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08/4100999.html"}})();尊宝娱乐 >绝品风水师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三十六章 护身符

第六百三十六章 护身符
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陈家别墅内。

    陈颐按照往常的作息,洗完澡敷完面膜后,准备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她慢悠悠走到镜子前,看着镜子中那个贴着面膜的脸,不禁笑了。

    她到现在还记得,曾经那个家伙老是喜欢扮鬼来吓唬她。还说有的鬼就是白脸,跟电视明星里贴了面膜一样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们还买不起面膜,只能从报纸上偶尔一瞥,知道有这个东西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现在,却再也回不去了,斯人已逝,剩下的只是一生的落寞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想到此处,陈颐轻轻叹了口气,眼中全是悲凉。

    若不是因为有陈漠言在,她恐怕早就跟随那家伙去了吧?

    好在陈漠言很争气,给陈颐平添了不少安慰。

    揭掉面膜,陈颐洗了把脸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的灯光并不强烈,这是陈颐特别要求的。她这个年岁不能适应太过强烈的灯光,所以需要暗一点。

    轻轻走过镜子,陈漠言习惯性的往镜子里扫了一眼,想要看看自己是否真的已经老了。

    女人对于这个问题总是存在侥幸心理,认为自己也许是岁月疼爱的那个幸运儿,岁月或许会给自己留下那么一点青春。

    但是,当陈颐看向镜子的时候,忽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从镜子里赫然看见一个白脸的女人!

    白脸?哦,对了,自己贴着面膜呢。

    陈颐想着,手在脸颊上一阵摸索,想要揭下这吓人的面膜。

    但是她的手接触到脸蛋的时候,猛然怔住了。

    面膜?没有!

    她的脸上根本就没有面膜,面膜早已经被她揭下来扔进了垃圾桶!

    那……镜子里的这个白脸女人是谁?

    陈颐忽然想到了那家伙说的话,不由一阵战栗。

    赶紧睡觉,肯定是自己这几天太累了,出现幻觉了。

    陈颐逃跑似的跑到了床上,随手将床头灯扭开,今夜,恐怕要开着灯睡觉了。

    陈颐迅速闭上了眼睛,想要快速入睡。但是那个白脸女人就像是跗骨之蛆一般,萦绕在她脑海不散去。

    即便是闭上眼睛,也能清晰的呈现在她脑海中,近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呼,呼……”陈颐冷汗出来了,不断喘着粗气,这种诡异的事情让她有种莫名的恐惧。

    然而更恐惧的事情发生了,那个白脸女人的双眼竟然缓缓流下两行血泪,一直闭着的眼睛也慢慢睁开,赫然是一双只有眼白的死鱼眼!

    “啊!”陈颐终于承受不住,发出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只是这声尖叫竟然莫名其妙的没有传出去,只是回响在房间里,好像整个房间都被一面大镜子隔绝了一般,陈颐睁开眼闭上眼看到的全都是那张鬼脸,听到的全都是自己的尖叫。

    “我来找你了……”那女人竟然伸出了手,扼向陈颐的脖子。

    长长的指甲一下就刺入了陈颐皮肤,让陈颐一阵窒息。

    “放……放开我,你是谁,你到底是谁?”陈颐在床上乱打乱踢着,却是丝毫不能影响女鬼的动作,反而那种窒息感变得更加强烈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我就是你啊,我就是镜子里的你。”女鬼狰狞笑着,语气异常的渗人。

    陈颐转眼间就陷入了昏迷,脖子上十道淤青痕迹异常显眼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堪一击啊。”此时巴颂已经接收到了镜像降的反馈,知道宿主已经被降头迷晕。“那我就给你一点难忘的记忆吧。”

