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958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零六章 记得打给我

第六百零六章 记得打给我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自然。”那人倨傲的道。

    显然陈漠言的反应在他的预料之中,要是陈漠言没有这个反应,他倒是反而要吃惊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赌约的价值总计超过十亿!

    光是闻中世提供的一块地皮就超过了八亿!那还是之前拍下的价格,放到现在价格还要高一些!别说还有一个多亿的赌资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庄重见陈漠言都有些失态,不禁奇怪的接过战书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对地皮的价值不清楚,但是后面那一个亿的现金却是让庄重的眼皮连连跳了几下。

    竟然是一个亿的赌约!天,这么大的手笔?

    庄重之前还以为不过百万的资金呢,谁料到竟然一出手就是一个亿,再看看前面那块地皮,能够让陈漠言失色,那肯定价值极高!

    庄重瞬间对这次的赌约有了一个清晰认识,根本就是一次不能输,也输不起的赌战!

    当然,庄重也可以不接。

    至于理由嘛,很简单,庄重根本拿不出响应的赌资嘛。

    “庄重,你怎么看?”陈漠言惊讶过后,便恢复正常神色,转头问庄重。

    虽然她对闻中世提供的这块地皮垂涎已久,不过事件的主角却是庄重。还需庄重同意才行。

    而且闻中世也在战书中要求陈漠言拿出加列山道的那块地皮来对赌。这都是挑战与风险并存的事情,万一输了,赔掉的可能是整个方圆集团的前景。

    “我不怎么看,因为我没钱。”庄重轻笑道。

    陈漠言还没回答呢,那前来下战书的人忽然冷笑了起来:“原来是个胆小鬼加穷鬼!哼,我就说这次事情绝对谈不成嘛。”

    庄重一听他这话就不乐意了,你说我胆小鬼没关系,但是你说我穷就不行了!信不信老子分分钟掏出几万个钢镚砸死你!

    庄重看着那律师模样的家伙,忽然脸上露出笑容:“咦?我怎么看着你很眼熟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稀奇的,我岑东乃是香江最有名的律师,你见过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我想起来了,我认识你爸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岑东不相信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爸姓岑是不是?”庄重一本正经道。

    “对!你还真认识!”不得不说,无论是谁跟庄重对话,都会瞬间被庄重拉低智商。岑东听见庄重说出他父亲的姓,不禁当真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跟家父之间有什么交情?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爸其实就是玩友。玩友你懂吗?因为某个兴趣相投而认识的。我跟你爸就都喜欢下象棋。你是不知道,老爷子的棋艺那叫一绝,我跟他下过很多次都不是他对手。最凶险的一次是,你爸爸只剩下一个象,我只剩下一个士。于是,我提议让象和士都过河,你爸爸答应了。你爸爸就用他的象象我,我就用士士你爸爸。你爸爸又用他的象象我,我就又用士士你爸爸。你爸爸象我,我士你爸爸你爸爸像我,我是你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庄重说的兴高采烈,唾沫横飞。

    本来岑东还蛮有兴趣的听着,可是越听越觉得不对劲,直到后来才反应过来,气的冲庄重一指:“闭嘴!我要告你!我要告你!”

    “咦?告我?为什么啊?我讲的不对吗?”庄重故作无辜的问。

    岑东立即知道今天遇上贱人了,不禁冷哼一声,也不追究这个话题,只是催促陈漠言:“陈小姐想好了没,要是想好便签了这赌约。”

    陈漠言看看赌约,再看看庄重,忽然一把将庄重拉过去:“说实话,你有多大的把握能赢?对方这次显然吃定了我们死肋,知道我们无法抗拒这诱人条件。但是要是因此让你送了命,那就是我的过错了。所以你跟我透个实底,你的伤势到底好了没?对你的身手又有多少影响?”

    庄重斜睨陈漠言一眼,说:“我可不认为你对我在动物园的行为一无所知。你说我伤势好了没?”

    陈漠言听罢,不禁满脸黑线。庄重不说她还真忘了这茬。当她看到动物园园长送来的视频后,陈漠言就感觉自己的脸面都被庄重丢光了,深深后悔自己把庄重介绍进了狮虎山动物园。

    不过丢人的背后,却也反映出庄重的龙精虎猛。试想敢带着几头狗熊跟狮子肉搏的家伙,会是重伤未愈吗?

    “那……接受?”陈漠言兀自有些不放心,再次问庄重道。

    “接受,为什么不接受?对方送上门来的肥肉我们要是不吃,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。不过所有的赌资全都要有你负责哦。至于赢了之后嘛,地皮归你,一亿资金要归我。”庄重眼皮一抬,道。

    他倒是打的好算盘,一分钱不出,却可以吃到一亿的分红。

    陈漠言刚想说些什么,可是听见庄重随后的话,就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只是输些钱,而我输了是输掉性命。”

    是啊,一个是以命为注,一个付出的究竟还只是钱。孰轻孰重?陈漠言心中已经有了论断。

    “我同意。”陈漠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现在可以签合约了。”庄重吹声口哨,将战书递给了陈漠言。

    陈漠言重新过了一遍赌约内容,然后郑重签下了自己名字。接着是庄重,也签了名。

    这份赌约却是即日生效,具备了法律效力。而且即便不具备法律效力也没关系,因为合约上说届时向华星将会邀请武林中有头有脸的几位前辈作证,庄重看了名单,确然都是成名已久的人士,公正性还是可以保证的。

    比武时间在两周后,地点则是公海,届时将乘坐向华星的游轮出海。毕竟赌拳也是犯法行为,在公海上就不受任何国家管辖了。

    岑东看着两人将赌约签了,这才志得意满的露出笑容,用一种阴险的语调道:“那我就恭喜两位能够胜出了,拿到这价值十亿的巨额赌金!”

    只是他说的是反话,却是巴不得庄重死在公海上。

    庄重也不介意,只是笑着拍拍岑东的肩膀,说:“那我就谢谢你了,有空我还会找你爸爸下象棋的哦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顿时让岑东的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冷哼一声,收起赌约就要往外走,谁知道又被庄重一把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哎,别走啊。我跟你爸爸这么好的关系,咱们之间也应该亲近一下。喏,这是我的号码,有空多联系啊,一定要打给我哦。”庄重说着,将一张纸条递给了岑东。

    岑东出于律师的素质,倒是没有将庄重的纸条直接扔在地上,而是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扫一眼后,却惊讶了:“怎么这么长的号码?你这是用的什么通信商?”

    “啊,我们内地的都这么长。通信商嘛,好像叫什么华夏工商银行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陈漠言本来刚喝了一口水,却是瞬间喷了出来,笑的前仰后合。

    岑东的脸却是又黑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个贱人!竟然拿着银行卡号给自己,还让自己经常打给他!打给他几百万冥币要不要?

    “再见!”岑东知道自己在人品贱格方面万万不是庄重对手,瞪了庄重一眼,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出。

    另一边,陈漠言笑完了,恢复一本正经的面容,道:“赌约上说你的对手叫做郭超,你认识他吗?”

    “谈不上认识。”庄重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常年在清平寺之中,对于当今华夏的武林其实并不熟悉,知道的也都是武林旧事。不过这个郭超他倒是知道一些。因为这人乃是国内太极大师陈旺的徒弟。陈旺的一身太极修为已臻化境,他教出来的徒弟自然也不会差了。

    这个郭超在南方名声很响,号称东南太极虎。不说别的,单单是这个名气,就比庄重高了几倍。

    而范志琦能将郭超请来打拳,显然也是下了大力气的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