗?也对,范老弟那是什么家世?内地军中可是有大批量的高手,想必范老弟自然可以找到一位定能将庄重斩杀马下的高手!”向华星恭维的说道。

    范志琦不动声色的喝了口酒。其实向华星说对了,范志琦正是想从军中寻觅一位如此高手,他早就收到消息,说庄重曾经在乔家别院跟两位东南之剑的军官交恶,加上范家在军中的影响力,想必这一点是可以利用的。

    三方结盟,一出针对庄重跟陈漠言的局就此设下。

    可怜此时的庄重还在睡梦中,浑然不知夜里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第二天,庄重便跟陈漠言说出了自己准备闭关的想法。

    起初陈漠言还极力反对,可是拗不过庄重执意要做,即使辞职也得闭关。

    陈漠言只好同意,按照庄重的奇怪要求给庄重联系了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庄重谢过陈漠言,收拾行李径自去了那里。

    而路上,庄重又给尹蓝蓝和赵微微都打了一个电话,告诉他们自己要闭关一个多月,万一联系不到不要担心。

    尹蓝蓝对此是极为赞成,庄重功夫越高对她的计划实施越顺利。

    而赵微微对庄重言听计从,也没什么反对意见,只是让庄重注意身体。

    电话末尾,庄重忽然想起自己发现的那个千年蜈蚣形的吉穴。给赵微微说了坐标,要赵微微想办法帮自己把那块地拿下来,实在拿不下来,租个两年也行。

    赵微微答应了,想来按照林家在香江的能量,不至于这么点事都办不了。

    香江狮虎山。这是香江一家著名的野生动物园,所有的动物都是原生态放养,保证了它们的野性。

    在动物园工作人员接到上头的命令后,还异常的奇怪,眼前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要选择在动物园里风餐露宿一个半月。

    看上去这人脑子也没病啊,难道这人其实是传说中的狼孩?被狼妈妈养大,现在想要重新体验下那种野兽的生活?

    工作人员猜疑着,打开动物园的大门,让庄重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