    巴颂嘴里说道,双手掐了一个法诀,镜像降再次发动。

    一簇簇的黑色头发从陈颐卧室的镜子里冒出来,慢慢的变长,变长……一直延伸到了陈颐床上。

    而那些头发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,开始往陈颐脸上钻。

    要在陈颐的脸上扎根,生长。

    明天陈颐醒来,一定会发现,自己已然变成了一个全身长满头发的怪物,而且还会钻心的疼,一直疼上七天,才会一点点腐烂,直至死亡。

    这就是镜像降的威力,歹毒又让人受尽折磨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一簇簇的头发就要钻进陈颐皮肤,而陈颐已经昏迷,没有了半分的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刹那,陈颐胸前忽然爆出一片明亮的黄光,黄光迅速击向那簇簇头发。

    头发被黄光碰到,就像是着了火一般,开始一段段的萎缩,断裂,化成飞灰。

    而在摇曳的黄光中间,一个人的影像异常清晰。那人带着笑容,好像在说“有我在,不要怕”。

    却是年轻版的方寸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幕陈颐看不见了,因为她还没清醒。

    黄光来势凶猛,片刻间就将所有头发灼烧干净,一直延伸到镜子上才停止,只听咔嚓一声,镜子悄然破碎,镜像降的通道却是被堵住了。

    而黄光也跟着消失,方寸的影像幻灭于空中。

    昏迷的陈颐此时骤然惊醒,一下从床上坐起来,大口的喘气。摸摸脖子,很痛,显然刚才不是一个梦。

    “嗯?我的吊坠!”忽然,陈颐看见了自己胸前的吊坠,不知道什么时候裂开了,几道细长的裂纹延伸两面,支离破碎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这时陈颐才猛然想起,那家伙当初赠送自己吊坠的时候,曾说这东西会代替他保护自己。只是一直以来陈颐也只是当成普通的信物,却是没想到,竟然还有这般作用。

    “自己刚才肯定是遇见脏东西了,要不是这个吊坠,恐怕我已经发生什么不测了。不行,我明天得找人去看看。可是找谁呢?香江好多大师都是欺世盗名之徒,万一被诓骗了怎么办?”陈颐自言自语着。

    接着忽的看见床头的一张名片,上面写着“锦绣和华风水经理公司”,这是今天她一个贵妇朋友给她的,说这个公司很厉害,那贵妇的邻居家里出了事情,被这公司三两下就摆平了。要是陈颐有什么需求,尽管去找他们好了。

    当时陈颐还不以为意,因为这些年她从没遇见过什么脏东西。现在她却是才想通,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有方寸送的吊坠护佑,但是现在吊坠破裂,还有用吗?

    明天却是必须得去一趟那个公司了。陈颐暗暗下了决心,闭上了眼睛。只是这次再也睡不着,只能在担惊受怕中熬到了天亮。

    香江某处酒店内。

    巴颂愕然看着自己面前碎裂的镜子,有点惊讶。

    镜像降竟然会失败,实在出乎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能破解他镜像降的人可不多,除非对方的实力跟他一样,或者说是超越他。

    陈颐身边还有这种人?巴颂皱着眉头,忽然咬破手指,将精血滴在了破碎的镜子上。

    接着一幕模糊的画面就显现了出来,巴颂也看到了破掉自己镜像降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“哼,原来是一道护身符,不过现在你护身符已经破裂,下次看你用什么抵挡!不过那道护身符气息很强,华夏什么时候出了这等人物了?”巴颂冷哼一声,说道。

    镜像降已经在陈颐房间里遗留下了气息,下次做法巴颂就不需再用陈颐的头发了,可以直接借助这面破碎的镜子施法。

    “逃得过初一,逃不过十五。这种法器你能请来一个,却是请不来第二个,明天就将是你的忌日!”巴颂对着镜子说着,手一挥,镜子影像消失,重新成为一块碎镜。

    翌日,陈颐不到五点就起床了,陈漠言被陈颐做早餐的声音惊醒,诧异于自己母亲的早起。问原因,陈颐却只推脱是睡不着了,再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陈漠言分明从她母亲脸上看到了深深的倦容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妈昨晚失眠了,唉,究竟是老了啊,有必要让医生来做个检查了。”陈漠言叹口气,心头禁不住掠过一丝难以抑制的哀伤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
尊宝娱乐