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965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一十章 战前下马威

第六百一十章 战前下马威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你这是?”庄重狐疑的看着这一切,有点想不明白陈漠言为何要剪掉头发。

    难道是失恋了?想要削发为尼?

    可是很快庄重就发现不对了,因为如果是陈漠言自己剪的,陈漠言就不会惊叫了,而且也不会剪的如此难看。

    一头秀发赫然被剪的坑坑洼洼,没有一点的美感。庄重不相信任何一个女生会允许自己的头发剪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谁干的?”庄重很快改口,凛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惊叫过后,陈漠言倒是冷静了下来,看着枕头旁边的剪刀跟短发,眼中光芒闪烁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?”庄重愣了下。

    “昨晚我的头发还是好好的,而且我家里也没这种样式的剪刀。”陈漠言脸上笼上一层寒气,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?!”庄重一听,就震惊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昨晚有人进入陈漠言的卧室,用一把自带的剪刀剪下了陈漠言的头发!

    而整个过程陈漠言丝毫未觉,直到天亮之后才发现头发被剪短了!

    换言之,如果对方想要陈漠言的性命,陈漠言早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!

    不动声色的剪掉头发都能做得出,在陈漠言脖子上切上一刀又有何难?

    庄重脸色凝重,先是走近陈漠言窗前,仔细看了看窗户,这里却是并没有被人进来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再看门口,虽然有痕迹,可是也说不清到底是谁留下的,说不准就是庄重留下的呢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对方基本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!

    庄重顿感头疼。他首先想到的会不会是鬼魅作恶,可是别说陈漠言房间早被庄重布置过,不可能被鬼魅侵犯,就算是真的鬼魅来袭,庄重也不可能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虽然昨晚庄重画风水图耗费了大量注意力,但也不可能瞒过庄重神识。这是风水师对于阴阳二气天生的灵觉,只要鬼魅出现在附近,阴气就会变得浓重。庄重即使在熟睡中也会自然惊醒。

    排除这个因素,剩下的自然是人为因素了。也只有人,才能瞒过庄重的感知。

    当然,对方肯定是高手,不是高手也做不到这种春梦了无痕的境界。陈漠言好像做了一场梦,然后就醒了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在警告我?”良久,陈漠言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心思聪敏如她,不会想不到其中的关节。连庄重都能瞒过,对方的身手已经很高了。不过对方采用这种手段应该只是警告,而不是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陈漠言有什么值得警告的呢?

    庄重跟陈漠言同时看对方一眼,却是想到了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是他?”

    两人异口同声的道。

    随即心照不宣的没有再言语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他的话,那这次就很危险了。

    对方既然能够堂而皇之的摸进来,不让庄重发觉,那就意味着对方的功夫很可能比庄重高!

    “庄重,要不我们撤回赌约吧。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送死。”陈漠言沉默下,忽然道。

    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陈漠言倒是对庄重没了芥蒂,转而关心起庄重的生命来。

    而她说的也不是别人,正是庄重赌战的对手,那个太极高手,郭超!

    如果昨晚的是确然是郭超,那就证明他功夫在庄重之上。这个赌约庄重就不可能赢了!

    是以陈漠言才有此一说。

    谁料,庄重却摇了摇头:“不需要。赌约合同已经签了,就是我们想撤回,对方也不可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按照赌约的条件输给他们那块地皮好了!”陈漠言道。

    加列山道是陈漠言这几年的心血之作,陈漠言虽然嘴上说的轻松,但是心里肯定也在滴血。

    庄重笑了笑:“行了,别自己给自己添堵了。赌约无须撤回,一切继续!即使对方真的是郭超,也未必就能证明什么。太极本来就是一种奸猾功夫,我们一般讲太极如摸鱼,这种夜深人静、浑水摸鱼的事情,正是太极的强项。所以他能摸进来也不算什么稀奇事情,如果摸不进来我才要失望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陈漠言听了庄重的解释,有点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而且郭超的目的也不是吓唬你,他真正的目的是吓唬我!是为了在战前给我一个下马威!让我心理上产生畏惧,从而在对战的那一天无法发挥出真正实力。他这样做,本身就是变相承认我对他产生了威胁。我们怎么能中他的计,被他这么一招算计呢?”庄重眨眨眼,又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还未交手就军心浮动,这样不好。是我想太多了。对不起,庄重。”陈漠言很快想通了这一点,对庄重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。他给我下了一个绊子,我也要还回去。他的太极讲究一个奸字,我的形意却讲究一个狠字。真正玩起命来,却是还得看谁更狠!”庄重眼神一凛,森然道。

    “庄重……我想他肯定料到了你会反击,应该早有了防备,我看你还是从长计议吧。”陈漠言劝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不会傻到自投罗网的。如果不行我不会硬来的。好了,你先换衣服吧,我走了。”庄重一摆手,说。

    然后装作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陈漠言睡衣下高耸的一团,以及凸出的两点,差点鼻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陈漠言这才发觉自己还穿着睡衣,慌忙拉过被子遮住身体,心慌意乱的跟庄重说声:“好。”

    庄重略带遗憾的走出陈漠言房间,回到了自己住处。

    一进门,庄重就按响了国安的护腕通讯器。

    “喂,榔头,我这边出了一点问题,我需要你帮我调查一个人。”庄重看着通讯器里的榔头,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这次跟我赌战的太极高手,郭超!我要知道他昨晚是否离开过住处,他现在的住处又在哪里,附近建筑物等等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暗杀他?”榔头惊讶的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过是去拜访一下他而已。放心,我不会擅自行动,打乱上面的计划的。”庄重解释。

    要是庄重真去暗杀郭超,恐怕第一个不愿意的就是尹蓝蓝。尹蓝蓝还指望着庄重借此一战扬名立万呢,一旦郭超被暗杀,那罪名直接就安到了庄重头上,别说扬名立万了,恐怕庄重立马遗臭万年。国安的计划也就彻底烂掉了。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。我马上去查,等我消息。”榔头松了口气,回答道。

    然后通讯就闭掉了。

    庄重则一边打开电脑将设计的蜈蚣形庙宇图传给赵微微,一边等待榔头的调查信息。

    赵微微那边接到风水图之后,倒是颇为感兴趣。立即就找人去核算施工费用了,一个中小型的妈祖庙其实也花不了多少,一百万也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正好庄重手上还有周锋宇给的那一百万。之前庄重将支票扔给了凌洛打工的老板娘,不过随后庄重就以支票被偷让周锋宇给挂失了。所以老板娘才没有取出钱来,而且还差点被误认为小偷抓进去。

    周锋宇这人办事也是周到,随后就让人重新送了一张支票过来。正好用这一百万修复蜈蚣形。

    “滴滴”,两个小时后,庄重的护腕通讯器响了。

    接通后,却是榔头。

    “庄重,我调查清楚了。昨晚十点钟左右郭超确然出过门,不过具体去了哪里就不清楚了。他现在住在向华星给他提供的别墅里,地址在新界沙田,因为这个郭超很喜欢赛马,所以向华星就把他安排在了沙田。”榔头道。

    沙田有全亚洲最棒的赛马场,也是著名的旅游胜地。游客们到香江观光,沙田马场是必到之处。置身于热闹喧腾的观众席上,翠色yu流的草地映入眼帘,骏马呼啸而过,带来极速奔驰的刺激。与其它马迷一起欢呼呐喊,激励心仪的马匹勇往直前,奔向终点。是一种惬意的享受。

    “赛马场?”庄重眼睛一闪,忽然有了计划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