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970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一十三章 发黄的报纸

第六百一十三章 发黄的报纸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郭超却没有回答,只是翻了翻眼睛,好像不管他事一般。

    而那保镖队长眉心被狙击手瞄准着呢,怎么敢反对?

    反对不是,同意也不是。所以他干脆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见两人都不说话,庄重不由笑了:“看来两位这是默认了。那我就不叨扰了,下次有机会再来作客。”

    说完,庄重拱拱手,翻身上马,一策马,八号马迈着轻快的脚步跑出了别墅。好像它也知道今天打了一个胜仗似的。

    等庄重走得远了,保镖队长眉心的红点才缓缓消失。

    保镖队长立刻松了一口气:“妈的,给我追!”

    只是他话音刚落,忽然一声枪响,一枚子弹擦着他的裤裆而过,将他的裤裆打出一个大窟窿。现在确实正应了一句网络名言了,风吹裤裆jj凉。

    这一下,所有的保镖顿时又不敢动了,生怕下一秒子弹会爆开在自己脑门上。

    而郭超看着众保镖战战兢兢的模样,不由失笑一声,摇摇头,自顾自的迈着步子回房间了。

    足足十五分钟后,狙击手才真正撤走了。众保镖在太阳底下站了十几分钟,一个个汗流浃背,累得够呛。

    保镖队长看看门外,颓然叹口气,也没了追的心思。

    是夜,向华星住所。

    郭超坐在沙发上,静静看着向华星。

    而向华星则满脸的怒容,半晌才道:“竟然发生了这种事?郭师傅你放心,我明天就将那几个混账保镖给辞了!”

    “不,这不怪他们。”郭超却摇头道。“庄重借势而来,那几个保镖身手不到,自然拦不住他。他算计的很好,借了赛马的天时地利,又借了兵器跟大马之利,即便是我也未必能够挡住他进门。此事无须责怪他们。”

    向华星听郭超没有怪罪意思,这才松口气。说实话那几个保镖跟了他很久了,要是真的辞掉了,他也不忍心。

    “不过向老板给我的资料却是有误啊,庄重的身手明明是暗劲二重的境界。他白天将断掉的白蜡杆向我掷来,分明就是隔山打牛劲。而你给我的资料却是暗劲一重。幸亏这次知晓了他的根底,万一游轮上比武之时才发现,那可会害我一条性命。”郭超斜着眼睛,说。面色正常,似乎没有一点情绪。

    可是向华星知道,这是郭超在责问他。

    要是换做其他拳师,向华星根本不可能理会。但是郭超不一样,他是内地来的,而且跟军方有关系。这种人最是不能得罪。

    于是向华星只能抱歉的笑笑,道:“是我准备工作没做好,对不住了。这是一点小小心意,还望郭师傅海涵。”

    说着,向华星递过去一张支票。

    郭超低眼扫了一眼支票上的数字,三百万。不多不少,刚好抹平他白天赌马的损失。

    不置可否的点点头,便不再提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,向老板放心,我定不会辜负诸位期望。这个庄重不可小觑,我剩下的这段时间里,却是不能再懒散了,须得调整自己状态了。”说完,郭超抱拳离去。

    等郭超走后,向华星忽然脸色一变,将手里的酒杯摔碎在墙上:“妈的,不就是白天赌马赔了,来找老子打秋风了!哼,这次还用得着你,暂且供着你。等拳赛结束,我要你好看!”

    向华星咬牙切齿的说着,冷哼一声回房间了。

    陈家别墅里,陈漠言惊讶的看着庄重,问:“庄重,你真的去找郭超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难道还有假?”庄重啃着一个苹果,说。

    “他身边不是很多保镖吗?你是怎么进去的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进去?硬闯呗。形意讲究猛打直进,要一条路往前打到底,不能退缩。我利用这次的强行闯入,一方面打击了郭超的锐气,另一方面也圆满了自己的拳意。你看看我现在,是不是比昨天帅了很多?有没有一种宗师的感觉?让你高山仰止、心生爱慕?”庄重恬不知耻的问。

    本来前半段庄重说的好好的,让陈漠言眼中忍不住有了一丝崇拜之意,只是庄重后半段话一出口,陈漠言脸色登时变了,就差一口呸庄重脸上了。

    “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开开玩笑没关系,但是明天一早我母亲就会度假回来,届时你千万不要这般随意。我母亲那人家教很严,对人异常的严肃。你一定要注意啊。”陈漠言忽然想起什么,郑重对庄重道。

    “啊?明早伯母就回来了?好吧,那我尽量不在你们这边露面就是。”庄重嘟囔着,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你是我的保镖,明天你得陪我去接机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庄重瞬间觉得自己这个保镖很苦逼,不仅要帮着雇主打拳,日常工作还不能耽误。

    又聊了一会,两人各自去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陈漠言便喊上庄重去了机场。

    陈漠言母亲是早九点的飞机,所以必须早去等待。

    等了半个小时,终于陈漠言母亲的飞机到来了。

    出机口一个盘着发髻,气度雍容华贵的贵妇款款走来,让庄重好一阵恍惚。瞬间惊叹原来风韵犹存是描述这种人的!

    “庄重,这是我母亲。妈,这是我新请的保镖,庄重。救了我好几次了。”陈漠言介绍道。

    陈漠言母亲淡淡看了庄重一眼,微微一笑,说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庄重慌忙躬身:“伯母好。这一路很辛苦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只是简单的两个字,并没继续跟庄重深谈的意思。

    庄重算是明白陈漠言说的了,她母亲还真不是一般的严肃。

    “走吧,先回家。”陈漠言母亲说着,带头往车上走去。

    庄重慌忙提着陈漠言母亲的行李箱,跟上去。

    只是在陈漠言母亲转身的刹那,庄重竟然有一种错觉,觉得这女人好像跟师父描述的师娘模样差不多。

    不过庄重师娘却是左眉毛上有一颗痣,乃是贵人痣,放在古代至少是诰命夫人的命。但是陈漠言母亲却是没有痣,这一点完全不相符。不禁让庄重打消了这种猜测。

    毕竟亚洲人的面孔很容易撞脸,据科学家研究,亚洲至少能找出近2000张相似面孔,要是某天看见一个人跟自己长得很像,千万不要惊讶。只是正常撞脸而已。

    陈漠言母亲这个情况无疑就是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无言,陈漠言母亲一直在闭目养神,也没过问这段时间陈漠言做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等回家之后,陈漠言母亲更是以旅途劳累为由,直接回了自己房间。弄得庄重好一阵不爽,这岂止是严肃,简直就是不近人情嘛。

    嘟嘟囔囔着,放下陈漠言母亲的行李,也回自己房间了。

    而庄重却不知道,就在庄重走出屋子后,二楼窗户上一双眼睛正紧紧盯着庄重,眼睛的主人喃喃自语着:“死鬼,我竟然从这个孩子身上看到了你的影子。这是天意吗?是你泉下有知,派来的吗?”

    偷窥庄重的不是别人,正是陈漠言母亲。

    陈漠言母亲说着,忽然眼睛一眨,眼眶就红了。

    接着放下窗帘,叹口气。来到书桌前,轻轻摩挲着桌子上的一张报纸,默然不语了。

    报纸已经发黄,看时间却是二十年前的。

    上面只有几行小字:“一代奇人方正存病逝,古代著名堪舆之术金锁玉关就此失传。”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