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98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二十二章 惊变(上)
    最先跳上来的却是看似胖胖的江河,他最早察觉庄重情况不对,在庄重即将跌倒的时候,就身形一动,胖胖的身躯冲天而起,轻灵的好像一只深山大白猿,嗖一声到了擂台之上。

    接着则是冯子阳、榔头等人依次围上来。

    “散开点,他只是气血逆行晕了过去。我先把他的断骨接好。”江河扶起庄重,然后把拥挤上来的人群驱散。

    伸出肥胖的五指在庄重肋下一摸,只听咔咔两声响,庄重被郭超打断的肋骨就复位了。

    “谁带枇杷膏了?”江河转头问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这种场合哪有带那个的?好半天,有随船医生小跑了过来,递过去一个喷壶。

    “我这有冷冻液。”

    江河接过来,对着庄重肋部喷了两下,随后扔回给了医生。

    这玩意里装的是氯乙烷,是一种没有颜色、极易挥发(沸点13lc)的液体。当把它喷到受伤部位时,立即挥发。在挥发时要吸收热量,从而使皮肤表面温度骤然降低,使感觉变得迟钝,因而起到了镇痛和局部麻醉的作用。

    对于伤者来说只能暂时缓解疼痛,但是对于治疗帮助不大。

    庄重现在已经昏迷,即便止痛也没太大意义,所以江河喷了两下就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没有膏药只能推宫过血了。”江河自言自语着,忽然将手掌抵在了庄重伤处。

    只见他全身肌肉一颤,手掌就以很轻微的振幅不断震动着,好像一个振动器不断的对庄重拍打着。

    这便是所谓的推宫过血,跟武侠小说里面描述的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内力也是不可能过渡给别人的,只能是将暗劲推入对方体内,利用轻柔暗劲催动血液,促使受伤部位的血液循环加快,提高愈合速度。

    江河的暗劲已经修炼到巅峰,他用出的暗劲极为轻柔,好像一阵阵微风般渗入庄重肌肤,伤处的气血全都被激活了,让庄重伤处的淤血快速消褪,不一会就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外表上的恢复,内部庄重的断骨处还是没有恢复的。至于庄重受伤的丹田,在江河暗劲的引导下,倒是恢复了丹田劲的转动,没有大碍了。

    忙完这一切,江河才让人把庄重带下去疗养了。

    而郭超的尸体,已经早就有人收殓了,带回去给他的家人。

    范志琦眼神灼灼的看着庄重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范少,这次……”向华星说话了,他更是郁闷。直接输掉了一亿的资金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庄重命不该绝,只能以后等机会了。不过郭超曾经做过东南之剑的教官,只要我把这个消息传回去,郭超的那些战友、弟子肯定会想方设法给他报仇的。”范志琦冷静的道。

    他从请来郭超的那一天开始,就已经算好了下面的局。就是要将庄重引进跟东南之剑的纷争中去。

    “哦,那还好。不过闻中世那边……赔了这么大一块地皮,怕是不好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主意是他提出来的,说要拿地皮当赌资也是他说的。赢了他赚到加列山道那么大一块豪宅地皮。输了自然也应该有相应的承担。只想着赚钱不想着投入怎么可能?”范志琦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他早看见闻中世那如丧考妣的脸色了,心中对此极度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唉,只能这样了。”向华星也觉得有些棘手。之前只想着赢了,还没注意这些问题。现在一输,各种问题接踵而来,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了。

    别说还有一个植芝樱的事情摆在那里呢,植芝家族那边也不是好说话的。

    “两位老板,是时候履行赌约了吧?”这时候,陈漠言忽然走过来,笑吟吟道。

    她来的时机正好,就是专门看准向华星跟闻中世烦乱的时刻,前来雪上加霜的。

    “哼!”闻中世好歹也是一方富豪,赖账的事情自然做不出来,可也不能说服软的话啊,只能是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向华星却是爽快,直接将一个皮箱递给了陈漠言:“这里面是一亿港币加那份地皮的转让书,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十几亿的资金就这样被他随手递了过去,好像完全不在乎一般。由此可见他能做到如今这个地步也不是偶然,而是实在具备某些超越常人的素质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谢过两位了,等我方圆集团新楼盘开盘,一定会邀请两位剪彩的。”陈漠言残忍的再次补刀。

    闻中世登时就有点发怒了,一瞪眼睛,最终还是压下了怒火。

    向华星依旧表现的异常大度:“好,届时我一定会前去的。”

    就这份拿得起放下的气度,让陈漠言不禁暗中警惕。这种人即使一时栽跟头,早晚还会起来,却是一个劲敌。

    陈漠言将箱子递给榔头,转身往自己的座位走过去。

    而榔头等人也知道这箱子价值十几亿,几个人隐隐成阵型将箱子围在中间,生怕会遇见不开眼的人上来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回航!”向华星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神色,拿起步话机对船长室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老板。”船长室里传出一个声音,接着就见游轮掉转一个方向,破开海水往另一个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擂台赛事已了,游轮则成为一个联谊会。诸多富豪吃着东西喝着酒,畅聊着各种事情。

    陈漠言也是周旋于各位富豪中间,收获了无数的祝贺与赞美,尽管大部分都不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向华星跟范志琦也开始恢复正常心态,不断的跟人推杯换盏,一副尽地主之谊的样子。

    此时距离转舵已经过去二十多分钟,有年轻的富豪厌倦了这种应酬,转而勾搭了几个美女去甲板上看风景了。

    “哇,柳少你看那小岛,真漂亮啊!那就是奥门岛吧?”

    “切,没见识。澳门岛可比它大多了,它怎么能是澳门岛呢?我猜一定是九龙岛!”另一个女孩子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你才没见识呢,九龙岛是这样子的吗?土鳖!”

    “你才土鳖!”

    两个女孩子转眼间战成一团,而那个被称作柳少的人则笑吟吟看着两个女人打架,对他来说,没有比这个更让人赏心悦目的了。

    但是一秒后,柳少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,接着吓得手一抖,啪一声将酒杯摔碎在了甲板上。

    “柳少你怎么了?”两个女孩慌忙停止打架,争相关心起金主来。

    然而柳少似乎没心情跟她们说话,胡乱的一摆手,就将两人推开,转而快步走到一个同来的朋友身边,悄悄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我们的船在往公海深处驶去?怎么可能!”那朋友听罢,当即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随即拿出手机想要定位一下,却发现手机竟然一格信号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没信号?完了,肯定出事了!快走!”柳少大声喊着。

    两人慌乱的跑掉。

    而两人刚才的对话却已经被人听见,一传十,十传百,瞬间所有人都知道了航向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向华星愕然听着流言,难以置信的拿起步话机,问道:“喂,是船长室吗?你们现在往哪驶的?怎么有人说航向有问题?”

    半晌后,却是才传回一个阴测测的声音:“恭喜你向先生,你现在已经进入距离澳门岛400海里的公海。欢迎来到公海一日游!”

    听到船长室传回的话,向华星当即脸色大变。他清楚记得,当初制定的计划是在距离澳门岛200海里的公海停船,谁知道现在竟然又驶出去了200海里!

    这200海里可以说完全将一切求援的可能给杜绝了,就连澳门岛那边的巡逻船都不会到这种地方来!

    这伙人分明是做了详尽的计划,而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根本就不用猜,这次游轮上有这么多的富豪,除了为钱还能为什么?

    向华星看看周围,心沉到了谷底。此刻却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敌人,多少人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