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99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二十八章 放你一马
    咔嚓,庄重轻轻将一根角铁掰断,把碎成许多碎粒的铁块握在右手中。

    向华星看着庄重的动作,有点震惊。他发现越对庄重了解,就越感觉这家伙的可怕。似乎没有什么是他不会的。他总会创造出让人难以想象的事情,就比如眼前这一幕。

    用弹弓对付枪械?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向华星一定会笑出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现在却是不能笑,也笑不出来。因为一旦弹弓对付不了枪械,他跟庄重就得都死在吴昌健手里。

    庄重轻轻将皮筋打了个结,成为一个圈。然后左手食指跟拇指勾住皮筋,反手一转,把虎口对准了船长室里。

    这是庄重利用拉弓的架势发明的一种握法,也就是“庄派”了。

    然后右手将皮筋拉满,同时嵌入一颗铁屑。

    而此时吴昌健刚刚对客厅里的劫匪发布了命令,想要快速结束这场劫持的。

    哪想到监视器里传来的画面让吴昌健当即暴走。江河几人竟然挣脱了捆绑,袭击了自己手下,还将摄像头给打爆了。

    吴昌健怒气冲冲的骂一声,就要往外冲。

    同时左右手里的掌中枪旋转一圈,同时压满了子弹。

    他不想跟庄重玩了,他要解决庄重。

    砰,船长室的舱门被拉开,最先出来的不是吴昌健,而是两颗子弹。

    子弹带着一个弧形射向庄重,吴昌健不愧是枪王,对于子弹的轨迹掌控异常精准,只是听到了向华星喘息的声音,就知道庄重跟向华星藏在哪个位置,然后利用微弧形袭击向了两人。

    “艹!”庄重骂一声,没料到吴昌健竟然主动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提起向华星就地一滚,躲过了袭来的子弹。

    砰一声,向华星被庄重扔在了地上,痛的向华星哎哟一声,想骂庄重,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哪有那资格,于是利索的闭嘴。

    庄重在扔下向华星的同时,手里的弹弓就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也是两粒铁屑。

    呼啸着分袭吴昌健上下身。这种游轮上用的塑胶带十分结实,而且弹性也大。被庄重拉满之后射出的铁屑速度不亚于子弹,何况庄重又是出其不意的击发。

    只听砰砰两声,吴昌健完全没料到庄重竟然也能射出子弹,一诧异,只躲过了射向自己脑袋的一枚铁屑,另一枚铁屑结结实实打在了吴昌健大腿根。

    只见吴昌健裤子上渗出一片鲜血,却是铁屑直接进了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好,你是第一个用弹弓伤到我的人!”吴昌健眼神一凛,冷冷道。

    他号称枪王,射出了十几颗子弹都没伤到庄重。却被庄重用弹弓这种儿戏东西打伤,却是让他自尊心受创。

    吴昌健同时左右手一甩,掌中枪刷刷的旋转起来,好像是他掌心有一股吸力一般,两把精致的小枪藏在他手心,就是不掉,十分的炫目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杂技玩得好就厉害?”庄重冷哼一声,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也想将弹弓玩个花,可是丫就一根皮筋,怎么玩花?只能无奈的放弃,转而瞄准了吴昌健裤裆。

    庄重觉得凭借自己二十多年打麻雀的功力,把吴昌健的小麻雀给打掉还是不成问题的。

    可是庄重才一露头,就听砰的一声,一颗子弹竟然从自己侧面射来,要不是庄重缩头快,恐怕已经中弹了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庄重耳朵也被擦伤,出了血。

    “是反弹!这是他最擅长的技巧!”向华星提醒庄重道。

    “靠,你能不能不要总是马后炮?他都用出来了你再提醒我,那还有屁用!”庄重气愤的道。

    吴昌健竟然利用地面对子弹的反弹,进行了一次折射变向,袭击了庄重。这种高端技巧登时奏效,差点让庄重脑袋开花。

    庄重也不甘示弱,干脆将手里的一把铁屑都嵌进了皮筋,嗖的一声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天女散花!

    铁屑受力轻重不同,所以飞出去的速度也不同,十几粒铁屑围成一个弧形,隐隐将吴昌健包围住。

    这是庄重按照散弹枪的原理发明的打法,专门用来打兔子。兔子这种动物最狡猾,往往会跑着跑着忽然变向。庄重用了这种打法后,就基本没有兔子能逃过他的弹弓射杀了。

    此刻吴昌健就是那只兔子!

    看着黑压压一片飞来的铁屑,吴昌健脸上也是一阵的慌乱。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躲避了。

    微微一犹豫,吴昌健竟然把脑袋一缩,挺着胸膛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赫然是要用胸膛硬接这些铁屑!

    庄重不屑的看看吴昌健,这些铁屑即便没有子弹爆炸的威力,可是一旦穿入胸膛那也是要命的。也许一颗没事,但是十几颗一起打进去,脏腑登时就会被打得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吴昌健竟然用胸膛硬接,他以为他练了金刚不坏的护体神功?

    “不对!”庄重一想到护体神功,登时反应过来,迅速一个侧滚。

    而果然,铁屑击在吴昌健胸口,竟然发出啵啵啵的声音,好像是豆子打在簸箕上,却是没有打穿。

    吴昌健却是穿了防弹衣!

    而吴昌健已然狞笑着将枪口对准了庄重,两颗子弹夹击而来。

    幸亏庄重察觉的早,滚了开去。他原先站立的地方多出来两个弹孔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铁屑了吧?那么就该我了。”吴昌健狞笑着,再次张开手掌。

    庄重本能的感觉到危机,全身紧绷,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吴昌健手掌,准备在他扣下扳机的刹那就躲避开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等吴昌健扣动扳机,忽然听见哒哒哒的子弹倾泻而来,顷刻间覆盖了吴昌健站立的位置。

    只是似乎射击之人站立的较远,子弹多数都落空了,成为流弹。

    而吴昌健则再次缩进了船长室。

    “庄重!”

    听声音,却是榔头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榔头此时正站在游轮的尾端,把一把ak架设在栏杆上。

    他距离庄重足足有一千多米,即便他是特种队员,也不可能精准的射杀吴昌健。更何况他刚才主要是为了帮庄重解围,并没刻意瞄准。

    “你们逃出来了?太好了!陈漠言他们怎么样?”庄重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切ok,里面已经被我们控制!”榔头打了个安全的手势,忽然枪口掉转,射杀了一个露头的劫匪。

    这五人简直就是在欺负小孩,堂堂精英特种兵拿着一干劫匪练手,劫匪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,基本上一露头就被秒杀了。许多劫匪只是胡乱的扫射,到现在还没弄明白榔头五人的隐藏位置呢。

    庄重看着大发神威的榔头,不由有点受刺激,心想人家都干掉这么多人了,自己费半天劲竟然还没搞定吴昌健,耻辱啊!

    可是,吴昌健枪法那么好,还穿着防弹衣,庄重的弹弓对其威胁就有限了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庄重看看一旁靠着船舱而坐的向华星,他因为失血过多,已经脸色蜡白,好像下一刻就要死掉,但是凭借着一口气硬撑着没闭眼。

    庄重知道那口气就是对吴昌健的仇恨。

    即便是为了向华星这个坚忍的付出,庄重也得迅速解决战斗。

    看着向华星,忽然,庄重脑中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。

    接着一个滚身,滚进了船长室。

    吴昌健警觉的很,立即就是一颗子弹射来,射的甲板火光四溅。

    庄重缓缓举起手,站起身,道:“也许我们可以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谈什么?我们有什么可谈的。”吴昌健似乎对庄重十分的不信任,警惕的道。

    “把你户头上一半的钱分我,我让你走!”庄重笑道。

    “一半的钱给你?那可是十几亿!你倒是想的挺不错!”吴昌健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?你的手下已经基本被扫平了。刚才跟我对话的人你也看见了,他们是特种兵,五个人,再过十分钟,恐怕你的手下就得都成为尸骨。你也不会例外,这是你唯一的机会。”庄重眼神笃定的道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